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42 之前是结束了,现在不行
    她把东西拎进去。

    许意烟喊了一句,“姐姐回来了。”

    韩深的目光望过来,身上是熨烫笔挺的西装,看得出是精心打扮过一番的,就像个真正的贵族女婿,从容坐在沙发上,眼里对她一点愧疚都没有,反之,含着淡淡的笑意。

    许意章心里都要呕死了,狗男人,装模作样,貌到岸然。

    “东西放到厨房就好了,马上要开饭了,你们在坐一会。”楚慧心帮许意章把东西提回厨房。

    谁知道她就不走了,就呆在厨房不去客厅。

    楚慧心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道:“有什么矛盾就去说开,都快是一家人了,还总是这么别扭。”

    许意章有口不能言。

    楚慧心:“刚才你爸跟阿深说过了,女人娶回家就是要疼的。但是作为女人,也不能老是那么作,让男人难堪,该给个台阶的时候就要给一个,不然总是这样僵着,感情都耗没了……”

    许意章:“……”

    楚慧心见她不搭话,瞥她一眼,想了想说:“是不是阿深他想……你不愿意?”

    许意章:“!!!不是!”

    楚慧心一脸过来人的样子,洗着菜自顾自说着:“其实吧,爸跟妈也不是那种老古董,你们婚退了,阿深还愿意回来找你,证明他是真心待你的,将来也必定是会娶你的,男人嘛,有时候上脑了,是不受控制的……”

    “!!!”

    楚慧心居然会给她传授驭夫之术,许意章都要惊掉下巴了,忍不住喊了一声,“妈!不是你想的这样。”

    “那是哪样?没有原因会闹冷战吗?”楚慧心说:“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有时候那么一下,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许意章心里直呼:好家伙!

    没想到楚慧心这么内行。

    不过他两根本不是这个原因好吗?

    *

    年夜饭。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火锅。

    许父乐呵得不得了,还把珍藏多年的老酒拿出来跟韩深小酌几杯,有种终于把宝贝女儿交给正确的人的感觉,眼里笑容里充满了欣慰。

    许意烟也时不时偷看韩深几眼,小声地跟许意章说:“姐夫长得好帅!”

    整张桌上,只有许意章心里不得劲。

    她没什么胃口,默默吃着碗里的白饭,完全没夹菜的打算。

    许父倒了点酒到许意章杯子里,“好了,脑袋都要埋到碗里去了,新的一年,大家都应该摒弃那些不好的,期待未来,否则带着这些不好的情绪,来年也会不顺利的……”

    许父举起了酒杯。

    许意章明白,他们都担心她,以为她跟韩深闹冷战了,在饭桌上暗示让他们和好呢。

    许意章挺无奈的,可今晚是除夕夜,她总不能在这么欢乐的时候给自己父母脸色泼盆冷水吧?

    于是跟着端起酒杯,想跟许父碰杯,谁知道许父不马上跟她碰,而是眼睛看向韩深,示意他也把酒杯端起来。

    韩深本就聪明,得这么一番指点,便把桌前的酒杯端起,顺便看了许意章一眼。

    许意章打定主意不让父母在这一会不高兴,就没说什么,笑吟吟碰了许父跟韩深的杯子,一饮而尽。

    许父欣慰地笑了,“这就对了嘛,都多大个人了,还闹这些小孩脾性,喝了这杯酒,以后就要和和睦睦的,不许再老吵架了……”

    许意章内心:……

    楚慧心立刻拿来几个红包,给家里几个孩子都派发了,“来来来,一人一个,新年快乐呀……”

    韩深有点不好意思,“楚姨……”

    “拿着!”楚慧心不由分说塞到他手里,“都是一家人了还真客气干嘛?”

    许意章领到红包,也颇有些尴尬,二十几岁的人了,不再那么心安理敢收红包了,“妈,我长大了,不用了……”

    “里面没多少钱,都拿着,岁岁保平安……”

    如此,许意章就没说什么了,一等年夜饭吃完,就躲到自己房间去了。

    没多久,韩深就进来她房间找她。

    许意章面无表情瞪他。

    韩深也不在意,先是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才气定神闲地说:“许叔楚姨都给我包了红包,两千多……”

    卧槽!

    这么多?

    许意章听着立刻去看自己的红包,薄薄的两个,抽出来只有四百元,一个红包两百。

    竟然差距这么大!

    许意章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了。

    韩深抬眸望着她,“我是不是应该给两老回个红包?”

    “随你。”许意章想了想,又觉得不能让她父母吃亏,就扭过头来说:“还是包吧,毕竟大家都没什么关系,你平白无故收人这么大的红包也不太好意思吧?”

    “嗯。”韩深观察着她脸上的变化,好像在判断她的心情,“你这有没有多的红包封皮?我没带。”

    “我看看。”她拉开自己的抽屉,找了找,好像没有,又想了一下,“外面有,我去给你拿。”

    她出去一趟,回来拿了几个红包封皮,都是用过的,但不旧,她把红包封皮递给他,“这几个,你看着选吧。”

    “嗯。”韩深接过,不小心碰到她的手。

    她的手温温软软的。

    而他的手带着薄薄的茧,掌心微凉,在这个闷热的房间里,是让人觉得清凉的温度。

    韩深愣了一下,凝神望她,眼底是让人沉溺的柔情。

    许意章赶紧抽回手,坐边上玩自己手机去了。

    韩深则默默包红包,身上的现金不够,他转头求助她,“有现金吗?我这里不够。”

    “要多少?”

    韩深的视线落在她桌上那一千红包上,“那一千借给我就够了。”

    “拿去吧。”许意章把桌上的钱给他,省得存现金了,“钱转支付宝给我就好。”

    “嗯。”他应了一声,起身出去回礼,走了两步,又有些犹豫似的,偏过头来问她,“身体还好吗?”

    “……”许意章瞬间想把手里的手机砸他脸上。

    介于手机价值高,她压下心头的怒火暗灭了手机屏幕,转头瞪他,“我告儿你,这事你要敢出去乱说,我灭了你。”

    韩深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看着一只纸老虎,笑了笑说:“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

    许意章:“……”

    狗!

    真的狗!

    *

    年初一。

    许意章在家里睡了一天,父母出去拜年了,许意烟则跟朋友去爬山。

    大家都有节目,只剩许意章孤家寡人一个人在家里。

    可能是年纪大了,思想不如小姑娘那么爱出去逛街玩了,忙碌了一年,到了春节就想在家里休息几天。

    可是,狗男人又来了。

    许意章刚好开了家里的锁在等外卖,就被韩深趁机走了进来。

    她在厕所洗脸,听到开门声,还应了一句,“放在门口就好。”

    喊完,她继续洗脸。

    片刻后,许意章在镜子里看见了那个长身玉立的英俊男人。

    她眼睫上沾满了水珠,看到他,立刻扭过头来,气咻咻,“你又来做什么?!”

    阴魂不散这四个字,现在非常适合韩深!

    韩深淡淡开口,“想跟你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

    她扯开一条毛巾盖在脸上,胡乱擦了几下,“不是已经结束了么?”

    “之前是结束了。”他低沉的嗓音传进她耳里,似在回味着什么,眼底漾出几分笑意,“但现在结束不了了。”

    许意章眉头一皱,“我认为旅行结束了,我们之间就结束了。”

    几秒的寂静。

    他唇角勾出笑意:“那晚,你不是这么说的。”

    “……”许意章极其心里,闭着眼睛默了默,说:“你等我下,我洗完脸跟你谈。”

    “好,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