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99 为期一年(1更)
    而她也确实有了反应,偏开了头,让他的吻落在她的面颊上。

    “别碰我,脏。”许意章满身寒气,拿出手机,立刻就要去拨报警电话。

    韩深愣了一秒,随后动作粗暴地抢走她的手机,眼神阴暗地俯过去,啃上她的锁骨,“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不是么?”

    他终于还是拿出协议来压制她,不然他还剩下些什么?

    她那么抗拒他,已经到了亲一下就要报警的地步。

    一个女人,只有爱着一个男人时才会愿意跟他有亲昵动作,她如此抗拒他,证明心已经不在他身上了。

    先前那些乖顺亲昵,不过是为了协议妥协。

    韩深心想,她想必是已经爱上了傅祈然,才会开始抗拒他,为傅祈然守心。

    他心里嫉妒得发狂,狠狠地啃咬她的锁骨。

    许意章吃痛地皱起眉,眼底满是恨意。

    是,他还有协议,他可以一直拿那份协议要挟她,她在厌恶都要接受这个事实,哪怕,他脚踩两条船。

    只是心里艰涩得不行,嗓子哽着,好久,才能发出声音,“就一年吧,我陪你一年,到时候不管你能不能甘心,我们都结束。”

    “一年?”他低声复述这个时间,垂下眼帘看她,“你只愿给我一年时间?”

    许意章冷着声音回答,“这是我的极限,否则,我就选择毁约,我们就打官司吧,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韩深静默着,随后,在她耳边说:“好,就一年时间,在此期间,你不许跟别的男人往来。”

    许意章唇紧抿着,刚想说你也一样,韩深就忽然放开了她。

    笼罩着她的气息一下子消散了。

    韩深离开了。

    头也不回的走了。

    许意章坐在横条椅上,肚子里的小星星忽然躁动起来,大力地踢着她的肚子,但也竟然……没有她的心痛。

    *

    第二天,许意章就收拾了自己的行李。

    回来住几天,她已经明白了,她始终大着肚子,没有结婚,回来家里住,会惹来不少闲言碎语。

    就算楚慧心告诉别人,许意章结婚了,孩子就是韩深的,那些邻居也要问,那她怎么在娘家住那么久?是不是两口子不合?是不是在吵架?闹离婚?

    与其总看见楚慧心复杂又难受的眼神,许意章宁愿主动离开。

    也许人长大了就是这样吧,没有哪里是永远的港湾,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依靠。

    这就是女人长大后,需要买房子的理由。

    万一就是婚姻不如意,想要离婚,也得有个安身之所,寄人篱下始终会被人低看一眼,环境里充满着闲言碎语……

    离开父母家后,许意章在马路上茫然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去彩和大厦。

    她就快生孩子了,最后这两个多月需要有人照看她,万一在家里出了什么意外……那就天叫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投靠秦甄是不靠谱的,孩子不是她的,她不应该把责任转嫁在闺蜜身上,就该由孩子的爸爸来负责这件事。

    她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她觉得失望了,就不想在依靠他,所以选择漠视他,远离他。

    但现在,她觉得那是不聪明女人的做法,孩子他有份,他也积极想要这个小生命,为什么不让他一起抚养?自己抚养就是伟大和骄傲吗?不,那应该挺蠢的,就像那些明明跟丈夫一起奋斗家业最后离婚却选择净身出户的女人一样。

    都有份的东西,凭什么什么都不要。

    而一起生的孩子,凭什么都自己扛?

    *

    晚上,韩深回到家里,看见玄关处放着许意章的行李,脸色柔和了一些。

    他换上拖鞋问周阿姨,“太太回来了没有?”

    他下意识就给她冠上太太之名。

    周阿姨说:“没呢,我刚才过来也是看见了太太的行李,她回来了?”

    韩深想了想,嘱咐周阿姨,“她后面孕晚期了,劳烦你多做一些营养的饭菜,要有什么需要买的,你随时跟我说。”

    “好。”周阿姨应着,心想韩先生对自己的太太真是好。

    过了八点,许意章才回来。

    周阿姨已经先下班了。

    许意章拖着疲惫的身子,输入大门密码换鞋子,韩深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办公。

    她看了一眼,就回房间去换家居服了。

    一切好像回到了常态,又和之前不太一样。

    许意章默默坐在饭桌前吃饭,浏览着手机里面的待办事件。

    划到四维产检时,她沉默了。

    产检就在三天后了,之前医生嘱咐这是产检最神奇的一次,可以让爸爸参与,看见孩子在她肚子里的动态,据说是五官,手脚什么的都能看得清楚。

    如果是她现在跟韩深的关系,她并不想韩深去。

    可出于小星星方面考虑,她觉得小星星应该希望爸爸去,而韩深,也会期望着跟小星星见面。

    她想着,还是跟他说一声,如果是他自己不想去,就跟她没关系了。

    可她刚把碗收起来,打算去跟他说的时候,门铃响了。

    韩深好像事先知道有人要来,起身去开门。

    一群身穿西装的律师鱼贯而出,都是韩深团队下的人,当然也包括孟晚星。

    孟晚星看见许意章从厨房里出来,挺着个大肚,要的划过一丝暗茫。

    她不认为许意章的孩子是韩深的。

    她只觉得是韩深傻,就算这女人有孩子了她也愿意做接盘侠,她心里实在难受得离开,难道初恋就真的那么难忘吗?

    许意章看见孟晚星,也没什么好脸色。

    打着工作的旗号天天私底下约会,呵,真有情调啊!

    她眼底瞬间多了几分冷漠,也不打算和韩深说什么了,转身就进了房间。

    韩深抿着唇,视线定在许意章身影上,直到她进了自己房间,关上门,他才收回视线冷着脸走去客厅。

    旁边的人都感觉到了空气的冷凝,不敢问什么,都聚到客厅去,像往常一样讨论着案件。

    进了房间,许意章有些不爽,背靠在门板上发呆了一会。

    也是嘛,平时工作就在一个环境里,天天日夜相处,加上大多人的祝福,不日久生情才怪呢。

    她极力想要看开这一层关系,却偏偏越想越难受,最后不想在想了,就摇摇头走去洗澡。

    *

    隔天晚上。

    时宣请全部门吃祝贺饭,其中还有傅祈然。

    许意章没回去吃饭,怕浪费周阿姨做的美味佳肴,就给韩深发了条微信信息。

    电话她是不想打,就发个消息通知他就行了。

    许意章:【晚上聚餐,不回去吃饭,让周阿姨少做一个人的份。】

    岂料韩深的电话立刻打了过来。

    许意章看着名字沉默一下,才接通,“喂。”

    “为什么不回家吃饭?”

    许意章愣了愣,“我不是说了么?部门有聚餐。”

    “都有谁去?”

    这个都要问,她垂着眸子说:“全部门,还有老板。”

    听到“老板”两个字,韩深的脸色就有点不好了,“在哪个饭店?”

    “壹号皇庭。”

    韩深“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许意章心里有点不舒服,告诉自己别在意,就把手机收了继续工作。

    很快就到了晚上。

    一群人热热闹闹到了壹号皇庭,时宣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请祝贺饭都选这么高级的地方。

    她定了个大包间。

    一群人陆陆续续走进饭店里,左右观望着奢华的布景。

    忽然,秦甄拉了拉许意章的袖子,在她耳边小声说:“章儿,韩深……”

    许意章抬眸,就看到前面走来一群人,都是青科的律师,全都西装革履,容颜焕发,让人不禁赞叹这就是让人望尘莫及的高材生啊。

    虽然是同龄人,但学历能力遥遥领先,进入那样让人梦寐以求的世纪大律所。

    这都是行走的人民币啊。

    许意章这边的同事都连连惊叹着。

    是的,谁都梦想着进入一个好企业,得到尊重,地位,而眼前这群人,就是刷掉千军万马站在金字塔尖端的精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