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62 恩师寿辰2(2更)
    为了避免议论,陈教授把房门开着。

    许意章站在书桌前研墨。

    陈教授泡了一壶茶,才走到桌前对她说:“你和韩深两人送的礼物,倒是风格很像。”

    许意章笑笑,“老师,你怎么把他也给请来了?”

    陈教授端着茶杯吹了吹,抬眼看她,“你两不是一家子吗?”

    许意章一噎,“我们已经分手了。”

    陈教授叹息一声,似有些惋惜,“之前同学们在传,老师还不信,现在听你亲口说出来……哎,不是都已经订婚了吗?怎么闹到这个地步的?”

    “很多事情。”许意章没法一五一十的告诉恩师,只是淡淡道:“老师,我们性格不太适合,分了也是好事。”

    “他还肯来参加老师的寿辰,对你还是有心的。”陈教授说。

    许意章不应话了。

    陈教授问:“真不喜欢他了?”

    许意章点点头,“嗯。”

    “实话?”

    “实话。”

    如此,陈教授只是摇了摇头,不再说了,过了片刻,陈教授架起一副眼镜,走到桌前坐下,“意章,老师跟你说件事。”

    许意章停下研磨的动作,“老师,您说。”

    “你最近有没有时间,接一些活?”陈教授说:“有个房产策划,老师这边接下来了,但是找的同学都对付不了这个项目,项目太大了,她们没多少经验,老师知道你比较有能力,想让你来看看这个项目,看能不能帮盯着点,修改修改?”

    言下之意是让她接私活。

    许意章清亮的眼睛盯着陈教授看,“是方案被驳回了吗?”

    陈教授叹气:“好几次了,甲方一直不满意。”

    许意章想了想,恩师很有人脉,若这次帮了他,兴许会得到不少的回馈。

    再说就算没有回馈,她也要义不容辞,于是她点着头说:“那我看看吧,老师,你把项目发给我看看。”

    “好。”陈教授拍拍她的手背,“老师知道你有能力的。”

    许意章笑笑,“能帮上在感谢吧。”

    *

    晚饭便是寿宴。

    菜系已经订好了,准时入席就可以。

    六点四十几分,孟晚星去韩深的房间找他,邀请一起到8楼接陈教授下去开宴。

    然后就看到,许意章在陈教授房间里跟他说话,这两,一说话就是一下午,陈教授见到许意章,连午觉都不睡了,就拿着笔记本电脑在那里给许意章讲啊讲,许意章纤细的手里拿着一只笔,全神贯注地听着,偶尔说几句话。

    见状,孟晚星有点不自在,陈教授是她义父,却对许意章比她还好。

    不过她也看出来了,这许意章是有两把刷子的,应该是义父的得意门生,所以义父才对她这么重视。

    “好巧,她也在,她是你室友吧?”孟晚星问旁边的韩深。

    韩深单手插在裤兜里,没回答她,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屋内的许意章,颇有些痴迷。

    工作状态的她,确实耀眼。

    自信,美丽,有学识。

    他从没见过她工作的样子,这是第一次,一眼即惊艳。

    孟晚星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他的回答,抬头,就见他出神的反应。

    她捏着包包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也许,他还没放下她。

    尽管她背叛了她。

    “义父。”孟晚星喊了一声。

    陈教授冲她跟韩深点点头,“进来。”

    另一边的许意章也回过了头,视线与韩深跟孟晚星对上,点了点头。

    韩深也点了点头。

    孟晚星说:“宴席马上开始了。”

    “是嘛?”陈教授看了眼时间,“哎呀,这一讨论,就一个下午过去了,都忘记时间了。”

    “那先下去吃饭吧,老师,我们回头再谈。”许意章说着,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孟晚星的目光盯着她收拾,许久不曾离开。

    本来她想去收拾的,却被她干了,她心里有点不舒服。

    东西收拾好,几人从房间里出来。

    孟晚星下意识过去扶住陈教授的手臂,然后她就站到了前面。

    许意章跟韩深自然就落到了后面。

    电梯一到,陈教授大步走了出去,孟晚星穿着高跟鞋,迈得有点吃力,“义父,走慢点,韩深跟许意章还在后头。”

    陈教授只笑不语,还走得更快了一些,“走快些,留点空间给他们说说话。”

    “……”孟晚星愣了愣,才惊觉义父是故意给他两创造空间。

    但后面那两人明显没什么话说,沉默走着,都没出声。

    包里的手机响了。

    许意章停下脚步,拿出包里的手机,是秦甄打电话给她。

    许意章接通,“喂,甄儿。”

    秦甄义愤填膺地说:“章儿,我跟你说,等下你到宴席,听到那些人说什么都不要听,我的天,她们是有病吧?居然传你跟我表哥有一腿,还说你被他甩了,说你是个心机女,这次来参加老师的寿宴,也肯定是为了追回韩深来的。”

    许意章翻了个白眼,看见韩深还没走,冲他挥了挥手,意思你先进去吧。

    谁知道他并没走,还是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她。

    许意章就不再管他了,对电话里的秦甄说:“随便她们。”

    不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嘛,她理解得很。

    秦甄说:“那孟晚星,你应该也看到了吧?就是之前跟韩深一起参加法政节目那女的,你知道他们两是公认的CP吗?”

    “知道。”许意章点头,背对着韩深说:“之前有看过微博热搜。”

    “是是是,是有上过热搜,就宋灵灵这个贱人,现在在乱说你想插足他们两的感情,重新夺回韩深?”

    “夺回韩深?”许意章冷笑一声,“呵呵,并没有这个兴趣。”

    旁边的韩深听了:“……”

    他是不知道秦甄讲了什么,但许意章说的他听清楚了。

    秦甄说:“就是,你要是真想抢回来,凭着肚子里的孩子,就能让她们一败涂地。”

    “……”许意章压低声音,“你别说了,小心话被别人听到。”

    “好吧,不跟她们一般见识,老师已经来了,你也抓紧过来吧,寿宴马上开始了。”秦甄挂了电话。

    许意章把手机放回包里。

    回头,韩深目光深深地望着她。

    许意章平静地说:“寿宴马上开始了。”

    “我知道。”韩深的眼睛直勾勾的,“秦甄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些嚼舌根,子虚乌有的话。”

    韩深眉头皱得很深,大概一分钟的样子,韩深说:“陈教授的寿宴,不是孟晚星邀请我过来的。”

    他下意识想解释。

    许意章却说:“不用解释。”

    韩深震了震,唇角绷紧,似觉得没什么意义,表情里充满了苦涩。

    许意章绕过他离开,她想大步往前走,可又不自觉地停下来,回头,韩深还站在那里。

    她的目光越过昏黄的光线落在他的眼睛里,被里面巨大的绝望和痛苦吓了一跳,没勇气听他再说什么,快步进了宴厅。

    *

    宴席上,摆了4张桌子,坐得满满当当。

    陈教授坐在主桌上,一脸笑容,见许意章来了,招呼他过去主桌坐。

    孟晚星坐在陈教授旁边,并不说话,明显不欢迎许意章过来。

    但是她不欢迎,许意章也不会管她,过去就坐在陈教授身边,“老师。”

    韩深是过了一会才进来的。

    孟晚星立刻起身去招呼他过来。

    韩深落座在孟晚星旁边,整个宴席,他都没怎么说话,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目中含有悲凉之色。

    许意章夹菜的时候,看了他几眼。

    她想劝他少喝点,但韩深坐在对面,离得有些远。

    孟晚星说:“韩深,少喝点,伤身。”

    韩深没说话,还拿起酒杯敬了陈教授一杯,“陈教授,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