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91 韩深愤怒(1更)
    宋灵灵说:“晚星,你说得对,人的品性和道德不是我说几句话就能约束住的,爱慕虚荣爱出轨的人,就算换了多少对象都是不会满足的,这种人,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因为她,永远不知足!”

    指桑骂槐很明显。

    孟晚星宛如表态似的,看着许意章说:“有些人,她不知道珍惜,就永远失去了。以后,我会好好待他,珍惜他,心疼他,帮助他放下这段毫不值得留恋的感情,让他明白,这世上还是有很多人很多事,值得。”

    许意章闻言,不想在意的,可是情绪还是滋生出一些愤怒。

    拿着领带回到家里,许意章垂眸看着,片刻后,掏出手机。

    她打开跟韩深的微信。

    本来想发消息给他的,可看见她那条问月嫂的信息还显示在聊天记录最下面,她慢慢变得面无表情。

    就算生病住院,她也不信他忙得没时间看手机。

    这他妈又不是偶像剧,现实中的成年人,哪个不玩手机不会死?

    想着,她把手机关掉,然后拉开了书桌抽屉,将那条领带扔了进去,毫不犹豫地关上了。

    *

    第二天下午,许意章在开会,听到手机震动一下。

    她低下头打开微信,上面是韩深的回复。

    但是,韩深没说什么,只是推了月嫂的名片给她。

    想来也不想跟她说话。

    许意章的脸色阴沉下来,随后也赌气似的,按掉了手机屏幕。

    快下班时,手机备忘录响了,提醒她明天去医院产检。

    许意章翻遍包包每个角落,都没找到自己的社保卡,还有产检册子,平时她都是跟韩深一起去产检的,这些东西一直由他拎着,也由他保管,所以她一直没过问。

    这下,又得回去一趟了。

    她拿手机发消息给韩深:【收到,韩深,我的产检册子你放哪去了?我明天要产检,晚上去拿册子。】

    韩深半小时后回复:【在我房间里。】

    许意章:【具体哪个位置?】

    韩深:【衣柜的保险箱。】

    许意章内心:……

    有病吧?一个产检册子放在保险箱?这玩意就算小偷来了,谁要偷?

    于是她下班后就去了一趟彩和大厦。

    拉开衣柜的门,里头果然有个黑色保险箱,但是需要密码。

    她又拿出手机问韩深:【我在彩和大厦了,你保险箱密码是多少?】

    韩深:【我生日。】

    许意章:【……】

    靠!就这?

    她输入韩深的生日,然后下意识发现,他生日快到了,就在这几天了。

    她沉默了片刻,打开保险箱。

    里头她的社保卡和产检册子都放在一个透明文件袋里。

    许意章随手拿出来,然后发现地下,放着一本红色结婚证。

    这本证,只因为她当时害怕面对父母,就随随便便去领回来了,现在产生了法律效应,要结束这段关系,又得去民政局跑一趟。

    而且,那些说到的协议,只是口头上草签了,但还没到律师事务所公证呢。

    她忽然发现,有太多事需要做了,只怪平时太忙了,根本没时间去处理这些繁杂的事情。

    突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许意章听到动静扭头,韩深站在门口,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结婚证上。

    许意章手里的结婚证此时是翻开的。

    她于韩深四目相对,下一秒,她抽回了手,结婚证跌落回保险柜里。

    韩深就那么默默望着她,西装革履,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样子。

    许意章想,大概就是小感冒什么的吧,宋灵灵说话就是夸大其词,真他妈吃饱没事干。

    她拿着产检册子站起来。

    灯光下,两个人对视着,房间里也只有两个人。

    “回去住得还惯吗?”韩深打破沉默,嗓音略沙哑。

    看来确实是生病了。

    应该是咳嗽,所以嗓音听起来有点不自然。

    “挺好的。”许意章看了他保险柜里的结婚证一眼,决定把事情拿出来说一说,她说:“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吧。”

    离了,他才能名正言顺跟孟晚星在一起。

    那个女孩,都那样宣誓心意的,想必也是真心喜欢他的。

    闻言,韩深脸就冷了。

    许意章解释道:“我们的事我都跟我爸妈讲清楚了,现在他们不会强行奢求我们在一起了,我跟他们说,将来等孩子生下来,我们会一起承担养育费用,他们都看开了,还夸你有责任心……”

    韩深原本是不说话的。

    一听这话,沉沉盯了她一眼,冷笑道:“到头来,就得到一句有责任心。”

    许意章认为他这句话就是不甘心说的。

    付出这么多,只得到这句话,谁会甘心呢?

    一如她当年的心情,付出了所有,只得到了一句“我们离婚吧”,谁能心平气和接受?

    但……时间能抚平一切。

    就像她,也是从万般不甘心里走出来的,离婚不是人生的终结,而是新的篇章,看,她现在就过得很好,人独立了,无论面对什么风雨,都自己扛得起来,再不用惆怅茫然于未来……

    不知道能说什么,许意章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明天我要去产检,没时间去民政局,后天是周三,就后天去吧?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顺便做抚养权公证,明天晚上我会把协议拟出来,就按我们之前谈好的那张……你看行吗?”

    韩深听着她嘴里说出来的话,越听脸色越沉,就连他付出了这么多,她也从没想过要改变那张抚养权公证。

    他那么努力的对她好,尽量不加班,不应酬,早回家,陪她吃饭,散步,产检一次不落,到头来,她还是把那张抚养协议打到他脸上,怕他有一天会争夺抚养权,一定要他亲笔签下,无条件放弃孩子的协议……

    他越想,心里越难受,到了最后,情绪一时失控了,伸手就拽住了她,一个用力,就将她压到了衣柜门板上。

    许意章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挣扎。

    但是根本没用,怒气滔天的男人,抓着她就跟拎一只小鸡似的,将她双手都反剪到了身后,双目沉沉地盯着她的脸。

    许意章好像知道自己反抗不了他,就闭着眼,没在动作。

    “什么都是对你有利的,那我呢?我能得到什么?”他俯视她,目光冷冽。

    许意章不说话。

    他掐住她的下颌,让她把脸抬起来,目光阴沉地望着她,“我们离婚,养育孩子的费用要一起出,可是孩子却完全归你,也生活在你那边,那我呢?我又能得到些什么?”

    许意章没有挣扎,忍着痛直视他,“孩子你也有份,我们一起抚养很公平。”

    他冷笑,“那你把孩子给我,我不要你的抚养费,我自己养。”

    许意章怔了一下。

    又跟上一辈子一样了。

    他还是要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她最终,还是会输在他的财力之下,失去孩子的抚养权。

    脑海里倒映出上一辈子最后的一幕。

    他冷冷望着坐在地上的她,面无表情地说:“离婚后孩子归我,颐和的房子归你,以后你想看孩子,随时可以回来看……”

    这一刻,许意章的心脏像是被塞进了一团碎冰球,冻得血液都凝固在五脏六腑不会动了。

    她很后悔,之前为什么要跟他去领结婚证。

    明明当时,她是可以改变这一切的,把抚养权做了公证,她就不会在失去小星星了。

    只怪当时的她,心软啊……

    想着小星星如果跟他们两一起生活,成长会更加有爱一点,谁知道今天,竟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