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98 冷漠(2更)
    第二天,韩深一大早就回了南城,没通知任何人。

    他回到彩和大厦,房子周阿姨每天都会收拾,干净整洁,但没有人烟。

    韩深去了她房间一趟。

    书桌和床收拾得整整齐齐,像是个没有人住过的客房。

    他回到房间,衣柜里堆得都是婴儿用品,这是他们之前一起去选购的,每一样都是她精心挑选。

    想到彼此的孩子,他脑里本能地跃出一家三口的画面,然后他就想起了昨晚,许意章跟傅祈然在一起的事实……

    如果傅祈然也喜欢她。

    他们两会不会在她生下孩子后,就确定关系?

    想到傅祈然很可能最终会站在她身边,他眼里多了几分沉郁之色。

    他拿出手机,再次拨打她的号码。

    然而,还是关机……

    这瞬间,韩深的理智终于被前所未有的嫉妒耗尽,他暴躁而克制不住的掀掉了衣柜里的婴儿用品……

    *

    另一边。

    许意章在忙着考核晋升人员。

    最终结果出来,第一名竟然是时宣。

    许意章有些意外,这个一直不太合群的酷女孩,没想到爆发力这么强。

    许意章说到做到,约她进办公室里谈话。

    时宣坐在她面前,年轻漂亮的脸庞上写满了桀骜不驯。

    许意章笑笑,“如果这一次副组的位置选了你,你有什么想法?”

    时宣不慌不忙地说:“做好每一件事,效忠公司。”

    她看着桀骜不驯,其实很有野心。

    跟她之前对傅祈然说的话,有同工异曲之处。

    许意章问:“你对人际关系怎么评价?”

    时宣淡然而自信地说:“也许这方面是我的短板,但其他方面我有长处,正如这次你给出的竞争机会,是因为我专业,配合完美,所以我得到了最高分,并不是因为我人际关系处理得好,你说是吗?”

    许意章觉得确实是,虽然性格傲了点,但胜在肯吃苦耐劳,脑子好用。

    相谈一个小时后,许意章决定把这个机会给她。

    她把结果写成邮件,发给了傅祈然。

    不到半小时,傅祈然就发打内线电话让她进去办公室。

    许意章进去,拿个抱枕垫在沙发上,然后坐下,现在月份大了,坐着需要靠点东西,不然腰很酸。

    傅祈然看她做完一整套动作,扶了扶薄片眼镜说:“你要升时宣?”

    许意章点头,“我答应过,谁表现最优就升谁的。”

    而且近一个月来的业绩明显幅度上升,傅祈然通过报表也自然知道了。

    傅祈然想了想,“她那个性子,升上来的话可能同事会有意见。”

    许意章有点意外傅祈然会这么说,笑着说:“你当初升我的时候,同事们不也有很多意见么?”

    傅祈然说:“那不一样,你有能力解决……”

    许意章挑了挑眉,“怎么我觉得,你好像对她有偏见?”

    傅祈然沉吟,“她的性子不讨人喜欢。”

    眉目间,明显的厌恶。

    许意章好像看出了点什么,心里有些想笑,“她,是不是私底下倒追你?”

    傅祈然脸上没什么情绪。

    许意章说:“听说,她爸妈跟你爸妈是世交,她之前来公司好像走的是你的后门?其实,她的学历很漂亮,去其他大公司完全可以,为什么留在这里,也许是有别的原因吧。”

    就是冲着傅祈然来的。

    可是傅祈然并不喜欢她,一听这话脸色就冷了。

    许意章怕在说下去就惹傅祈然不高兴了,便从办公室里出来,临走前说了一句,“OK,要是你认为她不具备晋升资格,我们稍后在讨论。”

    许意章回到办公桌,今天一天都是忙碌的。

    傅祈然片刻后就把时宣叫进了办公室,许意章透过窗户,看到两人似乎正在对峙着,眉眼有交锋之意。

    之后时宣离开办公室,傅祈然给许意章回复邮件。

    【就提拔时宣吧,三个月内她做不出什么名堂,就让她自动滚蛋。】

    许意章看到这条邮件,有点汗颜。

    这相当于两人宣战了?

    她叹了口气,接着收到一封新邮件,是人事经理发的,晋升时宣为策划部的副组长。

    这邮件一发,整个策划部都躁动了,尤其是苏丹,立刻就来找许意章问话。

    许意章头疼得很,在这封邮件未发之前,苏丹还是时宣的上司,这一下就被她干下去了,她心里能平衡才有鬼。

    但许意章自己忙得很,没时间应付她,就几句话挡了回去。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光是对付每日工作就够疲劳了,一整天都没看手机,到晚上下班,在公司里木然坐了一会,才有力气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地铁回家,整个人的精神都是恍惚的,腰酸,背也疼。

    到父母的家已是二十分钟后,她感觉自己快走不动了,气喘吁吁的走出地铁通道,在小区楼下休息片刻。

    月份越大越辛苦,她现在体会到了,走路时间一长肚子就会频繁宫缩,硬得像是一块巨石,紧绷得她心慌气躁。

    她坐在楼下等待肚子平静下来,怕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小星星,不断在内心安抚自己。

    心态要好,心态要好……

    无论发生什么事,不要牵动情绪,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先搁置一旁,反正忧愁了解决不了……

    *

    韩深在楼上坐了许久,一直在跟许父许母说话。

    相识这么久,许父许母早当他是半个儿子,这次许意章决意不在跟韩深在一起,两老没在坚持,但心里多少有些愧对于他。

    楚慧心给韩深端了一杯茶,“阿深,喝杯茶。”

    韩深接过茶杯饮下。

    楚慧心问他:“孩子这个事,你们就已经商量好是要一起抚养了是吗?”

    韩深颔首,“嗯,都商量好了。”

    楚慧心看了他的脸一眼,叹气,“希望你们以后都好好的。”

    韩深没回答,视线看向茶几上的茶杯,许意章跟两老说的话韩深已经从刚才的谈话中了解到了,他没什么表情,就那么木然地坐着,无话可说。

    场面僵硬而沉默。

    楚慧心又端一杯茶给他,“阿深,喝茶。”

    韩深接过,喝完这一杯,他站了起来,“天色晚了,我先告辞了。”

    许父留他,“在这里吃个晚饭吧。”

    韩深缄默片刻,说:“不了,还有点事,要赶回公司。”

    两老叹息,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起身送他到门口。

    亲戚做不成,但他还是孩子的爸爸,又对他们两老孝顺,两老实在没什么可责怪他的,又劝不动,只能是顺其自然接受。

    *

    韩深下了楼,一眼就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她坐在绿化旁边的横条椅上,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医生说不能老摸肚子,所以宫缩时她一点都不敢摸,双手搁置在横条椅两边,就那么默默等待着。

    肚子终于慢慢平息,柔软下来了。

    许意章松了一口气,抬头,就发现旁边坐着一个人,阴沉着脸色盯她。

    然后腰间一紧,她被抱住了,整个人跌入了一方坚实的怀抱。

    但这一刻,许意章是害怕担心的,肚子宫缩刚刚下去,他来这么一下,很可能又吓到小星星的。

    于是她的脸色立刻凉了。

    呵……

    跟孟晚星去潇洒了两天,一回来就来找她,脚踏两条船很好玩?以为她是个傻子,被蒙在鼓里一点都不知道?

    对待这种不忠不诚的人,许意章是一点都不想搭理。

    她认为视而不见就是对这个人最好的惩罚。

    生气了,委屈了,搭理他了,指责他了,他还以为自己有多大的魅力。

    就应该视他做空气。

    于是她只是冷漠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韩深见她一句话都不说,就摆着一张死人脸,心里那些嫉妒涌动得更疯狂,窝火地捏住她的下巴,俯身,就想吻她的唇,让她有点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