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61 恩师寿辰
    大学时,她跟着恩师陈教授学习过一段时间,受益匪浅。

    陈教授颇有威望跟人脉,在大学时就曾带不少同学参加过企业竞标,她有幸参与过几次,还赚到了一笔不俗的收入。

    理论上,他算许意章的贵人。

    此次陈教授要举办五十岁大寿,宴席就在南城郊外的温泉酒店。

    陈教授打电话给许意章,亲自邀请她出席,足以证明,在陈教授心里是很看重她的。

    上一辈子,陈教授也举办过生日宴会,当时许意章因为碰到车祸,人没事,就是因为孕妇受到了惊吓,去医院住了几天院,错过了恩师的生日宴。

    那时她愧疚了很久,所以这一次,她一定要去参加,并且决定,那天早点出门,坐地铁去,避开一切可能碰到车祸的嫌疑。

    *

    周六下午,许意章紧赶慢赶,终于在三点钟到了温泉酒店。

    她看着酒店门口喷泉,欣慰地想,果然错开高峰期,坐地铁,就不会碰到车祸了。

    就是人很累很累,毕竟孕妇嘛,体力就是不如常人的。

    她到的时候,秦甄和一众同学已经到了,大家都办好了入住手续,在酒店后侧的露天场所叙旧。

    许意章没带行李,就一个包,不用去房间收拾什么,就先去花园拜会恩师。

    她向服务业问路,走过好几个弯弯绕绕,才到后侧花团锦簇的露天场所。

    那儿撑着许多遮阳伞,很多桌椅,很多同学。

    还有热热闹闹的阵阵笑声。

    被众人围绕在中间的,正是她的恩师陈教授,刚满五十岁年纪的他,看着很有精气神,穿着朴素的白衬衣黑西裤,儒雅地在跟旁边的韩深说话。

    见到韩深,许意章的表情愣了愣,怎么韩深也来了?他不算陈教授的学生吧?法学院的人。

    而且他的侧面,还坐着那个叫孟晚星的女孩,她穿着一袭白色长裙,高贵知性的模样把一旁穿休闲服的女同学们比得黯淡无光。

    两人这么看着,倒是登对。

    许意章挑了挑眉,难不成给她拒绝,就去找了另一个了?

    这速度,还真是快啊。

    “意章。”人群里的秦甄喊她。

    然后气氛静了一瞬。

    接着哗然四起,都在对她小声私语。

    这儿都是她的同学,也意味了,那几个在小群里骂她的塑料闺蜜都在。

    “许意章啊?她怎么还有脸来?”

    “刚毕业就嫌韩深没钱,把他给踹了,听说,是找了她们公司的老板,私生活很乱的……”

    “什么?她跟韩学长分手了?不是说,他们已经订婚了吗?”

    “早就分了。”

    “她全家都嫌韩学长出身不好,哪能想到,现在韩学长事业如日中天,估计她心里都要呕死了吧?”

    人群里的议论一句比一句刺耳。

    孟晚星就是不想听都听到了,她抬眸看了许意章一样,她唇角噙着一抹笑意,好像没听到这些话。

    她转头问宋灵灵,“她是韩深以前的女朋友?”

    宋灵灵磕着瓜子,“是啊,本来都订婚了,谁知道人家嫌贫爱富,嫌韩学长没钱,给不了她幸福,就去找了她们老板。”

    孟晚星皱着眉,再看向许意章时,眼神就带了几分蔑视。

    之前还以为她是韩深的室友。

    没想到,有段这样的往事。

    这么优秀的男人,她竟然说踢开就踢开了,竟毫不留恋?孟晚星心里不太相信。

    许意章挤进人群中,摸了摸秦甄的头发,然后看都不看一眼韩深,恭顺地在陈教授面前跪下了,“恩师。”

    韩深见她忽然跪下,眸子深了深。

    其他人也跟着愣住了。

    这么大阵仗,确实没见过。

    陈教授慈爱地看着她,“快起来,好久不见了。”

    许意章俏生生地笑,“这么久才来看望你,希望您别见怪。”

    “没事,你们都忙,我知道的,坐这里。”陈教授让许意章坐在他另一边,看得出他对许意章的重视。

    许意章坐过去。

    众人顿时露出不满的表情。

    接着,大家开始谈论起自己毕业后的经历,简称装X炫耀大会。

    混得好的,面带喜色,意气风发。

    混得不好的,沉默赔笑。

    然后就到了送礼环节,大家一一把寿礼奉上,都是些补品玉器什么的。

    到了韩深这,是一块砚台,陈教授向来喜欢文墨,送砚台,对了他的心头好。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砚台,宋灵灵问:“好有档次的砚台啊,价格肯定很贵吧?”

    韩深没回答。

    但有的男同学已经看出了门道,激动地说:“是桂红斋的端砚,估计得好几万吧?”

    毕业才多久?就送了块几万元的砚台,在这里面应该是最贵的礼物了,毕竟有些人毕业到现在还没赚几万块呢。

    一瞬间,大家都对韩深露出了向往崇拜的神情。

    这样的男人,许意章不要是她的损失,大有别人要!

    陈教授是个很朴素的人,一听这砚台的价格,虽然很喜欢,但执意不肯收。

    韩深一时为难了。

    就在这时,孟晚星挽住陈教授的手,颇有些撒娇地说:“义父,您就收下吧,韩深他也是一片心意……”

    她那双明眸,楚楚动人。

    纤手也是白得晃眼。

    确实有偶像剧女主角的气质。

    许意章在一旁看了,都忍不住心软。

    “是啊!”众人都跟着起哄,要陈教授收下韩深的礼物。

    陈教授推迟不过,勉为其难收下了。

    这时候,许意章才知道,原来孟晚星是陈教授的义女,是他请来的客人。

    那韩深,是主动来的?还是孟晚星邀请来的?

    如果是她邀请来的,那他们两就是在谈恋爱无疑了吧?

    自韩深献过礼物后,众人就不敢递礼物了,怕在他后面献礼会显得丢人小气。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都不拿礼物出来。

    这时候,宋灵灵忽然说:“意章,你呢?你送教授什么礼物?”

    许意章笑笑,“一点小东西而已。”

    宋灵灵有心让她难看,催促道:“拿出来看看啊。”

    许意章一动不动,她才不进她的套,“等大家都送完先吧。”

    “为什么要等大家都送完?”宋灵灵的表情,明显是想当众处刑她,“给教授送礼物嘛,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许意章微微一笑,“那就先看看你的礼物吧。”

    宋灵灵一噎。

    旁边的艾兰芝说:“看就看呗。”

    她把自己的礼物拿到陈教授面前,是一盒鹿茸,“教授,这是我跟灵灵两人一起合资送你的,祝你身体健康啊。”

    说完,她轻蔑地看了许意章一眼,“现在可以看看你的礼物了吧?”

    “也是点小东西。”许意章没再藏着,拿出一个小香囊。

    众人一看,表情嫌弃。

    还恩师恩师叫得亲热呢,结果就送了这么个玩意,几十块钱都不要吧?

    宋灵灵得意洋洋地看着许意章,刚要嘲讽,就见许意章从香囊里面掏出个印章来。

    许意章把印章拿到陈教授跟前,“老师,我知道你喜欢黄天石,刚好我爸那收藏了一块,我就跟他要了来,刻了一块章给您。”

    陈教授接过,在阳光下看了看,惊喜道:“徽派的,这是你自己刻的吧?”

    “嗯,我知道老师喜欢徽派,特意去请教了一下刻章的老师傅,跟着学了一点皮毛,就是刻得没那么好,难登大雅之堂。”

    闻言,宋灵灵的表情难看起来,艾兰芝也皱着眉。

    虽然不知道黄天石的价格,但看陈教授的表情,那是喜欢得不得了。

    价格不一定比那块砚台贵,但一定是陈教授此番最喜欢的礼物,又有心意又得了他的眼。

    许意章看了下宋灵灵跟艾兰芝的脸,心中想笑,只是面色不露。

    从她知道那个小群的事情后,就对这两没什么好感了,全是虚伪的人,不来往也罢。

    “老师,可以拿那个砚台试试看。”许意章指着韩深送的那个砚台。

    陈教授点点头。

    但是开砚并没那么快,于是许意章跟陈教授一同去了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