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49 不会哄人
    许意章醒来,已经快10点了,她看了一眼手机,在床上思考着是继续睡,还是起来洗个澡再睡?

    最后洁癖战胜困意,她慢悠悠爬起来,找了件睡袍出来。

    浴室在她房间里。

    她打开了花洒,开始一件一件脱衣服。

    也不知道是没吃饭,还是浴室水太热的关系,蒸汽冉冉上升,很快,她就感觉呼吸困难。

    怎么回事?

    缺氧了?

    娘的怀个孕怎么变得这么娇气了?

    她按住太阳穴,想去拉旁边的白色浴巾,却发现手够不到。

    很无力……

    眼皮很沉重……

    失去意识前,她虚弱地喊了一声,“韩深……”

    *

    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床上了。

    家庭医生在检查她的眼睛,见她醒了,说:“没事,就是怀孕血糖低,记住,三餐一定要吃……”

    边上的韩深点点头。

    许意章愣了一秒,反应过来,立刻去看自己的身子。

    刚才在洗澡……

    她目光向下。

    幸好衣服已经穿好了,是件粉色浴袍,人盖在被子里。

    她松了一口气,又去看韩深。

    韩深在问家庭医生孕妇注意事项,侧脸轮廓冷冷的,整个人都像是不怎么高兴。

    许意章没说话,人有点虚弱,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不过这次,真是万幸。

    如果她没跟韩深一起住,那要是倒在厕所里……

    后果不堪设想。

    综上,她得出一结论,孕妇真脆弱!

    孕妇也需要人照顾。

    看来她先前想的,自己一个人孕育宝宝还是不太实际的,万一夜里有个胎动肚子疼的,都找不到人帮忙。

    “我刚才怎么了?”等家庭医生走了,许意章才出口问韩深。

    韩深走回来,脸孔冷沉得没有一丝温度,“你晚上没有吃饭?”

    许意章莫名的心虚,“你不是知道吗?回来太困就先睡了,本来打算洗完澡冲杯牛奶喝的。”

    “要不是我及时回来,现在……”

    许意章听得出来,他相当的生气,是啊,不仅她在意肚子里的小星星,他也在意。

    不过她很讨厌韩深对她这副质问的语气。

    难道是她自己想这么虚弱的?

    她怎么知道只是没吃个晚饭,洗澡就会缺氧?

    要知道的话她会去洗吗?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

    所以她也闭嘴不说话了。

    扭开脑袋,明显的不高兴。

    宁愿生闷气也不多说。

    韩深见她做出一副抗拒状态,知道她不想说话了。

    了解过心理学的他很清楚她现在是什么状态,心中有些烦躁,他没说话,推门出去了。

    许意章自己在房间里生了会闷气。

    没错,就是闷气。

    她不过是怀孕初期没注意到身体的变化,不至于十恶不赦吧?

    没句关心就算了,还质问她?他算老几?

    难不成发生这种事,她心里不害怕吗?她现在事后想想,都有些手脚发冷。

    实在气不过,她就找秦甄发语音吐槽。

    她噼里啪啦打了一堆后,在补一条语音:“谁知道就会缺氧啊?我要知道的话,会去洗澡吗?”

    秦甄已经知道她怀孕并且孩子是韩深的了。

    秦甄:“他没哄你?”

    许意章皱着眉,“谁要他哄?用不着!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需要他的关系。”

    她的抗拒秦甄早已了然于胸,叹口气说:“可他不是你孩子的爸爸吗?”

    许意章冷笑,“是又怎么样?是就可以对我发火?怀孕的人可是我,辛苦的人也是我,要是他怀孕,我对他不止没有关心,只有质问,他心里能舒服吗?”

    许意章心里就像装了座蠢蠢欲动的火山,随时待爆发。

    秦甄安抚她,“章儿,你别太生气了,为了孩子,消消气,心平气和一点。”

    “我是不生气噢,我现在状态好得很,懒得跟他计较。”

    “那就好,他不关心你就算了,我关心你,章儿,我给你买坚果啊,应该明天就送到了,以后每天记得吃啊,对宝宝好的……”

    闺蜜的关怀总是来得这么及时。

    许意章感动地说:“还是你疼我啊。”

    “当然啊,咱们都什么关系了,不过,你就这样把孩子生下来,自己一个人带会不会很累啊?”

    “韩深肯定也要承担一部分啊,到时候请月嫂,请保姆,他都要一起出钱的。”

    “月嫂挺贵的吧?”

    “还好,一万多吧,但是一定要请啊,月子最重要的了,女人要是坐不好月子,随时抑郁症。”许意章头头是道。

    秦甄安静了片刻,说:“章儿,我怎么觉得,你对结婚后的事情那么了解啊?”

    许意章噎了一下,随口扯淡,“我看书看到的,觉得说得有点道理。”

    “可现实生活跟书本还是有不同的吧?”

    “大同小异。”她跟秦甄聊到起劲,觉得口渴,说:“甄儿,你等一下,我出去拿瓶牛奶。”

    她把手机放到床上,一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饭香。

    饭香?

    谁在做饭?

    韩深?

    心里带着疑惑的她探出脑袋一看,厨房里确实有道忙碌的身影,正在切肉片,正是那面瘫小儿韩深。

    许意章的表情就像被人闷头打了一棍。

    这种感觉,就是你刚跟人吐槽完这人多么不好,回头这人就把你感动了。

    打脸打得非常及时。

    当然,还有几分愧疚。

    尤其当韩深说出那句“来吃饭”的时候。

    她心里闷极了。

    她在房间里说他坏话。

    而他,在外面认认真真地给她做饭。

    不识好歹四个字,此刻就“啪”一声砸在她脸上。

    她心虚地进去,不敢领他好意,拿了盒冰牛奶,说:“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喝点牛奶就行了。”

    “别吃冰的了。”他过来,拿走了她手里的冰牛奶。

    许意章瞥了他一眼。

    他把牛奶随手扔进垃圾桶里,“以后这种鲜奶也别喝了,买点孕妇奶粉喝吧。”

    许意章没说话。

    他去拿了一个碗过来,把面盛进碗里,铺上一层诱人的叉烧,还烫了几分解腻的蔬菜上去。

    这碗面,看着就赏心悦目。

    尤其,许意章还喜欢吃叉烧。

    看着就要流口水了,她有些别扭地说:“特意去买了叉烧?”

    “就楼下买的,不远。”

    不知道说什么,她点了点头。

    韩深说:“去餐桌上吃。”

    她跟出去。

    韩深温声嘱咐她,“现在怀孕了要注意点,别乱吃东西把肠胃搞坏了,孕妇又不能吃药。”

    “知道。”不想跟他闹得太僵,就顺着他的话说。

    谁知道韩深嘴欠的病又犯了,来了一句,“楚姨说得很快,你差不多就是个生活白痴,日常根本照顾不好自己。”

    这话许意章就不认同了。

    那是几年前,她现在很会照顾自己,不过是一次意外,别搞得她跟长不大的巨婴似的。

    韩深说:“以后早上不要睡到那么晚,早点起来。”

    许意章疑惑抬眸。

    韩深:“我做早餐,一起吃。”

    许意章没说话,韩深递筷子给她,“吃吧。”

    许意章看着碗里的叉烧,斟酌再三,没忍住,还是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欢快地嚼着。

    嗯,味道纯正,甜甜,香香,酥酥,非常好吃。

    这是她满意的味道,于是她笑着说:“这家叉烧不错,以后可以经常买。”

    韩深点头,“嗯,下次买。”

    说完,他就拿了本书看。

    他一直就是不太会哄人的性格,能给她做饭,已经算不错了。

    许意章心里又愧疚又自责,早知道刚才,就不要跟秦甄说他坏话了。

    现在搞得好像做错事的人是他。

    眼睛时不时盯他一眼,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那个……”

    韩深抬眸望她。

    许意章小小声地说:“以后不会了。”

    “不会什么?”

    “刚才只是一时忘了自己是个孕妇,后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其实,她心里是感激韩深的,刚才在厕所洗澡缺氧,要不是他及时赶到,现在她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