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44 韩深:你知道我要什么(2更)
    幸好他刚才和她在一起,顺手就把事情处理得滴水不露。

    还要免费帮他们起诉那帮无礼的家伙……

    许意章看了他一眼,他也看着她,眼神灼热,似有期待。

    “谢谢了。”许意章略不自在地扭开头,“不过免费起诉好像不太好,你说个价吧,如果还可以,我就请你。”

    “不用。”他幽深的眼睛望着她,那份实质凝视让人难以忽视,“就算是为了许叔,我也会免费。”

    许意章心中叹气,“好吧。”

    这一瞬间,她真希望许父有个像韩深这样的儿子,如此的话,他的晚年就有保障了。

    韩深这么能干,任何事情到了他手里,都能完美解决。

    不像她,一碰到大事就像无头苍蝇一样,连点情绪都定不下来。

    “谢谢。”她忽然开口。

    韩深抬眸望她,“不用客气。”

    “刚才的事情,抱歉。”

    “刚才什么事?”

    “在家里对你态度这么恶劣,还喊你到咖啡厅……”她的声音越说越笑。

    韩深笑了,“没事,为你办事,我很乐意。”

    许意章愣了一下,心中的愧疚又扩大了。

    *

    晚饭时间,楚慧心跟许意烟把衣物送过来。

    许父已经醒了,因为是小手术,四个小时后就可以吃些流质食物了。

    许意章去给许父打热水。

    回来的时候,听到家人在跟韩深说话。

    “今天幸好你在那里,不然你许叔都不知道要拖多久才能来医院呢……”楚慧心握着韩深的手,感激地说:“阿深,今天谢谢你了。”

    韩深认真听完楚慧心的话,出声安抚:“我应该做的。”

    “要不是你在,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楚慧心叹口气,“家里就剩我跟两个女儿,年轻都小,碰到这种事,都六神无主了……”

    许意章抱着水壶,站在病房门口沉默着。

    晚上,楚慧心跟许意烟留在病房里给许爸守夜。

    韩深送许意章回去,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到了许意章家,她下意识抬起手跟他说拜拜。

    韩深眼眸深了些,下一秒抓过她的手,“手怎么了?”

    许意章看了一眼,手心红红的,刚才在医院接热水时被烫到了一下,她说:“没事,刚在医院被热水烫了一下。”

    韩深没说话,只是抓了她的手进电梯,“回家擦点药。”

    “不严重。”她有些尴尬,想缩回手。

    韩深却不许,表情严肃,“我给你擦完药就走。”

    许意章:“……”

    嘴上想拒绝,心里却干不出这么狗的事,人家刚帮她处理完一件大事,她转头就把他甩了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最后只好静静把他带回家。

    “药箱在哪里?”两人进了屋,韩深问。

    许意章指着柜子,“在那。”

    韩深去取。

    许意章就坐在沙发上,等他拿来药箱,立刻说:“谢谢,我自己来就行。”

    “我来吧。”他没让,直接强硬地拉过她的手。

    许意章低着头,不敢动。

    掌心凉凉的,是他涂上去的药膏起效了。

    许意章抬眸望他。

    他也正看着她。

    两人视线相碰,他眼里有光,直盯得她坐立不安。

    “药擦好了。”她说。

    “又要赶我走?”韩深略有失落。

    许意章看他一眼,他面色平淡,一贯的冷漠情绪又出现了,似有些不高兴。

    “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我说了你会同意?”

    她蹙眉。

    “你知道我要什么。”

    她望他。

    他也望她,眼神比刚才深了一些。

    许意章下意识猜到了什么,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不可能!”

    “我还没说。”看到她满脸通红,他有些忍不住笑了。

    许意章说:“反正不能。”

    他无非就是想要,让她在接受他一次。

    韩深无奈,“那行吧,我先回去了,明天再去看许叔。”

    许意章起身送他,“不来也可以。”

    “我要来。”他睐她一眼,瞳孔里的热,简直能烧到她心里去,“许叔把我当成儿子,我自然该去看他。”

    “……”许意章垂着头,眼皮一跳。

    拒绝也没用了,她爸把他当女婿,他把她爸当岳父,这两人暗度陈仓,只有她是真无辜。

    *

    第二天许意章带汤过去,换楚慧心跟妹妹回来休息。

    许父每天要打好几瓶点滴,许意章跟许父没太多话聊,就只是坐在旁边盯着他的输液瓶看,想着输完了喊护士进来。

    直到韩深来了许父的话才变得多一些。

    许意章打从心底里觉得,许父很想要一个儿子。

    大概是有些话题只能男人跟男人聊吧,所以许父时常感到孤单,因为女儿都是亲妈妈的,女大避父嘛,跟女儿太亲近好像也不太自然。

    许意章出去冲洗饭盒。

    回来时许父已经睡下了,韩深替他掖好被子。

    许意章轻轻把饭盒装进袋子里,回过头,发现韩深正望着她,眉峰微微挑着,眼神含笑。

    “你没事可做吗?”天天来病房,不嫌无聊?

    “现在不是在放年假么?”

    许意章无话可说,不过今天就初二了,再过三天就要上班了,到时候就只能妈妈跟妹妹两人轮流照顾爸爸了。

    “你那个房子……”她又考虑不租了。

    谁知道韩深说:“上次不是跟你借了一千么?那个就当下个月的房租了。”

    “……”什么无赖啊?许意章扭头瞪他,“你没把钱转我支付宝。”

    “支付宝没钱。”他表情轻描淡写。

    “微信也行。”

    “微信也没钱。”

    够可以啊!

    这种借口都出来了。

    许意章冷冷说:“怎么?你混到这个地步了?连一千现金都没有了?”

    “是啊。”他唇角勾起淡淡笑意,“混得越来越差了。”

    许意章:“……算了,那钱我不要了。”

    “送我了?”

    许意章闷闷“嗯”了一声。

    韩深若有所思点点头,“这是想包养我?”

    “……”

    你他妈去死!

    许意章心里骂了一句,改口,“等你有钱在还我就行了。”

    “我看没必要,房子你继续住就是了。”

    许意章转眸望他。

    韩深在看手机,言辞平淡,“再多不过一个月。”

    一副冷淡清冽的样子,好像刚才调戏她的人不是他。

    冷漠矜娇的韩深,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之后几天,韩深每日都来探望许父,许父跟楚慧心两人对他的印象更好了,恨不得想立刻出院把许意章嫁给韩深,坐实了他是他们女婿一说。

    许父日渐恢复,到了初六,他已经不疼了,也不需要在打点滴,在住几天院就可以回家休养了。

    初六这天。

    许意章回公司报道。

    新的一年,大家穿着新衣服,化着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初六上班基本没什么事,就是开个会发点红包。

    傅祈然发完红包,把她叫进了办公室。

    许意章跟着他进去,顺手把门关上了,“新年怎么样?”

    “还行。”许意章看着他身上熨烫笔挺的西装,没看他的眼睛。

    傅祈然喝了一口茶,“坐下说。”

    许意章依言坐下。

    “对于康德琳一职,你有什么想法?”傅祈然转动手里的钢笔,试探道。

    要升职了!

    许意章心里很高兴,面上却维持着平静理智的样子,只笑盈盈望着他,“要是老爸给我这个机会,我将会更加努力。”

    “行。”傅祈然停了转笔的动作,看她一眼,新的一年她好像长得更漂亮了,脸蛋白得晃人眼,他笑笑,说:“你先出去吧。”

    之后陆续有几个人被傅祈然叫进去谈话。

    这些人,应该都是符合升职标准的,最后就要看花落谁家了。

    说句心里话,许意章肯定紧张啊,升职关系着工资,也关系着她的未来,她当然希望自己可以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