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67 卑微(1更)
    于是她就饿着肚子先去排队缴费,然后坐在验血科外面百无聊赖地等着韩深过来。

    韩深来得倒是快,半小时就到了。

    他穿着浅色衬衫,从电梯里走出来,长身如玉,俊美如斯。

    只一眼,就发现了她的位置。

    “你来了。”许意章脸色虚弱,还是笑了笑,“身份证多少?快告诉我。”

    韩深撇了她一眼,直觉她精神不济,拿过她手里的笔,自己把身份证填上去了。

    见资料终于完善好,许意章像了了一件心事,说:“还有一个检查,医生说我是O型血,你是B型,我们很可能会溶血,要做个检查。”

    “什么检查?”

    “这个,我已经缴好费了。”许意章把单子给他看,“在验血科抽个血就好了。”

    她特意等在这里的,让韩深来了就能直接做检查,节省时间。

    韩深拿着单子默了默。

    许意章站起来,脚步明显有些虚浮。

    韩深眸子深了些,上前扶着她,“怎么那么虚弱?你生病了?”

    “没有,是早上那个检查,抽了我八管血,可能是没吃东西低血糖了,头有点晕……”昨晚8点后到现在一直没吃饭,又抽了那么多血,不晕才怪。

    韩深抿了抿唇,口气相当的差,“你不会自己先买点东西吃吗?”

    万一晕在这里,多危险。

    “懒得去,你不知道多折腾。”他不知道她早上跑了多少趟,加上医院的食堂只中午开放,她要是想吃东西,还得出了医院去马路对面找。

    马路又那么宽,还得走天桥,这一番折腾下去,她更容易晕在马路上,那可比医院危险多了。

    许意章双腿发软地被韩深扶到验血窗口。

    两人缴单,验血。

    韩深先验,验完就把许意章揽在怀里,把她一只手放到窗口上。

    她整个人毫无力气,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

    闪着银光的针头扎进许意章手背里,没找到血管,又抽了出来。

    许意章疼得龇牙咧嘴,又看不敢看针头,把脸扭到了韩深怀里,心跳打鼓地等着护士第二次抽血。

    护士大概是个新手,在一针扎进去,又没找到血管。

    许意章看不见,倒是韩深发火了,阴沉沉地对护士说:“找不到血管可以换个人验吗?”

    “抱歉!”那护士满脸歉意,“这位女士的手太漂亮了,血管不明晰。”

    韩深面部线条绷紧。

    护士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拉过许意章的手臂,“换手肘的位置扎吧。”

    许意章点点头。

    护士就在她手肘上找来找去。

    找到韩深都要不耐烦了,她才低声说:“找到了!”

    然后针头扎进去,终于见血。

    护士充满愧疚的抽走一管血,然后拿个棉签压在她手上,“好了。”

    韩深帮许意章按住棉签,“等下就好了。”

    他像哄小孩一样,语气温柔怜惜。

    许意章胸口划过异样的感觉。

    然后就被韩深打横抱起。

    “……”她愣了愣,虚弱地说:“别闹!放我下来。”

    “我看你都快晕倒了。”韩深皱着眉,无动于衷,就是不放她下来。

    许意章说:“这儿都是人……”

    “那又怎么样?”他垂下眸子,眼神冷凝而坚定,“要是你出了事,或者孩子出了事,谁赔给我?”

    许意章看着他的眼睛。

    下一子像是溺了进去。

    上辈子,她多想韩深陪她去一次产检啊,可惜韩深每次都忙,她失望了在失望,最后就再没有期盼了……

    这一辈子她没了奢求,他却来了。

    关心她的男人。

    看着是多么的有魅力啊……

    许意章鼻尖莫名的有些发酸。

    是的,她该承认,有人陪着来产检,就是比自己来要幸福……

    兴许是真的太累了,回程的路上,许意章靠在椅背上睡着了,但眉心始终紧紧拧着,似有什么悲伤心事……

    *

    等她睡醒,已经在彩河大厦的卧室了。

    韩深坐在她边上看书,见她醒来,起身摸了摸她的脑袋,“醒了?我去端汤给你喝。”

    厨房里一直炖着汤。

    她等到他走出去,才眨了眨眼睛,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

    精神气都恢复了,她把手放进杯子里,看了眼窗外。

    天已经黑了。

    骨碌碌的大眼睛从窗外又转回房间里,虽然一个多月没回来了,但房间依旧纤尘不染,大概是周阿姨收拾的。

    许意章忽然就觉得,这里才像一个家。

    她的东西都在。

    大到她自己选的书柜,小到一支她常用的笔,风铃,都在……熟悉的,温暖的,应有尽有。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一个多月,才发现,自己有多怀念这个房子的一砖一瓦。

    没一会,韩深就端着汤进来了。

    许意章坐起来,脸色依旧苍白虚弱。

    韩深拿了两个枕头垫在她背上,“这样可以吗?”

    “嗯。”许意章点点头,“今天是什么汤?”

    “虫草鸡汤。”韩深把炖盅放到一张小桌子,摆到了她面前。

    许意章奇怪地问:“哪来的小桌子啊?”

    “我买的。”他淡淡回答,然后拿汤匙给她,“到时候你坐月子,肯定就不方便下床了,可以用这个小桌子在床上吃饭。”

    老实说,许意章挺感动的。

    虽然月子不像他说得那么夸张,也不一定用得上这张小桌子,但这种用心,让人动容。

    许意章低头喝了一口汤,有些烫,她轻轻吹了吹。

    韩深坐在边上看她吃,拿着手机,说:“我给你订个月嫂吧?”

    “这么快?”她停顿片刻,“我才四个月,应该要到六个月以后才订月嫂吧?”

    韩深说:“我已经付定金了。”

    “……”许意章被震惊了,抬眸看了他一眼,“这么快就付定金?”

    “嗯,朋友家用的月嫂,他觉得不错,就推荐给我了。”

    许意章点点头,“多少钱?”

    “一万四。”

    “还挺贵的。”

    “还好。”

    “你给了她多少定金?”

    “四千。”

    “到时候做完月子在给她一万是吧?”

    “嗯。”

    许意章啃到一块骨头,刚想吐出来,韩深就下意识伸手去接。

    许意章愣了,嘴里含着那块骨头,“你干嘛?”

    “你吐在我手上吧,我帮你扔掉。”他近乎卑微地开口。

    许意章心头有点酸涩。

    她居然把一向矜骄冷漠的韩深折腾成了这样。

    虽然他的神情轻描淡写,可这明显讨好的动作让她清楚,他可能是怕她在离开,所以竭尽全力对她好,不让她感到一丝丝不愉快。

    许意章想了想,说:“下个星期要做唐氏筛查,你要是有空的话,陪我去吧。”

    他愣了愣,目光微深,“可以吗?”

    许意章心里揪痛了一下,点点头,“可以,我需要个人帮我跑上跑下,自己去累死了。”

    虽然她说得不客气,但韩深还是笑了,目光深深地望着她,说不出的迷人。

    等韩深把炖盅拿出去时,她才重新躺在床上,颇有些幸福地想: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有得吃有的喝有人照顾,还不用欺上瞒下藏着自己的肚子,所以,还是住在自己家舒服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当天晚上,她就打电话给父母,宣告她搬回彩河大厦住了。

    父母紧绷了一月多的心也跟着放下了,还在电话里劝她,“这就对嘛,都是有对象的人了,还老跑回娘家,这像什么样子……”

    “……”许意章一脸无语,算了,她父母已经认死理了,她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索性就高高兴兴挂掉电话,找了自己的衣服去洗澡。

    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底裤。

    她犹豫片刻,喊韩深:“韩深,我底裤不见了,你有看见吗?”

    “在我房间里。”他端着杯咖啡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语气轻描淡写。

    “……”许意章差点炸毛,“我的底裤,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