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92 没有好聚好散(2更)
    眼泪“啪嗒”一声从眼里流了下来,她看向韩深,眼里哪还有什么温情,充满了上辈子对他的恨,冷笑一声,“原来是这样呢,怪不得哄我拿结婚证,原来是打我肚子的注意呢,可韩深,你别忘了,孩子两岁以内,是无条件判给母亲的,就算你跟我争,你也争不过。”

    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了,她现在有事业,有能力,赢面比他大得多。

    韩深见她哭,心头有些烦躁,可是那一秒的心疼,在听到她后面的话后,就完全变成了冰冷。

    是啊,如果抚养权的机会都没有了,他还有什么东西是能让她在回头看一眼的?

    没有了,就算他事业有成,站在金字塔的尖端,比百分之99的男人都优秀,她也不会在回头看他一眼了。

    他会彻底失去她,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想到这,他好像整个人被掏空了一样,所有的体温都从心中漏了出去。

    他下意识觉得好冷。

    下意识想把许意章抱起来,觉得只要把她抱住了,这一切就有回旋的余地,几个月的日夜相处,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感动,他也感到了诸多温暖,他们每天相处在一起,她的肚子里有他的骨头,他关心她,照顾她,和她一起产检,满怀期待的迎接宝宝的到来……

    可是宝宝还没到来,她就忽然说,她要走了。

    这种感觉,就像他怀着美好期待在画一幅画,一家三口的轮廓都画出来了,色彩逐渐鲜明起来了,她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打翻了调色盘,让一副画就这样生生定格在那里,然后画里的色彩重新逐渐流逝,只剩下了灰败和残缺……

    铺天盖地的恐慌淹没了他,韩深心里哀哀地,说了一句,“也许你忘了,孩子两岁之后,我是可以再度争夺抚养权的。”

    许意章哀怨地瞪着他。

    他抱住她,薄唇在她耳边淡淡吐息,“你之前不是说,我是因为不甘,才不肯让你走的么?”

    说完,他看向她的眼睛,“我现在承认,我就是不甘心,没得到你,我不甘心。”

    心中的恐慌被交织的怒气占据。

    他现在不想好聚好散。

    只想一起灰飞烟灭。

    所以他憎恨地说:“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俗人,我有七情六欲,我付出了这么多,我不可能不求回报,所以,要么你让我得到一些什么,否则,这个孩子你得不到。”

    许意章脸色难看,望向他的眼神,也更是凌厉冰冷。

    终于,她轻声开口,“几次?”

    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不可说,不可问的了。

    韩深双眼通红,没有眼泪,只是布满了红血丝,他重新看了许意章一眼,从头到心口,忽地就冷笑了一声。

    “直到我丧失兴趣为止。”说完,他松开了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有好聚好散。

    只有粉身碎骨。

    许意章在房间里站了一会,拿着那本产检手册走了。

    一开始听到他说要争夺抚养权,心里很愤怒,后来看到他头也不回的背影,像自我放逐了一样,她又有些心疼。

    *

    第二天去产检。

    只是简单的听下胎心什么的,医生看着她的报告,说:“一切都正常哈,还有你肚子已经24周了,下周来就做四维了,可以让孩子的爸爸一起来,做的时候,爸爸可以通过仪器看到肚子里孩子的一举一动,很奇妙的噢……”

    许意章点点头,“好,谢谢你了,医生。”

    她站起来,就感觉好像有人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她,可回过头,却一个人都没有。

    她觉得有些奇怪,然后摇摇头,走进电梯里。

    出了医院,她就回公司上班,到晚上,坐在房间噼里啪啦地敲下一堆字。

    两天后,她把这个文档整理好,打印出来,放进包里带到彩和大厦。

    进彩和大厦之前,她到附近超市买了些东西。

    那天他说的话,她还记在心里面。

    也行,什么都得不到,无法甘心,就让他甘心好了。

    反正上辈子,也睡过不少次了。

    她没什么豁不出去的。

    为了小星星,她什么都可以做。

    也为了,让他从此真正放下。

    她按下彩和公寓的密码,一秒后,门开了。

    但屋内只有周阿姨在。

    许意章看到厨房里炖汤的周阿姨,胆识一下子就退了,她道:“周阿姨。”

    没想到她走了后,韩深居然没辞退周阿姨。

    周阿姨一看到她,就一脸担心地说:“太太,你回来了,这几天是去出差了吧?好几天没见到您了……”

    许意章的脸色有些尴尬,拿出手机说:“回去我妈那边住了几天。”

    她本来是想给韩深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想到周阿姨叫了她一声,“那个……太太,你知道先生住院了么?”

    许意章愣了一下,前两晚不是好好在家里么?

    怎么又说他住院了?

    周阿姨看她的表情,猜她应该不知道,就说:“可能是怕您担心,就没告诉你,先生他,肺炎了,前几天总是反反复复高烧,说是呼吸时胸口很疼,肚子也疼,去住了几天院,本来都好转了,前两天偏出院去上班,然后那天晚上好像去喝酒了,结果半夜就又进医院了……”

    许意章愣了愣,“他前两天晚上深夜去喝酒了?”

    周阿姨可能是怕许意章生韩深的气,觉得自己多嘴了,赶紧说:“可能是应酬吧,先生那个职业,不是总得应酬么?”

    许意章没说话。

    她比周阿姨更清楚是为什么。

    原来他真住院了,前两天刚刚出院,结果被她那些话,气得跑去喝酒,结果又进了医院。

    她皱皱眉,忽然有些内疚,“他在哪个医院?”

    “第一院,就是太太平常去产检的那个医院。”

    许意章愣了愣,难道那天她在病房里,一直感觉有人在看着她,不是幻觉,而是……他?

    “他住几号房?我去看看他吧。”许意章转头想走。

    周阿姨喊道:“太太,那你顺便把汤送过去给先生吧,这样就不用雇人送过去了。”

    “行。”许意章接了周阿姨的汤,风风火火出门,又担心肚子里的小孩,步伐不觉放慢了许多。

    等到了医院,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忽然有点紧张。

    她深呼吸了一口,才推开病房的门进去。

    韩深住的是单人套房。

    许意章进去的时候,看到满屋子摆满了鲜花,应该是之前来探望他的人送的。

    而他坐在病床上,身穿条纹病服,手里拿着手机,半天,没有反应。

    许意章觉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

    韩深扭头。

    她站在门口,身穿一条浅紫色吊带裙,肚子鼓鼓的,手里拎着个饭盒。

    她说过,不喜欢孕妇装,穿起来很没型,所以她喜欢买大码一点的漂亮裙子来穿,虽然怀孕六个月,但四肢纤细,穿起满是花纹的明艳裙子也漂亮得很,小脸不施粉黛,但肌肤胜雪,晶莹剔透,叫人怦然心动。

    韩深没说话,但注意力都在她脸上。

    许意章知道他在看着她,还是从头到脚打量得那种,今天回家找他,还特意穿了条最喜欢的裙子。

    但他这样看着她,她反而觉得不自在,咳嗽了一声,就拎着饭盒走过去,“周阿姨煲的汤,让我带过来给你。”

    “你来干嘛?”韩深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许意章看了一眼,屏幕被按掉了,看不到什么,她说:“听说你住院了,过来看看你。”

    “谢谢关心。”他语气温淡。

    如此,许意章就不知道能说什么了,想帮他舀点汤出来,他却不咸不淡地说:“放那就好了,等下我自己弄。”

    “……”许意章有种待不下去的感觉。

    她想走了,又觉得正事还没办,偷偷抬眸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