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54 孟晚星
    大门“滴滴滴”几声,被密码锁解除。

    接着,一米八多的韩深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四个人,应该都是他的同事,无论男女都西装革履,正派迷人。

    其中就有之前跟韩深一起参加节目的孟晚星。

    孟晚星也是清科的律师,R大的高材生,之前被MH台一起选中去参加法政节目。

    由于她跟韩深两人一个稳重博学,一个思维灵动,合作简直天衣无缝,被称为天选律师组合,一度被观众起哄为小说男主角和女主角的天赋CP,后期节目为了迎合观众,一直把他们两标榜为CP作为噱头炒作。

    孟晚星不像其他律师着装那么正派,而是穿着雪白蕾丝衬衫,浅米色修身裙,长发波浪卷,站在韩深身边,身材曼妙,美若天仙。

    就连许意章见了她,都要在心里夸她一句:够淑女。

    几人进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餐桌上吃饭的许意章,她已经换了海岛绒睡衣,蓝黄色的小兔子款式,可爱又毛耸耸。

    气氛一下子安静了。

    两男两女律师都转头看向韩深,意思:你金屋藏娇啊?

    孟晚星的表情则是有些不敢相信。

    “大家好,我是韩深的室友,我叫许意章。”以免误会扩大,许意章赶紧打破沉默。

    要是等韩深这呆瓜来回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你跟女生合租啊?”他的同事太诧异了,韩深,众所周知的冷漠男主,竟然会跟一个女生合租?这太诡异了。

    韩深神色温淡,看了许意章一眼。

    她赶紧接口,“这他的房子,他挂在网上出租其中一个房间,我就租了。”

    原来是这渊源。

    不过韩深的运气不错啊,来租房的也是个美女,这也算大饱眼福了。

    同事打趣韩深,“没想到你这收入还要出租房屋啊?”

    “这你买的房子啊?”

    “什么时候买的?之前都没听你说过……”

    “装修挺好看的……”

    众人七嘴八舌说着,韩深在围绕在中间,没什么表情。

    孟晚星拎着包,站在一旁没说话,许久,她转头看了许意章一眼。

    许意章在看着手机淘宝,手指滑啊滑,并没留意她。

    孟晚星观察了她好一会,才转头说:“好啦,你们别烦韩深了,我们晚上来不是要讨论案件的吗?开始吧。”

    几人围坐到客厅里,都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就开始工作了。

    期间,几人偶然交流,孟晚星负责做可观表,她一旦说到案件关键点时,就会下意识看向韩深。

    韩深侧脸英俊,时不时提供一些债权法条。

    其他人则像是在膜拜和学习,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交流,颇有些向往崇拜。

    许意章吃完饭就进自己房间去了。

    这种场合必是保密的,尽管听不懂,也不该留在那里。

    等人都走了,韩深才去敲许意章的房门。

    “进来。”许意章抱着一本书,扯开嗓门喊。

    韩深推门进来,西装外套已经脱掉了,只着一件白色衬衫,袖口微微卷着,正经又性感,“鸡汤怎么没喝?”

    来找她就为了质问这?

    许意章挑挑眉,“你请的这阿姨不会炖汤,做得太油了。”

    “我看着还好。”

    “鸡都没去皮,上面一层鸡油,我刚喝了一口,差点被油死。”

    “……”韩深一脸无奈,“我帮你把上面的油去掉。”

    言下之意,非要让她喝。

    许意章的脸黑了一半,“不要,不好喝,一点都不像我妈炖的,材料都不会下,就搞了点盐,难喝死了。”

    韩深想了想,“或者我明天叫楚姨过来教一下阿姨做炖品?”

    “!!!”许意章转眸,不悦地看他,“无缘无故叫他们来,他们肯定会怀疑的。”

    “他们迟早是要知道的。”

    “到时候在说。”现在知道的话,无非就是要逼他们结婚,她现在光是面对工作的事情就够烦心的了,要是在加上父母的威逼利诱,那日子别想清闲了。

    许意章想了想,说:“你还是别麻烦我妈了,那些炖汤,我不喝也没所谓。”

    “你最近看着脸色很差。”韩深知道,她不会放弃工作的,与其纠缠那些没意义的事情,倒不如尊重她,让她的心情好点,但另一方面,身体营养一定要顾上。

    许意章不以为然地说:“我查过资料的,怀孕前三个月,小宝宝就像乒乓球那么大,根本不需要什么营养,等四个月以后再说,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不适,就是脸色差一点,我问过别人了,大家都说正常的,怀孕就是会脸色不太好。”

    韩深思索几秒,“我觉得你还是要多补充营养。”

    许意章觉得他说的话都是废话,又不是他被逼着喝那些难喝死的炖品,他当然说得轻松。

    于是她起身下床,去厨房的炖锅舀了一碗鸡汤出来,然后喊韩深:“你过来。”

    韩深依言过来。

    许意章说:“你坐下。”

    韩深拉开椅子坐下。

    许意章拿来一把汤匙,递给他,“喝喝看。”

    韩深挑眉看她,眼带疑惑。

    许意章:“你先喝。”

    韩深低头喝了一口,然后顿住,冷峻的眉峰凝起,视线向她看来。

    许意章心里有点想笑,憋着,“怎么样?”

    韩深勉强咽下嘴里的鸡汤,皱了皱眉,“好油。”

    “我就说这阿姨不会做炖品嘛。”

    韩深看了她一眼,似在想办法,眼神讳莫如深。

    他虽然答应给她做饭,但实际上是,他忙得要准时下班都是难题,经常顾到事业就顾不到她。

    虽然她不肯给自己一个机会,但她好歹是他孩子的妈妈,理论上他也应该照顾她,这是一个做爸爸的责任和风度。

    于是第二天,韩深就通过家政公司换了一个阿姨,要求是两广的阿姨,附加条件会做孕妇吃的炖品。

    *

    许意章在办公室忙了一天。

    她最近忙着解决苏丹跟梁诗文的问题,经常是关心问候苏丹,转脸就丢给梁诗文一张冷脸。

    梁诗文都被气死了。

    苏丹则是不明所以,许意章还经常邀她一起吃午饭,还买零食水果给她。

    老实说,苏丹以前跟着康德琳,都是她巴结讨好她的,从来没人对她这么关怀,她拿着许意章给她买的热牛奶,虽然没立刻感化,但多少有些动容,这可能是“吃人嘴短”的关系,让她觉得自己在跟许意章对着干有点不是东西。

    吃饭时。

    许意章思索着,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拿着饭盒提点苏丹,“其实你人挺聪明的,老板实际很喜欢你。”

    苏丹愣了一下,忍不住好奇,“怎么说?”

    许意章说:“全勤那事,老板不是不知道,康德琳倒卖公司礼品的事情,老板也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开除康德琳却不开除你,你认为是为什么?”

    苏丹想了一下,不得要领,又看向许意章,希望许意章能提点她。

    许意章慢悠悠地说:“你有能力,从不偷奸耍滑,你的努力和勤奋老板其实都看在眼里的。”

    苏丹听着,暗自惊喜,可是,喜欢她却提拔了别人,这让她多少有点怀疑。

    许意章知道苏丹在想什么,诚恳地说:“可是,如果一个有能力的员工,却经常跟上级对着干,你觉得如果你是老板,你会把这样的下属提拔去当管理吗?这不等于把一个随时会跟自己对着干的人提成了管理?万一管理制度不好,管理跟下面的人串通一起抗议老板,你觉得这局面老板愿意看到吗?”

    许意章说到这里,有意停了停,看了眼苏丹的脸色,见她好像在深思,接着说:“那个老叫你跟上级对着干的人,她自己为什么不明目张胆跟我们对着干啊?她看,她叫你来让我们难堪,可是她自己从来都不让我们难堪,每次看见我们,还好声好气的打招呼,你认为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