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41 完了!分手变……
    许是看她情绪不好,他并没有反对,走去冰箱取了酒过来,替她打开,推到她面前。

    许意章猛灌了半瓶,想了想,才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

    “以后?”他挑眉,仔细观察她的反应,觉得她应该还算神志清明,淡淡道:“奋斗事业,向你看齐。”

    “向我看齐?”许意章不理解,又喝了口酒。

    “你不是不婚族么?”他也开了一瓶酒,笑笑,“从现在开始我也是。”

    许意章皱眉,“你大可不必这样。”

    “跟你没有关系。”公寓里只开了一盏吊灯,光线很暖,似给他的眼里添了几许柔光,“我自己不想结婚而已。”

    “为什么?”

    “就像你说的,结婚好像也没什么好处,我不去经历这些也可以。”

    她喝着酒组织语言,想着怎么进入主题才适合一点,“关于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些话……”

    韩深望了她一眼。

    许意章说:“我其实没有恨你。”

    他愣了愣,没想到许意章会这么说,完全意想不到。

    许意章的手指圈着酒杯边缘,像是释怀了,叹了一口气,“可能我更应该怪的,是我自己。”

    “为什么这么说?”

    许意章没说话,她觉得她说了韩深肯定也听不懂的,于是她喝了口酒,看向他,眼神略深,“没为什么,反正,你记得,我没有恨你。”

    韩深没有说话,眼睛盯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还是这种近距离相处本身就带有暧昧气息。

    她脑袋晕乎乎,视线与他对视。

    良久,他在她脸上抚了一下,深邃的眼睛又渐渐痴迷了,“既然这样,还要分手?”

    许意章脑门空空的,望着他那张俊脸,他脸上写满了深情,竟让她一时有些恍惚,这样的韩深,真是很好看。

    她恍惚又回到了大学时期,韩深性子内敛,总是腼腆。

    她则觊觎他的皮囊良久,总是逮到机会就偷亲他,对他动手动脚。

    想到这,她竟然笑了,抬起手去触碰他的薄唇。

    他震了一下。

    而她笑了,“好性感。”

    韩深的大脑直接当机了,下一秒,他什么都没管,就这样吻了过来……

    *

    许意章早晨醒来的时候,看见韩深在身边,她就预感完了。

    她跑进厕所里。

    镜子里,她身上的肌肤没有一块是好的,全是……

    完了。

    分手局搞成……复合局了!

    她闭着眼睛,双手撑在盥洗台上,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了。

    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先回家。

    是的,先回家,在面对下去事情更尴尬了。

    反正先走再说。

    她关了水龙头,轻轻打开厕所门,就看到韩深坐在沙发上望她,身上披着一件白色浴袍。

    许意章:“……”

    操!

    走不掉了。

    而且昨晚好像还是她先动的手。

    她先摸了他的唇……

    完了!

    真的完了!

    许意章僵在原地,考虑着是跟他打个招呼再走,还是不理他直接走?

    她左右权衡,还是觉得不要理他毕竟好,万一理了,他回答了,她又该说什么呢?

    所以,就,面不改色走到衣柜前,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默默装进了行李箱。

    韩深全程看着她。

    许意章背对着他,被他的眼神盯得很不自在,可是没办法啊,她真不能理他,他妈来分个手,怎么还搞出这种事了。

    幸好上辈子也有过不少次,不至于像刚失贞的少女那么生气疯狂。

    就当……被狗咬了吧。

    嗯,就这样。

    于是她把心安下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拖着行李回南城了。

    至于韩深怎么想,不重要!

    反正她就是要分手!

    *

    除夕的钟声敲响。

    许意章的妹妹许意烟从大学回来好些天了。

    两人在帮父母贴对联。

    其实许意章想买房子,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这个妹妹。

    可能是因为许意章成长中更优秀的原因,父母虽然疼爱她,但并不担心她将来会受苦。

    从一开始,两老就决定,让许意章结婚,而许意烟将来选择入赘上门的女婿,两老还有些旧思想,就怕将来没人继承老许家的香火,他们认为要让男方的孩子跟着自己家姓,那就得出房子,承担原本社会普遍认为的男性责任。

    所以父母的房子将来会留给许意烟。

    房子是父母买的,他们想要留给许意烟,许意章没有意见,父母已经养大她,没有让她受过苦,她不能那么白眼狼,长大了就翻脸不认人。

    而且她自己认为,人有了能力,就应该独立去生活,父母总是会老去的。

    这就是许意章考虑买房的原因。

    假如她不结婚了,父母的房子又属于许意烟的,她自然就没有家了,努力买房,也是为了某一天不用被人赶出去。

    但许意烟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啦,她是典型的狮子座,开朗大气,跟许意章关系很好。

    许意烟在春联上黏浆糊,问她:“姐,听爸妈说,你前几天跟姐夫去首都旅游了?”

    “……”许意章实在不实在该怎么回答这个话题,只敷衍了句,“他不是你姐夫,别乱说。”

    “还不是?”许意烟一脸耐人寻味,“你们都住到一起啦,我都听爸妈说了。”

    “小孩子不要听什么就以为是什么。”

    许父搬着梯子从家里出来,“对了,意章,你妈妈问你,阿深今年过年有回他们老家吗?”

    “不知道。”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应该没回去,虽然上一世跟他结婚好几年,但她一直没见过他的家人,根本不知道那对公婆长什么样,是什么性格的人,但能对儿子结婚育儿都不闻不问的,肯定不是什么温情的父母。

    “那你打电话问问啊。”许父说:“要是没回去,就叫他来家里过年,今天除夕了。”

    许意章面无表情听着。

    前天发生那种事,她现在是完全不想见到韩深了,就算见到,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哎!

    怎么就会发生那种事呢?

    现在过年还能躲家里,等年过了,又该怎么办?

    他那房子,到底是继续租还是不租了?

    “你们两是不是吵架了啊?”许父看着她的表情,就觉得不对劲,想了想,说:“又闹不愉快了?”

    许意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要是说他们彻底分手了,估计父母不会信,分手还一起去旅游,这种事哪个长辈信?

    许意章略烦躁地说:“不知道啦。”

    “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一问三不知的。”许父对她的回答不太满意,自己进屋去找手机联系韩深了。

    许意章忽然有种很累的感觉。

    她不想父母联系韩深。

    她想离开这里。

    可是她又不知道能去哪里。

    如果没租韩深的房子,她现在还有个地方去,躲在一个只有自己的地方,方能暂时清静。

    最后她随便找了个理由去逛超市,许母叫她买些菜回来。

    许意章踏着不怎么轻松的步伐去了。

    别人的过年都那么欢快,为什么她的年那么烦恼?这一切的错,都是那场旅行。

    韩深那个没道德的,说好是分手旅行,结果把她给睡了。

    有这么狗的人吗?

    她进了超市,到处都挂满了中国结,还有耳熟能详的新年歌,“我恭喜你发财~我恭喜你精彩~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OH~礼多人不怪~”

    她挑挑练练了一会东西,等回来的时候,心情平复得差不多了。

    跟家人住就是这样,甭管你心情有多遭,也要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深吸一口气,她推开门。

    韩深已经过来了,坐在客厅里跟许父喝茶,桌上摆着许多新年礼品,不用想也知道是他的杰作。

    许父跟许母笑得花一般,都太满意这个女婿了。

    许意章发誓,要是她知道局面会变成这样,她打死都不去那场旅行,现在想想,总觉得韩深那个分手旅游不是良心发现,而是一场筹谋已久的阴谋,否则旅游都结束了,他还来干嘛?最好的前任,不就是像死了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