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63 难道我还爱他?
    陈教授笑着拿起酒杯,“谢谢。”

    然后桌上其他人就跟着站起身,敬酒。

    许意章是孕妇,不能喝酒,她佯装喝了一口,其实只是嘴唇碰了碰酒杯。

    忽然,有个同学给许意章敬酒。

    许意章假意碰了碰杯子,但这个人没那么好骗,看她半天那酒也没少一滴,有些不满地说:“哎呀,假喝有什么意思?要喝就喝真的!”

    许意章端着酒杯,闻言表情有些为难。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走了她手上的酒杯。

    “我替她喝。”

    许意章抬眸,对面的韩深已经替她喝了酒,就是那杯她碰了碰唇却从头到尾没喝过的白酒。

    众人的视线全看了过来。

    韩深放下酒杯,不紧不慢地说:“她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

    众人微愣。

    许意章大大方方地说:“谢谢。”

    如此,这个插曲就过去了,虽然大家觉得韩深这么做完全不值得,都被绿了,还为她挡酒,何必这么作践自己?

    但也没在说什么了,陈教授的宴席,他们说太多不适合。

    宴席差不多吃到了十一点多,大家喝多了,都在高谈论阔。

    许意章看着时间,寻思着差不多了,就起身告辞,她是真累了,一个孕妇,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一刻都没休息过,早就困了。

    回到房间,她先去洗澡。

    半响,有人敲门。

    她以为是秦甄,披上浴巾去开门,她跟秦甄住一个房间。

    开门,韩深站在门外,脸色阴沉地看着她。

    许意章愣了愣,“怎么过来了?”

    他沉默很久,视线从她脸上移到她的肚子上,“看我的孩子。”

    许意章:“……”

    他不由分说走进来。

    许意章说:“你是不是喝醉了?”

    步子迈得踉踉跄跄的,很明显就是醉了,许意章跟进去,在他身后拉住他的手问:“你住哪个房间?我送你回去。”

    韩深没好气地挥开她的手,“我要看我的孩子。”

    许意章:“……”

    他的音量不大,但也不小,旁边房间住的都是同学,许意章怕别人听到,先走去把房门关上。

    韩深喝酒上脸,鼻尖跟眼眶都是红的,看着跟多委屈似的,又好看又委屈。

    许意章忍不住就有些心软,“想吐吗?想吐我带你去厕所。”

    韩深看着她,忽然抓住了她的手,“我想看宝宝。”

    “宝宝还没出生呢。”

    “是吗?”他应了一句,低头,然后伸手,摸她的肚子。

    许意章瑟缩了一下,“别摸了,都不显怀呢。”

    他说:“你肚子凉凉的,我帮你捂热。”

    “……不用。”

    “过来。”他拉她去床上。

    许意章皱眉,虽然不想跟醉鬼计较,但也不会都听他的,站在原地说:“秦甄可跟我住一个房间,她可能马上回来了。”

    结果他走去房门,把门反锁了,还把防盗扣扣了上去。

    许意章:“……”

    他走回来,拉她的手,“现在没人了。”

    许意章叹了一口气,“你喝醉了。”

    “我难受。”

    “想吐?”

    韩深摇摇头,然后过来把她抱住了,就站在原地,不走了。

    “……”许意章说:“你哪里难受?”

    他不说话。

    许意章:“我给你拿瓶矿泉水?”

    他还是不说话,就静静抱着她,一副雷都打不动的样子。

    半响,许意章拉住他的手,“可以啦。”

    她想把他拉开。

    但是拉不动。

    韩深闷闷不乐地收紧手臂,脑袋就靠在她肩上,“我难受。”

    许意章抬眸望他,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就是韩深黑长的睫毛,那眼底似乎有光,她说:“你到底哪里难受吗?”

    不说出来,她怎么帮他解决?

    “我想亲你。”

    “……”许意章心说我靠,原来是这个难受。

    那她可帮不了他,一把扯开他,又扯不动,只能皱着眉被他抱着。

    “你别动。”韩深长长的睫毛垂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又赌气又固执,就跟个小孩似的,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死都不松手。

    许意章心里微微叹气,半响,说:“晚上谢谢你帮我挡酒。”

    他没说话,唇凑到她耳边,亲了亲,“不客气。”

    “……”许意章浑身僵住。

    “亲一亲就好了。”韩深露出心满意足的样子。

    许意章看他这么甜蜜的样子,有点心酸。

    虽然她认为,迟到的深情一文不值,可过去总是爱过他的,一旦总被他这样撩拨,还是有些情不自禁。

    她心想:“难道我还爱着他?”

    那段被强行封印下去的情感在心中摇摆不已,慢慢地,好像压过了她想封存的念头。

    她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蠢,两辈子,都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可又不忍心推开他。

    便领着他到她的床上睡觉,“你先在这睡。”

    韩深听话地被她牵着手,睡到了床上。

    秦甄回来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的,许意章在对着电脑工作,旁边的床,鼓起来一块,似乎睡着一个人。

    秦甄踢掉鞋子,迷瞪瞪地问:“谁睡在你床上?”

    许意章回头说:“韩深,他喝醉了,我不知道他房间是哪间。”

    秦甄愣了愣,“你不知道,就让他在这睡?”

    要是被其他同学知道,这误会解释不清了。

    许意章“嗯”了一声,“你知道他住那间房吗?”

    秦甄想了想,“好像是住606,今天听到他们在说,男生都住在六楼。”

    “那我送他回去。”秦甄要睡觉,许意章总不能让韩深呆在这,她走到床前,叫了叫韩深的名字。

    “韩深,回去睡觉了。”她拍了拍他的脸。

    韩深朦胧睁眼,呆呆地看着她。

    显然还有醉意。

    许意章轻声说:“我送你回房间,走。”

    这一回他倒是听话,被她扶起来,跟着她一起磕磕绊绊地回6楼。

    到了房间门口,许意章问他,“你卡呢?”

    韩深没吭声,就抱着她,好像怕她跑了。

    许意章无奈,只好自己动手到他身上找房卡,幸好他习惯把房卡放在左口袋里,许意章取出来,刷开了门。

    “进去睡吧。”她不打算跟进去了。

    韩深却似乎不许她走,拉过她的手,胡搅蛮缠地十指紧扣上去。

    这劲头,到跟粘人精小星星很像。

    许意章忍不住有些想笑,推他一下,“进去睡觉了,很晚了。”

    韩深走进去,却把她也扯进去了,“你也过来。”

    许意章叹了口气,扶他进去。

    谁知道门一关上。

    就被他推到墙上,一声不吭地吻了过来。

    许意章吓了一跳,下意识想逃。

    却被他抓住了手臂,一个用力,就把她的身子扳正过来,困在怀里。

    他的呼吸从头顶笼罩下来。

    许意章的第一反应就是屏住呼吸,心跳都乱了。

    “韩深!”许意章慌乱喊他。

    下一秒,翕动的唇就被吻住了……

    许意章瞪大眼睛。

    其实他们吻过不少次。

    以前许意章很喜欢看着他看着看着就去咬他的唇,引得韩深满脸通红。

    他们两的关系,一直是韩深比较矜持,许意章更主动。

    但现在,她被他紧紧扣在墙上,双手皆抓住,吻得浑身无力,难以招架。

    “够了!”她喊。

    韩深依旧纹丝不动,相反,更用力的吻她,好像要把她的灵魂抽走。

    而且手,也不安分移到了她腰上。

    许意章想起分手旅游的那晚,倒吸了一口凉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把推开了他。

    然后,看也不看他的脸,转身落荒逃跑。

    回到房间里,秦甄刚洗完澡,还没睡觉,窝在床上拿着手机问他,“你把他送回去了?”

    许意章脸上的热度还没散去,走去桌上拿了瓶矿泉水喝几口,才说:“嗯。”

    “他晚上过来干嘛啊?”

    许意章的指尖在矿泉水瓶上顿了顿,“没什么。”

    秦甄一脸茫然。

    许意章心虚地说:“快睡吧,很晚了,我也要睡了。”

    她伸手把灯关上,掩住了脸上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