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55 梁诗文偷偷发投诉邮件
    苏丹的脑子向来简单,她听梁诗文骂许意章,就跟着她一起义愤填膺,也想过为什么。

    许意章说:“其实也简单,你得罪了上级跟她没什么关系,反正以后没机会被提拔的,也不会是她。”

    苏丹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许意章说得对,梁诗文多会做人啊,她每次讲许意章坏话都是偷偷讲的,引她去跟许意章对战,但她自己就保持着人畜无害的样子,讨好上级,宽厚新人,到头来,坏人都让她做了,好处却被梁诗文领去了。

    “她真虚伪!”苏丹被点醒了,恨恨地说。

    许意章听出了她话里的愤怒,知道她明白了,就没有在多说,给她拿了一盒温好的黑豆奶,温柔地说:“天气凉,喝点温热的,别感冒了。”

    许意章从来没说过,自己是没有心机的人,只是从前她不屑这么做。

    但不这么做,就总要忍着那几个不像样的下属,这次得到行政经理的提点,她醍醐灌顶,立刻像模像样起来。

    苏丹经她一番分析,已经完全看清梁诗文是个什么人了,渐渐就疏远她,不再听她那些煽风点火的话。

    梁诗文气得不轻,又无地施展,只好跑到公司外面的休息区域去踢围栏。

    最近许意章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把原本隶属于她的工作全撤掉,全交由苏丹负责,就让她在公司当个没用的闲人。

    这一来,苏丹就干了左膀右臂的事情,她被重用了,也意味着,梁诗文被彻底孤立了。

    她现在是A组里有名的闲人。

    大家都看得出她被许组长给孤立了,渐渐的就不像以前那些恭维她,有能力又怎么样?上级不认可你,分分钟雪藏。

    有时梁诗文主动跟许意章申请任务,都被许意章驳回了,让她把事情交给苏丹就行。

    苏丹被调到了许意章身边,每天看着她的做派手段,心里着实心惊。

    原来这就是跟上级对着干的下场。

    过去许意章没对她怎么样,真的是仁慈了。

    看看许意章并不讨厌她,否则就不会只针对梁诗文一个人了。

    梁诗文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站在那里,不动,也不把报表交给苏丹,她辛辛苦苦熬夜主动做的报表,一转眼就成了苏丹的功劳,许意章甚至看都不看一眼,这如何叫梁诗文心里不气。

    苏丹瞥见梁诗文眼底的恨意,怕她做出什么什么,赶紧站起来对梁诗文说:“诗文,你报表先给我吧。”

    梁诗文看了苏丹一眼,她心里默认是苏丹背叛了她,恶狠狠说了一句,“你这个小人!”

    苏丹莫名其妙,以为她在说报表的事情,无辜地说:“这是组长的意思。”

    “组长?”梁诗文冷笑一声,眼睛红红的,“还说自己是我的好姐妹,到头来,跟着她狼狈为奸一起孤立我。”

    苏丹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已经完全被感化了,不再仇视许意章,相反还会为她说话,“其实组长人很好,我们之间从来没说过你什么,你别误会了。”

    “我不误会?”梁诗文忍着愤恨,转过头看认真对着电脑工作的许意章,“你无缘无故就孤立我,把我的位置弄到厕所那去,什么都不让我经手,总要给我的理由吧。”

    许意章停下动作,转过身子,她的神态是气定神闲的,摊了摊手说:“你不是总不愿意干我发下去的任务吗?索性就不让你干的,交给其他同事,干得比你漂亮不说,还没有怨言。”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愿意干了?”

    “稻谷工厂的事情,你真实去过工厂吗?办过实事了吗?”

    一句话就把梁诗文堵得哑口无言。

    许意章玩着笔,口吻淡淡地说:“像你这种办事不分本,不牢靠的人,我可不敢把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梁诗文静默着没说话。

    她之前只是想让许意章难看,没想到却被她抓了小辫子,成了这次铁板钉钉的证据。

    梁诗文自认她是说不动许意章了,但她又不想忍着这股憋屈,所以她越级给傅祈然发了投诉邮件。

    邮件里,她控诉许意章孤立,压迫员工,把她说得十恶不赦。

    按原来的话,她是不会自己做这件事的,但现在身边的人都孤立她了,她除了自己做,没有其他手可以假借。

    她知道许意章在打什么算盘,许意章之所以孤立她,是要她主动辞职,因为如果是公司开除她,要给她赔偿金的,因此许意章就要她一分赔偿金都拿不到。

    傅祈然收到邮件,下午就把许意章叫进了办公室。

    梁诗文躲在角落里看着,心里暗暗窃喜。

    “把百叶窗放下。”办公室里,傅祈然说。

    许意章转身把百叶窗拉下。

    “坐。”

    许意章依言坐下。

    傅祈然拿笔记本电脑过来,然后让她看梁诗文发给他的邮件,“你下属,投诉你。”

    许意章坐直身子浏览,通篇看完,有些无语,三岁小孩的伎俩。

    傅祈然说:“怎么把人惹到这个地步了?”

    职场里,他还是建议以和为贵,以免员工气到失去理智,干出些什么疯狂的事情,那就大动干戈了。

    许意章垂着眼帘淡淡道:“她自己找的,稻谷工厂的事情,你不也知道了?”

    傅祈然点点头,“要不就开了她吧?”

    许意章说:“不用。”

    傅祈然微皱眉。

    许意章怕他觉得自己太狠,解释了一句,“之前她怂恿了不少同事跟我对着干,这次索性就拿她杀一敬候,让同事们都看看,背后做小人的下场,只要这次的事情办漂亮了,下次就没人敢在这样做了。”

    何为立威?

    就是要让下面的人都知道她不是吃素的,不然一个两个的,都以为她是秦甄那个软性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傅祈然沉思片刻,笑道:“我看得不错,你成长得很快。”

    能力强,学习快,甚至不用他怎么提点,就自己悄声无息把下面的人都摆平了。

    傅祈然由衷地觉得,她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小组组长的能力,他有考虑,在升一个小组组长,让许意章做策划部总监,但目前她怀孕,不太适合升那么快,否则又有人要嚼舌根了。

    许意章心里清楚,傅祈然很看好她,创业型公司缺乏稀缺人才,她刚好是一个,来了这里,只要她不走,相信傅祈然慢慢会对她委以重任。

    她自己也认为,在这里就挺好,她没去大型企业的野心,在那种地方勾心斗角太累了,她就喜欢傅祈然这种中小型企业,只要傅祈然混得好,将来分公司多了,她搞个合伙人做做还是有希望的。

    等做到了合伙人,她也就实现财富自由了。

    所以她是真心效忠傅祈然的,衷心地希望傅祈然越混越好。

    *

    许意章一出办公室,梁诗文就立刻盯着她看,想从她脸上看出一些端倪。

    但许意章脸上一点愤怒都没有,反之,脸色平静,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去会议室里谈几句。”

    梁诗文现在就是个闲人,没什么事做,没反对的理由,就站起来,跟着她一起去了会议室。

    身边的人都是小声议论。

    进了会议室,许意章也不拉窗帘,就看着梁诗文,故意让外面的人看着会议室里的一幕。

    “你给老板发邮件投诉我?”

    梁诗文脑袋里轰了一声,似浑身血液都冲到了喉咙里,又觉得心虚,不敢说话。

    她没想到,一直以来都是“温文尔雅”人设的老板会把邮件转发给许意章,这等于陷她于不义。

    可是上级跟老板才是站在统一战线上的人,老板那么做无可厚非。

    许意章说:“你知道老板怎么跟我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