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52 立威
    随后他把这个消息发微信给许意章。

    许意章在厕所里看到这条微信,心里微微宽松一些。

    她洗完手,出了厕所,就见韩深在外面等她,手里拿着她的B超单,其实B超单上就短短几行字,但他看了一遍又一遍,极其的认真。

    许意章走过去。

    韩深下意识过来扶她。

    许意章说:“谢谢。”

    “B超单。”他没应她这句谢谢,只是把B超单给了她,“应该没事,上面说有孕囊和胎心。”

    “刚才B超的医生也是说问题不大,还给我听了孩子的心跳声。”

    “什么样子的?”

    “就……呼呼呼……”她模仿了一下,忍不住笑了。

    韩深也跟着笑了。

    然后两人下去找急诊医生。

    急诊医生也判断为没事。

    许意章说:“可没事的话,肚子为什么会痛?”

    “有些孕妇是会这样的,有时候这里疼,有时候那里疼,但并没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吗?”许意章都要怀疑人生了,没事怎么会疼那么久?

    医生说:“也可能是你吃了胀气的东西,导致气体在你肚子里窜来窜去,你才感觉疼的。”

    许意章想了下晚饭,看向韩深,“晚上你做的好像是酸菜土豆?”

    “嗯。”

    “里面有很多黄豆,对吧?”她问韩深。

    韩深点了点头。

    医生说:“那应该就是黄豆了。”

    得到这个结论,许意章的脸都红了,被窘的。

    特么的哭哭啼啼闹了这么一出,疑神疑鬼的,结果最后元凶是黄豆。

    她拿着报告单,跟韩深从医院出来,都不好意思看他的脸了。

    韩深取了车,许意章也不说话,依然看着B超单,闹成这样,没脸说话了。

    不过就算过了一世,她还是对他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可能就是因为上辈子,她嫁给了他,她天生就认为他应该管着她吧,就跟她的父母一样,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

    静默了一会,韩深看她没睡觉,就问:“肚子还疼吗?”

    “还是有一点。”

    “那就休息下在看看。”

    “嗯。”她点完头,又不说话了。

    主要觉得这乌龙太丢脸。

    又哭,又闹,又自责,没形象的一面全被他看去了。

    “以后还是别熬太晚。”韩深说。

    许意章“嗯”了一声,看一眼时间,快一点半了,“好晚了。”

    “回去就赶紧睡吧。”

    “好。”

    回去之后许意章就睡了,没多久就感觉很想上大号,她爬起来解决,之后肚子就不痛了。

    她摸了摸,按了按,确实不疼了。

    然后她“我靠!”了一声,皱着眉钻进被子里。

    原来真是气体在作祟,上完大号就没事了!

    *

    第二天上班。

    许意章决定要解决一下苏丹跟梁诗文两人的问题。

    自她升职,这两人就一直不满意她,暗地里各种小动作层出不穷,就是要她出丑和难堪。

    她之所以老要加班善后,也是因为这两在故意拖后腿。

    就像今日,梁诗文上班就发了一封邮件给许意章,还笑着招呼道:“意姐,新项目米丽棒的报表我发给你了。”

    许意章转过转椅,打开邮件。

    点击。

    下载附件。

    她浏览一遍报表。

    米丽棒是稻谷工厂投到公司的一项项目,傅祁然想扩展公司,所以接了这一项实业,因为米丽棒的主要材料是黑米,据稻谷公司的介绍,黑米富含多种营养元素,还能控制血压,并起到减肥的效果。

    稻谷公司的意思是,要把这项产品作为健康人群首选食品来推广,必定大卖。

    但傅祁然看完成分表格,觉得稻谷公司说得有些夸大,甚至是隐瞒了一部分成分,不太属实,因此叫许意章负责这个项目调查。

    于是许意章就让梁诗文去稻谷工厂勘察。

    然后今早她就传回了报告。

    但许意章看完这份报告却是沉默。

    这梁诗文,好像当她是傻子?写的报告和傅祁然手里那份差不多,连研究成分表都没有没有贴。

    许意章沉思了一会。

    每次都这样,半吊子办事,但训了也根本不起色,梁诗文跟苏丹摆明是在跟她作对,才不怕她训话,只一心要与她为敌。

    她要想个万全之策,一次解决两。

    片刻后。

    她去找了别的部门的经理。

    人际关系这方面,许意章刚刚上任管理层,自认还不太懂。

    秦甄是个完全是天真派的,请教她多半无果。

    所以思量再三,她去找了行政经理。

    *

    十一点钟,许意章从行政部取经回来,就把苏丹先叫去谈话。

    两人坐在会议室里。

    许意章搅着杯子里的咖啡,孕妇虽然禁咖啡,但偶尔喝点还是没问题的。

    苏丹看着手上的指甲,一副对她爱答不理的样子,“怎么了?意姐,找我有什么事啊?”

    许意章没跟她含糊,直接开门见山,“昨天让你去调查的问卷,你怎么没去搞?”

    “怎么没搞?我明明搞好了呀,出去忙了一天,也在下班前发给你了呀。”

    许意章看着她的脸,那脸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她说:“你那张表格是去年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去年许意章还没在这个公司。

    苏丹以为她不知道,故意拿去年的表格唬她,想让她在演示策划时当众出糗。

    苏丹说:“没有啊,我真的搞了。”

    许意章不想跟她废话,直接在电脑里调了一个文档打开,“很多地方都做了修改,就偏偏最下面这个隐藏日期没有修改,你说呢?”

    如果整份文档不改,许意章或许还能相信她是发错了。

    但文档明显做了粗略改动,就差改一个底部隐藏日期忘了改,如此拙劣的伎俩,她要是看不出,也活该被人下套。

    苏丹瞥了一眼那个日期,哑巴了。

    要不怎么说许意章聪明呢?

    这事要换了秦甄那个蠢货,估计就看不出来。

    可苏丹就想不明白,许意章为什么就能那么细心?忙得焦头烂额还能注意到这点小事?

    是不是有内鬼在提醒她啊?

    不然她怎么做到这么面面俱到的?

    许意章说:“康德琳已经走了,你在这样跟我对着干,没有意义。”

    什么人就该说什么话。

    苏丹没什么心机,许意章就不跟她兜圈子了,“这个项目已经全部做好,就差你那份调查问卷,我姑且相信你昨天是有去做调查的,所以,在下班前把这份调查发给我,OK?”

    苏丹没说话。

    她是心虚,但心虚也不会去配合许意章,只是恨恨看了她一眼,很不服气的样子。

    许意章敲敲手里的笔,“行,你没做我也绕了你这次,不过今晚下班你就先别走了,我们一起出去做问卷调查吧。”

    这个法子一丢下去,立刻就见效了。

    苏丹可不想晚上加班,立刻激动起来,看着她说:“你这是滥用职权压我?”

    许意章笑着说:“我是在帮你善后。”

    苏丹心说谁要你帮我善后!

    但许意章并不给她再讲话的机会,只淡淡道:“出去吧。”

    对这种被人当枪使的员工,不必太跟她大动干戈,只要敲打几次,她就老实了。

    她第二个约谈的是梁诗文。

    相比苏丹,梁诗文其实更加不好对付,她也不跟你冷着脸,但她是实实在在的老油条。

    “您找我?”梁诗文推开会议室的门,一脸灿烂笑容。

    许意章眼皮一动,“坐。”

    梁诗文老实坐下来,望着她,一脸真诚的样子。

    许意章瞅了眼她,“你昨天去拜访过稻谷工厂了吧?”

    “拜访了。”

    “看过他们的工业了吗?他们怎么说的?”

    “关于米丽棒里面的添加,他们确认都是天然的,有减肥效果,适合注重健康人群,可以合作,并做大力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