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59 何必眷恋(1更)
    韩深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但心里好歹舒服了点。

    起码她肯解释。

    许意章说:“傅祁然有说要怎么处理这事吗?”

    “说让她即刻来你们公司给他和你道歉,不然就法庭上见。”

    许意章点点头,“这事用你亲自办?”

    “本来是我助理办,不过……”他用叉子叉了自己盘子里的牛肉,自然而然放到她盘子里,“既然跟你有关,我就自己跑一趟吧。”

    许意章看着他把一块块牛肉放到她盘子里,愣了愣,说:“不用,等下你自己不够吃了。”

    她阻止他再把肉弄过来,说:“这事我觉得是小事,你去办太大材小用了,还是叫你助理去吧,梁诗文这个人,我了解,她没多大定力的。”

    没家世没法律意识,一般这样的,都很怕惹上官司。

    韩深犹豫了一会,抬眸望她,“你管我?”

    许意章一噎。

    行,老子不管。

    她三两下把猪扒饭干光,又去拿冰可乐。

    冷不防韩深按住了她的手,把可乐拿走了,“怀孕的人了,少喝这些冰的。”

    “好像是你给我点的吧?”她勾唇。

    韩深脸一黑,有几分冷淡地说:“点的时候忘了换饮料,别喝了,等下肚子不舒服。”

    “不喝浪费了。”

    “给你买点别的。”说着,他把她的手拉了起来,往店外走。

    许意章被他牵着走,抬头就看到他的后脑勺。

    她觉得这样太奇怪了,暧昧得像是小夫妻一样,下意识说:“我自己走。”

    但身边人声吵杂,韩深似乎没有听见,拉着她的手到了隔壁的隔壁的鲜榨果汁店。

    “在这等下。”他低下头,双目梭巡在玻璃柜里,选了些水果,“要奇异果和牛油果吧。”

    店员的注意力一直在他的俊脸上,听见他的话,赶忙点了点头,打印出一张单子,声音清甜,“36元,谢谢。”

    韩深刷卡付账。

    许意章立刻阻止他,“别买。”

    死贵,这样一杯鲜榨果汁要36元,她宁愿买个牛油果跟奇异果自己啃下去。

    韩深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以前,他若是给她买东西,她只会觉得幸福。

    现在却这样抗拒。

    他说:“孕妇喝些果汁健康点。”

    “不用,吃水果也一样。”

    “在办公室里吃水果不太方便吧?”况且以她的性子,可没时间注意健康营养,都把精力拼事业去了。

    “这的鲜榨果汁卖得太贵了。”许意章看了店员一眼,实话实说。

    原来是这个原因。

    韩深真觉得她成熟了,想了一会,把信用卡给她看,“我用积分刷的,不花钱。”

    “啊?还能用积分买?”

    “可以,咖啡也可以换,不过你怀孕了,不能喝咖啡了。”

    许意章点点头,“什么信用卡?我回头也办一个。”

    免费喝果汁跟咖啡,这么好的福利她怎能错过?

    韩深低低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要消费到一定额度。”

    “这样啊。”她思索片刻,“那我大概不行了。”

    她现在严格把控自己的消费。

    很快,店员就把果汁榨好了,递出玻璃柜给她,“您好,小姐,吸管在旁边取。”

    许意章看向韩深,韩深没伸手的意思,让她自己接。

    于是她就接了。

    免费的,接了也没那么重的心里负担。

    她取了吸管,对韩深说:“谢谢你的果汁。”

    “走吧。”他一手插在裤兜里,俊脸淡漠,“回去了。”

    “好。”

    两人一起走到路口。

    许意章喝着果汁,虽然是常温的,但还挺好喝,她说:“还蛮好喝的,我到了,你回去吧。”

    “嗯。”他应了一声,却不动。

    许意章可不想留在这里跟他含情脉脉对视,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就忍不住回头看一下。

    韩深还站在路口,用那双深邃如海洋般的眼睛目送她。

    许意章心里“咯噔”一声。

    要是在热恋,男生做到这个份上,她肯定要觉得幸福死。

    但现在……

    他们的爱情早就烟消云散。

    已经是两个分道扬镳的人,她的人生计划里再没有他,他又何必……如此眷恋。

    *

    两天后,梁诗文忽然闯进公司。

    本以为她是在找事了,所有员工都露出了戒备的神色。

    许意章看见她,立刻低头拨打楼下的保安。

    秦甄也快步过来保护在她身前,“梁诗文!你来做什么?”

    “别报警!我不是来找事的!”梁诗文急急喊了一声,早没了往日的嚣张跋扈,她的头发来时被风吹得乱乱的,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憔悴没精神气,“许组长,我不是来找你事的,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道歉?”秦甄一脸疑惑,看向许意章,“她来道什么歉?”

    许意章知道,应该是律师约见起效果了。

    她放下手里的电话,却没有走近梁诗文,下意识保护自己肚子里的宝宝,“有什么事你说就好。”

    “邮件那件事……”梁诗文似乎说不出口,又认为必须说,咬了咬唇,当众屈辱地说:“邮件那件事是我的错,一切内容都是我杜撰的,因为我嫉妒许组长,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话。”

    许意章看着她,又看了眼周围。

    四周的人都在指指点点。

    梁诗文低着头,这时候她已经没有尊严了,沉默站在许意章跟前,像被人扒了衣服一样当众羞辱。

    她当然不想来这一趟。

    可是傅祈然的意思很明显,要她来道歉,不然就拿着她的邮件起诉她,邮件里每句辱骂都出自她手,信箱也是她的,她想抵赖都不行。

    她其实也后悔了。

    不该这么冲动,一气之下就发那些不实言论的邮件,导致现在骑虎难下,要么道歉,要么上法庭。

    许意章看着她。

    梁诗文双脚缩在一起,无地自容的样子,又不敢走,许意章没有松口原谅她,她就不能走。

    “去会议室吧。”许意章犹豫片刻,下了这个决定。

    梁诗文不敢不同意,晃着脑袋点头,“好。”

    她跟在许意章身后进了会议室。

    许意章把百叶窗放了下来,“傅祈然怎么说的?”

    “来向你和他道歉,你们原谅的话,就撤销起诉申请。”梁诗文怕得不敢看她的脸。

    她现在是真的怕了,也后悔了。

    许意站沉吟片刻,“那行,我原谅你了。”

    梁诗文愣了好半响,整个会议室里安安静静的,很久,梁诗文才说:“谢谢。”

    她的语气里有几分释然。

    许意章点点头,“你去找傅祈然吧。”

    “好。”梁诗文站起来,又小心翼翼看她一眼,许意章就那么坐着,没有说话,她也找不到可以寒暄的话,就点点头,弯着身子离开了。

    如果没发那封邮件,她或许可以走得有尊严一点。

    但现在,她只剩下灰头土脸了。

    许意章回想起梁诗文看她的眼神,那里面装满了恐惧和小心翼翼。

    许意章想,她以后大概不会在这么冲动了吧。

    她从会议室里出来,没把这个过程告诉任何人,不想让这件事在发酵下去了,也算保全她最后的自尊。

    从那以后,许意章再没那样蛮狠直白的对付过一个同事,只因她也在这件事里得到了反省。

    虽然她把她整得很惨。

    可公司里也因此流传起了一个传说,说她是个手段恐怖的上司,不好相处,搞得新来的员工都怕她了。

    不过惧怕有时候是好事,再没人怀疑她的能力了,都敬畏她的手段和胆量,说话之前都要斟酌好内容,就怕一个不小心惹她不快。

    许意章心想,在这样下去,她估计要被传成什么“铁娘子”“女魔头”了,不过职场女强人嘛,都要显得独立特行一点,因为这世上,你得到了什么东西,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