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86 父母的思念(2更)
    公司的同时都对秦甄表示了关心。

    秦甄的心情因此明朗,学习上,她也变得更主动了。

    许意章思索片刻,就给秦甄安排了几种阶段的培训和目标,比如给她列个单子,让她先学什么,后学什么,一切都要有序和计划。

    她知道,人都是经历了些什么,才会变得成熟和上进。

    当一个女孩,不再期待什么和想着依赖别人,她就真正长成了一个女人,坚韧的女人。

    可是秦甄的领悟能力没许意章高,因此经常没有方向感,事事都要请教许意章,当然,也是这个时刻,秦甄才意识到,她跟许意章虽然在同个职位,可是她的能力已经落了好大一截,都怪最近谈恋爱,把心思都集中在感情上,疏忽了事业上的专精。

    她想,如果她继续跟孟程纠缠下去,最终她就只能从这家公司滚蛋了,因为,如果下属都比你强了,你还混什么啊?成天把精力和思绪都放在情情爱爱上,这样的人,如何能成功?

    某一刻,许意章感觉自己从秦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都是经过了一定挫折,人就活明白了。

    爱情从来都不是雪中送炭,只是锦上添花,你手里创造出来的价值和东西,才是真正属于你并且别人都抢不走的。

    这几天,许意章都忙碌在培训新组长的工作里。

    不过经过一番思索后,她用了一个小妙招,就是这次的晋升机会不由上级说了算,而是让员工们自己说了算。

    谁在一个月内表现最佳,创下佳绩,谁就得到这个晋升资格。

    这一来,有心竞争的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振奋激动,而无心上位的,照旧做他们的老油条。

    范希希主动过来问许意章,“意姐,这个晋升机会,新人有资格参加吗?”

    她才工作三个多月,转正没多久,不太敢迈出那一步。

    许意章拍拍她的肩膀,“有,所有员工都有资格竞选,你要加油。”

    范希希一下像得到了鼓励,满心欢喜。

    时宣撅了下嘴,一脸不屑的样子,哼了一声。

    旁边的苏丹瞪她一眼,这两因为培训问题结下了梁子,也因为都心属傅祈然产生了莫大敌意,属于“你死我活”的一对了。

    *

    周五晚上,楚慧心打电话给许意章,笑吟吟地问:“闺女啊,最近忙不忙啊?”

    两老已经两个多月没见到她了,自从她肚子显怀后,就没回家了。

    楚慧心可能是想她了,老人都是思念到了不得了的情况下才会打电话叨扰孩子的。

    许意章鼻头有点酸,“还好呢,最近公司要培训新的副组长,老板把这事交给我处理,有点忙呢。”

    她也想回家去见见父母,可……她的肚子。

    已经大的只能穿孕妇装了。

    她不是不想去面对,而是时间不对,时机也不对。

    成年人的忙碌,在于他们已经有很多时间不属于自己了,高强度的管理岗位,需要在职者维持好体力,好心态,她一个孕妇,平时要注意营养,按时产检,维持好上班的体力和心态已经很勉强了,所以不敢在让生活在出现一点风雨。

    她很怕这一回去,楚慧心又哭哭啼啼,许爸露出失望的表情。

    她不想再让年迈的父母伤心,但是她不能放弃小星星,两者得不到一个平衡,她只能暂时拖延着,避免冲突。

    “啊,还忙啊……”楚慧心的话语,听得出有些失望。

    许意章抿住唇,“妈,是有什么事情吗?”

    楚慧心说:“也没什么事,就是你爸,最近走路老说觉得头晕,浑身无力,一只手臂发麻……他一个棋友告诉他,可能是糖尿病或者高血压了,让他去医院查一下,但你爸吧,可能就是怕真有什么事,死活不肯上医院去查……”

    许意章闻言一下子担心了,“这种事怎么能拖呢?赶紧上医院去查查啊。”

    “我也是这么说啊,这年纪了,该体检就体检,可你爸就是说不通,可能他自己心里也怕吧……”

    这点许意章理解。

    正常人在面对这种未知时都会恐惧,怕万一进了医院,查出个大问题来就麻烦了。

    许意章说:“妈,你把电话给爸,我来跟他说。”

    “他不肯接!昨儿我也跟意烟说了,意烟的电话他也不接,要不是实在没法处理,妈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你这么忙,还要打扰你,妈也是……”

    “妈,你别这么说。”许意章打断她的话,她这一生拼搏,不也是为了生她的人和她生的人么?一个人,创造价值,除了实现自我,也是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许意章严肃地说:“你让爸马上接电话,不然我明天就回家去找他。”

    楚慧心有些感动,在电话里喊着:“老许,老许……你女儿让你接电话,说你不接的话明天就来家里找你。”

    “我不接!”电话里传来许父固执的声音,他也不说为什么,就是不肯接。

    大抵真是因为恐惧。

    许意章说:“那行,妈,你告诉爸,明晚我就回家来找他。”

    挂了电话,她看了眼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眼时间,周五,她莫名就想起了韩深。

    他说出差七天,现在已经五天了,还有两天他才回来。

    要是这时候他在,可能肚子这问题就好解决多了。

    但现在……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心有焦虑,内心却渐渐变得坚毅。

    她决定要说实话了。

    为了从此,可以常常去看父母,她决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他们。

    还有跟韩深假结婚的事。

    这一切,都应该有个了解了。

    *

    周六下班前,秦甄担心地看着许意章,“都要说了?”

    “嗯。”许意章低着头,睫毛一动不动。

    秦甄问:“要我陪你吗?”

    许意章摇头,“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就好了。”

    比起有人壮胆,她更想自己去解决,万一场面失控崩溃,起码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

    性子倔强的她,不喜欢别人看见她的脆弱和眼泪。

    大厦楼下,她拿着一瓶矿泉水来回走动。

    虽然来时就做好了准备,可是真的要面临时,人的勇气是很难调动出来的。

    她闭着眼睛,深呼吸了又深呼吸,才挺着大肚子走进电梯。

    电梯缓缓上升,又彷如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她屏着息,在心里默默祷告:小星星,等下你千万要平和点,助妈妈情绪稳定。

    她怕父母承受不住这个真相。

    也怕肚子里的小星星会胎动躁动。

    这三个人,都是她最不想伤害的,她想三个人都好好的,所以这一刻,就是他们的见面时……

    *

    谁知道电梯一打开,外面竞站着两个邻居。

    老太太看到她,一眼就认出她来了,目光划到她的肚子上,惊奇地问:“意章?你这就有啦?这都几个月了?”

    许意章的表情一下子尴尬了,呵呵干笑着:“马上六个月了。”

    “哎呀,六个月啦,那做四维了没有?婴儿用品都买了吗?”

    许意章一点都不想跟她聊这些话题,内心叹了一口气,转了个话题,“刘姨,你这是要出去?”

    “是啊,儿子儿媳妇叫我们两出去吃饭,正要过去呢……”刘姨脸上满满的幸福,握住她的手,然后颇有些同情她的样子说:“你现在首要目的就是要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孩子,可别因为一些别的事情,就想不开啊……”

    “想不开?”她一头雾水,听不明白。

    刘姨脸色复杂,“你还不知道?事情都上新闻了,你那个大律师老公……”

    “好了,别说了!”旁边刘姨的丈夫喝住了她,拉她进电梯,“别闲聊了,时间要来不及了,还有别人家的事,你少说……”

    就这样,电梯门缓缓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