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97 表白(1更)
    “没事,我看看。”她这反应,让许意章下意识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终于,秦甄慢慢松开了手。

    手机屏幕里,是微信的同学小群,也就是单独隔开许意章的那个小群。

    群里,宋灵灵发了一堆韩深的照片,还有跟孟晚星的合照。

    虽然没有过激的照片,但两人坐在包间里同一张沙发上,手里拿着香槟,怎么看怎么暧昧。

    宋灵灵还在群里说:【这就是韩学长未来的新女朋友,孟晚星,漂亮吧?】

    群里的人都在高喊:

    【太漂亮了!】

    【跟学长好登对!】

    【所以他们现在是在暧昧期?】

    宋灵灵很自信地说:【当然,韩学长是单身嘛,有晚星这样的美人在他身边陪着他,什么辣鸡前任都能忘怀的。】

    许意章沉着脸看完聊天记录,把手机还给了秦甄。

    秦甄小心翼翼看了她的脸色一眼,“章儿,韩深跟孟晚星?”

    许意章没说话。

    如果说先前的事情只是对她有点影响。

    那么现在,就真的是失望了。

    心口凉成了一片,像卡着团碎冰渣,顽固坚实地堵在那里。

    她想到那些不好的过往,还会下意识觉得自己不对,不该总是沉溺在那些悲观的想法里面。

    她想过跟他决绝。

    又动摇于孩子未来有爸爸的人生。

    她承认他有魅力。

    沉溺在他无微不至的温柔中。

    可……就算她努力从那些过往里拔出来在接受他一次,好像也过不好这一生。

    他签下放弃抚养权的时候。

    她真的为此感动。

    也许人总是犯贱的,被偏爱时会摇摆不定,心软不已。

    被伤害时,又会竖起满身盔甲,恶语交加。

    之前,还以为自己是懂他的,觉得是因为在两个人感情巅峰时提出了分手,所以韩深眷恋,不甘,不舍。

    现在呢?

    看到他跟孟晚星的照片,两人一起在俱乐部喝酒,只言片语都不透露给她。

    她心里被割裂出一种强烈的背叛感。

    她就不应该在心软!

    结合两世因果关系,和现在的局面,她非常后悔再跟他有牵扯,男人都是犯贱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值得人同情。

    想到这,电话忽然响了。

    许意章低头看了一眼,是韩深打来的电话。

    她冷冷望了一会,阴沉着脸接通,然后没有说话。

    韩深也沉默着没说话。

    两人静默几分钟。

    许意章想挂了电话,又不太甘心,窝着火问:“有事?”

    “你晚上没回家?”他问,听不出情绪。

    许意章心想,还不是拜你所赐。

    凉凉地说:“我在哪跟你没什么关系,我们合同上好像没指明我要跟你事事报备。”

    她果然还在外面!

    他刚打电话去给许父问情况,许父说她晚上没回来。

    和傅祈然在一起,竟然就玩到了现在,现在家都不回了。

    韩深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一些,声音冰冷,“我不管什么合同不合同的,你现在马上回家去。”

    “呵。”许意章冷笑了一声,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自己在外面跟女人鬼混,还好意思管她?门都没有!

    *

    电话被挂断,韩深在拨,那边已经关机了。

    他忍不住红了眼睛。

    脑海里钻出无数画面来,她跟傅祈然在一起,他们两现在在干什么?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还能干什么?不就是那档子事!

    他垂下眸子,心里忍不住哀痛起来,可,他又有什么资格?她不过是为了得到抚养权留在他身边,他们之间的关系脆弱得就像是纸糊的,也许他悲到五内俱焚,她都不一定会动容。

    “韩深。”孟晚星在包间里找不到韩深,出来寻他,在另一间没开灯的包厢里找到了他。

    韩深带着醉意,手机握着一只手机,闻言并不搭话。

    孟晚星过去喊他,“喝多了么?信江集团的项目大获全胜,李总几人正拿着酒杯说要感谢你呢……”

    韩深闻言,先是沉默,随后像是整理负面情绪,闭着眼睛,良久,踉跄着起身,就要走出去。

    孟晚星不小心,跟上去扶住他。

    韩深往后看了一眼。

    孟晚星穿着一身浅灰色正装,大眼睛,瓜子脸,模样娇俏可人,眉眼间全是无从遮掩的爱慕和委屈。

    孟晚星对他的感情,就像他对许意章的那样。

    只要他对她笑一下,她必定满心欢喜,春暖花开。

    可,他还是下意识拂开了她的手,淡淡道:“抱歉。”

    孟晚星眼圈红红地看着他。

    韩深回到包间里,对李总几人敬来的酒杯杯饮下,他沉浸在短暂胜利的欢愉里,不想去想其他的。

    人群里,孟晚星一直看着韩深的背影,他喝得那么急,来者不拒,她眼神中有心疼,也有对许意章的嫉妒和怨恨。

    终于,她还是走过去,扶住韩深,“少喝点了,你身体还没完全痊愈。”

    韩深看她一眼,若无其事又拿了一杯酒,饮下。

    孟晚星唇角弯起一抹苦笑。

    直到酒局散去,孟晚星也没有离开,坚持要扶他回去。

    韩深这次没有拒绝,任由她送他回酒店。

    到了地方,韩深进房间里,孟晚星要跟进去,韩深抬手挡住了门,“谢谢,不用了。”

    孟晚星有些尴尬,语无伦次地说:“你别多想,我只是想扶你去休息。”

    韩深低眉看着她。

    那眼神,不动声色,又冰冷得可怕。

    孟晚星顿时就紧张了,她一直就有点怕韩深,虽然他从不对人发火,可他就是有那种莫名其妙的本事,让人敬佩又害怕的气场。

    孟晚星低着头,犹豫片刻,终于把包里的礼物拿出来,“你的生日马上就到了,这个送给你……”

    是一条韩深常用品牌的领带。

    她从小就成绩好,生性聪颖文静,加上姣好的面容,让她性格里多多少少带了点傲慢。

    从前都是别人喜欢她,她没主动追求过一个男人,因此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待他好,只能是凭着本能接近他,希望有朝一日,他可以看见她的付出,她的闪光点。

    韩深久久看着她的礼物,没有说话。

    孟晚星举着双手,白皙的面容上有些不知所措。

    那双眼底,是货真价实的情感,很深,很迷恋,哪怕他对她从来只有冷淡,她也毫不在意,从一腔真心来熨烫他。

    韩深心想,他也是有人喜欢的。

    不必非她不可。

    再热脸贴冷屁股。

    他报复地想着,觉得只要收了这个礼物,什么狗屁许意章,就让它成为过去……

    结果手刚刚碰到礼物,他就下意识收了回来,纵然心里在气她,也无法做出报复的行为,他在不愿承认,也掩盖不住心里对她的喜欢,哪怕此刻,她在别的男人怀里绽放。

    他微微皱住眉,说:“抱歉,这个礼物我不能收,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

    孟晚星的眼睛一下子黯淡下来,无措和茫然那么明显,“没事没事,这只是作为同事送给你了,不是那个意思……”

    韩深面无表情道:“哪个意思我都不能要,我收了她会伤心的。”

    “对不起……”孟晚星的手垂下去,声音变得更小,“是我打扰你了。”

    管不住自己的心,擅自喜欢了你。

    所以此刻,才被毫无余地的拒绝,他连“你是个好人”都不屑说,让她觉得自己很差劲,心口压抑着,就快呼吸不上来。

    韩深关上门前,说:“以后不要了。”

    这句话是说,别再喜欢他了。

    孟晚星一愣,然后门就在眼前关上了,像是心之所向的曙光,被一瞬间全带走了,留下她在黑暗中,一腔多愁善感。

    她心中那朵悄然绽放的花,永远都不会再开了。

    她眼里慢慢有了泪,用尽全身力气,才终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