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89 回家(1更)
    许意章挂好钥匙,语气轻快,“怎么还没睡?”

    父母的原谅和体谅让她心情极好。

    韩深见她的情绪忽然阴转晴,有些不明所以,“在等你,这么晚才回来,去哪了?”

    许意章下意识沉默。

    但……既然来了,就既来之则安之。

    她抬起头,与韩深四目相对。

    她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眼睛清明而幽黑,“去我父母那了。”

    韩深皱眉,看了眼她的肚子,“你回去了?怎么跟他们说的?他们不生气?”

    许意章平静地说:“生气了,一开始,很生气,后来不生气了。”

    “你告诉他们,我们结婚的事了?”

    许意章没有动,片刻后,“没有,我告诉了他们,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和好,以后孩子生下来,也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韩深怔了一下,“你这么说的?”

    “嗯。”

    “他们怎么说?”他音色低沉,喜怒不辨。

    许意章说:“一开始很生气,我妈气得都昏迷住院了,后来,她醒过来,跟我爸谈了谈,大概是想通了吧,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可避免了,就说,我如果真一辈子不打算结婚,那有个孩子也是好的,他们说,等孩子生出来,他们就帮我带……”

    韩深愣了愣,冷不防就抓住了她的手,目光幽幽地说:“你要走?”

    最后还是,决定要跟他划清界限。

    哪怕他已经努力做了这么多,她都没有片刻的感动和眷恋?

    “你弄疼我了。”许意章推开他的手。

    韩深见她眉心拧着,似是很难受,终是松开了她,“你怎么想的?之前不是说好,我们住在一起,以后一起带孩子?”

    他的眼神很深,苦涩难当。

    许意章早就决定好了要怎么做,于是她站直身子,把自己早想好的话说了出来,“我后来想了想,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我是不结婚了,所以有孩子没什么,可你到底年轻,男人嘛,都是有些需求的,我理解,你长此跟我这样下去也会后悔的,倒不如就这样吧,以后你碰到喜欢的女孩,就去追求,我……就回家去住吧,我爸妈已经同意了,后面的时候他们两会照顾我。”

    韩深目光幽冷,挺拔的身形逼近她,“已经商议过,你必须住在这里,孩子才能属于你。”

    许意章睫毛抖动一下,抬眸,对上他冷得渗人的目光,冷笑道:“家里住着个女人和孩子,多不方便啊,到时候碰上喜欢的女孩子,都不敢往家带了,别搞得到时候,我好好住在这里,你又对我说,请我搬走。”

    说罢,她抬脚从屋里走,“今天秦甄出差,不会回来,我住在原来的卧室里,明日周日我就搬走。”

    她决定好的事情,就不会在改变。

    下一瞬,她的手腕被抓住。

    许意章身子被猛地往回拉,回到了他面前,疼得她皱着眉。

    韩深低眸望着她,呼吸沉重,“我没有同意。”

    这样震怒的韩深,她几乎没有见过。

    不,其实是见过的,在她一开始说分手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态度。

    恨,怨,不甘心……

    她忽然踮起脚尖,在他下颌吻了一下。

    那一瞬间,他顿住了,眸光微微向下,复杂地看着她。

    许意章香软诱人的身体靠近他怀里,说:“我知道,没得到什么,你不甘心……”

    “你什么意思?”他抓住她的肩膀,不让她更加靠近,脸色阴郁。

    许意章抬起那双漂亮的眼睛,“对我好了这么久,每次都在紧要关头被我拒绝,你一定等了很久,这么不甘心……这样,我陪你一次,满足你,以后,就不要在多做纠缠了,可好?”

    韩深俯视着她,他是喜欢她,时常不由自主想要做一些亲昵的行为,可是,他绝不是因为不甘心。

    他是想要,和她一辈子……

    许意章轻轻说:“总是这样纠缠,我真的挺累的了,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大都坦白一点。”

    韩深看着她的手慢慢伸过去,去解他的衬衣扣子,身子一震,推开了她的手,而后,转身踢开了大门出去了。

    许意章面对一室黑暗,垂下眼睛沉默着。

    她本意想好聚好散。

    但她知道,韩深那个性格不可能的。

    她越是想好好说话,他就越不会释怀这段感情。

    况且,其实孟晚星很好,同样的职业,高材生,男才女貌,将来也许孟晚星嫁给他,他们不会走到离婚的地步吧……

    他们两生出来的孩子,必定会融合彼此的优点,成为全世界都祝福出生的孩子。

    *

    周日。

    许意章睡到下午才起来,昨晚情绪不是很好,入睡困难。

    客厅里没人。

    厨房里也没人。

    也没有早餐。

    许意在客厅里停留了一下,然后回房间收拾衣物,怀孕六个月,已不像来时打包行李那么轻松,她整理了一会衣服,就决定放弃整理了,太累,还是等回头请搬家公司的人来帮她整理吧,于是拎了简单的衣物,出了客厅。

    最后在看一眼这个生活了几个月的房子,原是想,孕期有人照顾着也不错,却忽略了,其实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长期照顾一个女人不求回报是不太可能的,既然许诺不了他什么,就让他去追求幸福吧。

    她站在门口,慢慢把门拉上,心头一阵苦涩弥漫……

    改变不了的。

    就算现在沉溺。

    有一天宿命也会让他们再次离婚。

    就像……生命里那些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样。

    这段历练,她已经走到尽头,不必在回头,让自己在死心一次,也让父母在伤痛欲绝一次……

    门关上。

    她抬起脑袋,就像第一次与韩深说分手的时候,挺直背脊,拎着行李,昂首阔步走进电梯里……

    下午。

    秦甄打电话给她,“怎么你们两都不在家,出去约会啦?”

    许意章在房间里办公,身子微微向后靠,皱了皱眉说:“没呢,我回家住了。”

    秦甄倒抽了一口起,安静下来,“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我爸妈最近身体不太好,我回来照顾他们。”许意章口吻平淡。

    “那……还回来吗?”

    许意章垂了下眸子,“大概,不回去了吧。”

    秦甄沉默了,半响,“我最近也找到住的地方了,跟咱们公司的任冰雅合租,她租的那个公寓现在刚好空了一个房间出来,小区房的,一人一个人房间,带厕所,离咱们公司也挺近的,租金1800,你觉得怎么样?”

    租金足足高了秦甄之前租的那个房子的一倍。

    这就是地段房,离市中心近,加上是小区管理,房价自然就高。

    许意章问:“负担得了吗?”

    她每个月要给家里那么多钱,许意章怕她租了这个房子过得抓襟见肘。

    “没办法啦,我现在不敢住农民房了。”怕孟程哪天又来找她报复,住小区,起码还有保安挡一挡。

    许意章明白,点了点头,“那你觉得可以就行吧,以后也安全一点。”

    秦甄叹气,“就是之前那个房子,忽然搬走损失了两个月租金,挺心疼的……”

    许意章微笑,“命更重要。”

    摊上这种极端男人,跟他硬杠只怕要出人命,只能躲着了,就当消钱挡灾了。

    *

    晚上,楚慧心做了一桌她爱吃的菜。

    走到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闺女,可以吃饭了。”

    楚慧心像是怕她会想不开,从她回来就一直没有问她什么,不过看她在房间里办公打电话的样子,倒不太像失落的样子。

    她女儿的性格,原来这样坚韧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