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57 婚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现在工资涨了,扣除每个月的吃喝和房租,还有几千,这几千存一部分到时候养孩子用,还有一部分,凑一凑还是能买点补品的。

    这就是打工人的悲哀啊,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点,多花些就成月光族了。

    以前没怀孕钱都花完了就算了,但现在有了孩子,又不打算结婚,往后的烦恼压力多着呢。

    产检和生孩子可以报社保。

    生完孩子以她的工资可以领好几万生育津贴,之后的一切就要靠她自己了。

    养孩子。

    为自己存养老金。

    为孩子存教学基金。

    再存钱买房。

    这几条,因为不结婚了,她都要靠自己来实现,原本父母所创造的小资家庭也跟她没什么关系了,脱离原生态家庭,她就成了个一无所有的人,父母的房子跟她没关系,父母老了也无法帮她养孩子,她甚至要反过来养老,等于她能靠的人只有自己。

    这就是人成长之后必然的责任。

    结婚,就是另一半有什么,你就有什么,要是另一半没有,就是一起去奋斗获得。

    而不结婚,就是自己单打独斗。

    两条选择里,其实许意章选前者可能会更容易,毕竟韩深现在什么都有了,她只要跟他结婚,就能改命,把自己从一无所有的状态改成有房有车有学位的城市中产阶级。

    但这次她真的不想。

    只要不想,金山银山也无法撼动她,自强,自立,才是她这辈子追求的理想世界。

    只要能按着自己的意愿去活,就算苦一点也没关系。

    况且,她没学位,韩深有啊,照韩深之前的意思,他这辈子也不会结婚了,既然他不会结婚,那他的学位到时候肯定会给小星星啊,小星星就照样能上12年制,再大不了,她就去求孩子的外公,让孩子挂在外公的户口上去念书。

    总之,办法总比困难多。

    而她目前,因为怀孕,每天都要记账,控制自己的消费不超出五十元。

    她再不经常买衣服了。

    不出去吃大餐了。

    不点那些一杯三四十元的水果茶和咖啡了。

    选的水果也都是便宜些的应季水果。

    不是她不爱自己。

    不是她不会享受人生。

    也不是买不起那些一斤五六十的进口草莓和车厘子,而是她已经成熟,知道吃那些也不代表自己是人上人,关键是存钱养小孩,买房,这两件事在她心里最重要。

    一个不婚的女人,也许只有靠她自己买上房,父母才能相信,她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

    而孩子,是每个母亲心头肉,每个母亲下意识就会把最好的东西给她。

    许意章躺在床上,思考这些的同时,又想起了上辈子。

    上辈子,她是个被父母宠爱长大的城市女孩,娇气,任性,十指不沾阳春水,花钱大手大脚。

    韩深每个月两万多的薪酬,用来租七八千的房子,一下快去了一半,然后她怀孕,因为没有工作,就没有社保,产检和生孩子都花了不少钱,在加上想买什么想吃什么就买什么的习惯,还额外因为她怀孕供了一辆车,两人过得入不敷出。

    为了减少开支,韩深自己几乎不消费。

    可他那个从不诉苦的性子,让许意章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家庭过得很困难,许意章为了孝敬自己父母,每次去看父母都买了很多东西,包很大的红包,导致韩深每次知道后都沉默不语。

    但楚慧心并不是贪心的人,许意章包了红包,她就会变相地为她买东西,买补品,还出钱为许意章请月嫂,也给小星星买东西,买婴儿车,买衣服,买玩具,买摇椅,买餐椅,买各种车……可以说,小星星很多东西都是楚慧心买的。

    直到月子后,许意章自己带娃,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深夜,韩深加班,孩子没日没夜的哭,她疲惫不堪,也痛苦不堪,崩溃地哭了起来。

    求你别哭了!

    她甚至跪着求孩子。

    可孩子还是哭,跟着她一起哭,等她哭完,只能认命抱起孩子,脸色木然地在家里走来走去。

    终于,韩深满身的疲惫回来,许意章就像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也像找到了发泄的源头,她认为孩子是两个人的,但韩深每日加班不顾她是个刚做完月子的新手妈妈,气得就把孩子扔给他去睡觉。

    韩深满身酒气,看着怀里嗷嗷大哭的孩子。

    那是他第一次露出灰头土脸的样子。

    事业停滞不前,有一个脾气越来越难以控制的妻子,还有一个嗷嗷待付的孩子。

    他好像没有了可以栖息的地方。

    过去那个矜娇英俊的男子,不再意气风发,不再博学迷人,他像个无助的孩子,在深夜里看着怀里的婴儿,眼神慢慢露出了失望……

    其实那次,许意章有感觉自己伤害了他。

    可是当时她也是满身疲惫,她也是个需要人关心的女人,所以她执拗地不肯去看他一眼,就让两人之间的关系降到最冰点,她甚至不想和好,还偏激报复地想:这样更好,不关心老婆的男人,就应该让他没老婆!

    许意章觉得过去的自己,是任性了一点,可也是不可控的,一个女孩被迫成为母亲,就跟误入迷宫一样,起初一切都是迷茫的,后来闯过了一道道关卡,才能看清和适应这个身份。

    人说,只有牺牲巨大的工作,才会被社会高度赞美。

    这反应了,母亲这一职是需要牺牲巨大的。

    所以人没成熟前,不应该去结婚生子,不然孩子这道关卡迎来的时候,婚姻很可能会腰斩。

    他们的婚姻,其实也是腰斩在孩子这一道关卡上的……

    尤其许意章过去接受的思想都是:“如果一个男人不能让你感觉越来越幸福,只能让你感觉越来越痛苦,这就不是一段健康的关系,这也不是一段美满的婚姻……”

    她觉得这段话,每一句都说在她的痛点上,她一旦代入,就很难走出来了。

    她回想自己的未婚时光,有爸爸疼,妈妈爱,三三两两的朋友聚会,还有不错的学历跟成绩单,她越发觉得自己就是婚姻的受害者,要不是婚姻把她折磨成这样,她的日子应该是在奋斗事业,周末朋友聚会,过得潇洒自在,而不是每天抱着一个高需求宝宝,没有朋友,没有陪伴,没人可以倾诉,也没人感同身受……

    最后,她心中的胡思乱想好像形成了一个巨大风暴,吞噬了她所有的理智和思考。

    她开始控制不了自己,把这个错怪在韩深身上,她次次伤人地说:

    “你要是像我爸爸一样有房子,我们不用租房,就不用过得那么辛苦了!”

    “要是知道你带给我的是这样的日子,我就不会跟你结婚!”

    “你浪费了我的青春!”

    “你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我,我父母把我培养得读完重点大学,我最后就栽在你手上了!”

    “你毁了我大半辈子!”

    “你毁了我一生!”

    想到这,许意章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最后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说这种伤人的话?

    韩深虽然忙,但也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她,为什么她还那样咄咄逼人?

    她当时,是不是得什么心理疾病了?

    怎么会那么偏激?

    可能是这辈子她自己赚钱的关系,她明白了钱并不是那么好赚的道理,以前她怪韩深没有能力,可是现在靠自己奋斗,也不过是过得刚需温饱而已,并没有到能买房的程度。

    而且买房。

    大城市的房。

    以她现在的工作,三十年后她可能都买不起。

    想到此时的房价,她叹了一口气,现在买不起,将来就更不用说了。

    南城的房价,一直是一骑绝尘,谁降它都不会降,未来一直遥遥领先全国第一。

    她可能得想个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