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53 一个孤立,一个重视
    许意章冷笑,“这些内容是你自己眼见为实?还是稻谷的负责人告诉你的?”

    梁诗文理直气壮,“当然是我自己看见的,不然我怎么写的报表?”

    “那么,米丽棒的成分研究报告在哪里?”

    梁诗文愣了愣,下意识撒谎,“我没拿回来。”

    “你没拿回来?还是根本没有去拜访?只在电话里听他们负责人忽悠几句,就把这些结论写在报告里,万一,他们说的这些话都是场面话呢?连份研究报告都没有传真过来,万一公司投入心血去做米丽棒,到时候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梁诗文没有说话。

    但心里想的是:当然是你负责了,谁让你是组长啊。

    见她长久不说话,许意章喝了口咖啡,也不急着揪她小辫子,让她出去了。

    梁诗文以为许意章就是一只纸老虎。

    训完一顿就不敢怎么样了。

    谁知道下午,许意章就让人给梁诗文换位置,换到最角落的边边桌子,紧挨着厕所,坐在那里,能偶尔闻到那股味不说,还要经常被人盯着看,那种异样的眼光,着实让她心里不舒服。

    以前一直被康德琳视为左膀右臂的她,头一次被人这么对待,她心里说不气是假的。

    另一边,同意跟许意章对着干的苏丹却没有遭到此待遇。

    而是被许意章叫出去出差。

    梁诗文远远看去,许意章拿着文件在跟苏丹说话,苏丹点点头,背上包跟在许意章身后出去了。

    她不禁有点怀疑,为什么同样跟许意章对着干,她被孤立,苏丹却被器重?

    下午,许意章亲自带苏丹去稻谷工厂视察,却意外发现了很多问题,稻谷工厂的黑米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们的研究报告,负责人还奇怪地问:“昨天不是说已经通过了吗?怎么今天又来检查?”

    这次来检查的,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许意章平静翻着研究报告没说话。

    苏丹在旁边站着,一脸不屑地看许意章办事。

    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能耐。

    良久,许意章抬眸问稻谷负责人,“你们这份研究上面怎么没有检测章呢?”

    稻谷负责人的眼神立刻慌了,小声到许意章耳边说:“这是预测表。”

    “预测表?”许意章笑了,“就是假研究呗。”

    负责人说:“过几天实测研究会下来的。”

    许意章不动声色,问:“黑米真的有减肥吗?”

    负责人没立刻回答,而是翻了一下资料,才告诉许意章,“您看看这份研究,确实有表明能减肥的。”

    许意章轻轻挥开那份研究,“这个我不用看。”

    伪造的假研究有什么可看的?

    许意章说:“今天回去,我会在调查一下黑米的成分,我们下次再联系。”

    稻谷的负责人一听,就知道这事可能要黄,他是创业型工厂,如果失去这个单子就意味失去了融资,他紧张地拦住许意章不让她走,“这样,今晚我做东,许小姐,您留在这里跟我们吃个饭吧,我们在谈谈这事……”

    言下之意就是要贿赂。

    许意章安静了片刻,心想梁诗文可能是得了稻谷工厂的好处,才帮着他们隐瞒研究表的事情。

    最后许意章寻了个机会,躲到厕所里跟傅祁然打电话,傅祈然对整件事有了了解,让她找个理由先走。

    许意章于是告诉工厂,这事她管不了,明天老板会亲自登门视察。

    工厂负责人闻言,脸都绿了。

    *

    办完事,许意章跟苏丹一起回程。

    苏丹坐她边上,没说话,但心里实实在在有了佩服。

    许意章,不像公司里传得那样风骚,也不是个没用的花瓶,她的业务能力远在康德琳之上,而且她刚正不阿,不受半点贿赂,还颇有智慧。

    这样的领导,如果跟着她,应该可以走得很远……

    回到公司已经接近六点,许意章踏进电梯,无缝连接地说:“回去收拾一下,然后一起去做问卷调查。”

    她真的不要命!

    刚风尘仆仆办成一件大事回来,转头就要接着继续干下一件事了。

    苏丹在电梯里沉默着,等到了公司的楼层,才终于开口叫住她,“许意章。”

    许意章扭头。

    苏丹略有些别扭地说:“问卷我昨天有做,我等下发给你吧。”

    “哇哦。”许意章惊喜了一声,挑挑眉,“这样就好。”

    她没指责苏丹,也没露出轻蔑不屑的表情,反而是挽住她的手,一起走进公司,“那就收拾回去收拾一下,下班吧。”

    两人手挽着手,确切地说,是许意章挽着苏丹的手,大摇大摆走进了公司。

    梁诗文的视线立刻投过来,微微眯了眯,很是不高兴。

    许意章回到位置上,又给苏丹丢过去一块巧克力,笑着说:“今天让你跟我跑了一天,肚子饿了吧?请你吃块巧克力。”

    苏丹不明白许意章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好,就因为她确实完成了问卷调查。

    而许意章这边,将苏丹的问卷调查贴在项目里,发送给了傅祁然,然后站起来拍了拍手,“各位,KD的医美项目完成了,大家鼓掌!”

    A组全组鼓起掌来。

    许意章还特别提醒了一嘴,“这次的项目,做的最好的人是苏丹,大家给她鼓掌……”

    全体鼓掌。

    唯有梁诗文寒着脸。

    项目完成了,特别感谢苏丹,她当然知道是为什么了,是苏丹把那份问卷调查发给许意章了,怪不得她被孤立,苏丹被器重,原来是这小蹄子叛变了!

    她心里十分不爽,一等许意章去找傅祁然,就凑到苏丹身边,酸酸说了一句,“你行啊,见风使舵,把我给卖了。”

    苏丹一脸无辜,她自己本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许意章忽然转变了风向,对她那么宽容和温和。

    许意章在傅祁然办公室里,透过垂下的百叶窗看到外面的一幕,弯唇笑了笑。

    “什么事这么高兴?”傅祁然在文件上签下名字,问她。

    “没什么。”许意章笑着,回过身问他,“文件签好了吗?”

    “好了。”傅祁然盖上文件给她,“稻谷工厂的事情之后交给我就行了,你不用在管。”

    “OK。”许意章应了一声,“他们的研究表有问题,你最好找个专人测一下。”

    “明白,谢谢你的提点。”傅祁然望了她一眼,“你对工作还真拼啊。”

    许意章微笑,“当然,赚奶粉钱嘛,义不容辞。”

    “孩子真的打算生下来了?”

    “嗯。”许意章看了眼自己还是很平坦的小腹,“已经做好准备了,来了就迎接。”

    “打算什么时候让同事知道?”

    “三个月以后吧。”现在还不太稳定,先瞒着再说。

    傅祁然说:“培养一些人吧。”

    这话是在提点她。

    许意章笑笑,没说话。

    但她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她组里的老员工,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要么就不服她,要么就老油条,都不是心腹适合人选,趁怀孕这个阶段,她要培养一些自己人,否则等孩子时就是灭顶之时。

    *

    许意章回到家已经过了八点。

    晚饭已经做好,但不是韩深做的,而是一个钟点工阿姨。

    这是韩深通过家政公司雇的钟点工,每天晚上五点来干到八点,八点准时下班,所以许意章回来的时候,家务和饭都做好了,但家里没人。

    关于钟点阿姨这事,许意章不阻止他,但是也不出钱,毕竟不是她主张的,她还是干自己该干的那部分,洗碗和倒垃圾。

    吃到一半,韩深回来了,他近来接了一宗大项目,每天早出晚归。

    这才是大城市男女的日常,每天都在奋斗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