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40 今天去看电影
    最后她自然失眠了。

    睁着眼睛,在黑暗中望着天花板,然后她好像是睡着了,记忆在眼前走马观灯而过,她想起了很多,又悲伤,又无能为力。

    醒来她发现门开着。

    惊了惊,发现床边的沙发坐着一个人。

    待看清楚来人时,她愣了。

    韩深穿坐在沙发上,一袭黑色家居服,还是昨晚那套,不知道是没洗澡坐了一夜,还是就只有那么一套家居服。

    他对着她,脸部轮廓隐隐约约勾出,沉默安静。

    两人没有说话,安静着。

    随后他好像感知她醒了,起身走了过来,在弯下,两人的距离顿时近了。

    空间一下子变得拥挤。

    许意章愣了愣,思绪回到脑中,望着黑暗中那张俊脸,呼吸里都是他的气息,有酒气,也有淡淡的香气。

    “做什么?”她声音轻轻。

    “天亮了。”韩深说。

    许意章望了眼天外,不知道说什么,轻轻“嗯”了一声。

    “今天去看电影吧?”

    “看电影?”

    “嗯。”他点头,“看电影。”

    许意章想让他离远一点,但偏偏他靠得太近,她觉得只要说话,热气就会洒出去。

    这情况诡异的暧昧,所以她伸出手指,点在他的胸膛上,把他推远一点,“行,我先去刷牙。”

    她刷牙的时候,琢磨着接下去的旅途该怎么相处。

    昨晚说到那个份上,他把该道歉的都道歉了,反而让她觉得在斤斤计较上一世那些悲痛太混蛋。

    人都那么伤心欲绝了,她总不能那么视若无睹的在他伤口上撒盐了吧?

    她甚至有点后悔来这一趟旅行。

    本来是想作为告别的,没想到把她搞愧疚了。

    现在跟他相处变得更尴尬了。

    她吐出嘴里的泡沫,对镜子里的自己说,害~就这样吧,这辈子他也没在对不起她了,所以,就跟他好好相处吧,争取最后的时光愉快一点。

    至于以后,她没有什么打算,大概这次之后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吧。

    他们出门是下午,韩深先带她去火锅店吃午饭。

    他把菜单拿给她,然后就撑着下巴,静静望着她点餐,“你点。”

    许意章觉得这眼神怪热切的。

    昨天还在道歉,说要放了她,让她去追求幸福。

    今天就这样灼热的望着她。

    真他妈离谱。

    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许意章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幻觉了,动作僵硬地翻着菜单,然后说:“你点你自己要吃的。”

    “你今天好像化妆了。”韩深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脸上。

    许意章心说:还不是想留个好印象?

    但嘴上总不能这么轻浮,就说:“今天心情好。”

    “为了和我告别化的妆?”

    “……不是。”她违心的回答,盯着菜单,“你要吃什么?”

    “你不是都知道吗?”他目光幽深,“我喜欢吃的,我不喜欢吃的,你都知道。”

    许意章噎了一下,“那我随便点了。”

    然后她就随便点了几样。

    吃饭时他也一直望着她,看得许意章十分不自在,她啃了口西瓜说:“你能不能吃自己的?别老盯着我。”

    韩深略有些忧伤地说:“以后没有机会了。”

    许意章:“……”

    又是这句话,每次他这么说,她就不好意思在伤他的心。

    最后,她只能忍着他的凝视把饭吃完。

    之后就是看电影。

    看的是一部重新上映的老片,心灵捕手。

    他们两都喜欢看电影,遇到可遇不可求的好电影,他们可以谈论很久,当然大部分都是许意章在说话。

    心灵捕手虽然有名,许意章却是第一次看。

    韩深坐在她边上,电影院里没什么人,可能是因为老片人气不怎么高。

    影片开始,许意章就被画面吸引了注意力。

    原本她以为又是一部天才发掘片。

    最后才发现,是一部心理学片,影片中男主拥有数学天赋,但因为从小受到伤害,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不再敞开。

    许意章看着看着,忽然就从影片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当然她不是原生家庭的问题。

    而是……

    上一世因为遭受了不幸孤独的婚姻,所以她封闭了内心,她觉得她不在信任婚姻,不在信任那些美好。

    她说她不想结婚,因为结婚没有好处,只会添加人生百分之八十的烦恼。

    可事实上她真的不需要情感寄托吗?

    也许成熟让她变得比以前更睿智,更看懂人世的炎凉和现实,但孤独,在所难免。

    影片中教授问男主,你有天赋,可是你没有经历,就算你聪明洞悉一切,维持表面的完美,可是没有人走进过你的内心,你感受不到那些热切和美好,就这样封闭自己过完一生,你真的不会后悔和遗憾吗?

    最后,教室对男主说:“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男主生在不幸的家庭,被虐待,不是他的错,不是他的错。

    许意章看着男主哭,她也哭了,感同身受。

    上一辈子,她是不幸福,那么这辈子就要守着那段“不幸的回忆”封闭自己的内心过完这一生吗?

    也许那时,她也有一定的问题吧?

    因为失望,封闭了自己,对对方不在期待,报复性的选择不在上心,不在理解……可事实,上一辈子的韩深真的有那么可恶吗?

    她本能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于是她对韩深说:“我想回去休息一下。”

    “你没事吧?”韩深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表情有些担心。

    许意章摇摇头。

    然后他们就回酒店了,许意章躺在床上,心里静不下来,便拿着手机查学理学,挑挑练练看了许久研究。

    天色渐渐暗下来,她也灌了一肚子的心里解析。

    懵懵懂懂地想,她大概是认知出现问题了,因为她回想起上一世的韩深,居然找不到他有什么可恨的地方。

    虽然忙得一个月都见不了几面,但他似乎也没有不良嗜好,没有出轨,没有对不起她,每天忙碌都是在为这个小家奋斗。

    他的错顶多就是忙了点?还有冷落她?

    可是他又好像无可奈何,如果他不去奋斗,他们又如何去获取更好的未来?

    许意章放下手机,茫然地望着窗外。

    所以是因为聚少离多,缺乏沟通,加上数次失望,让她心里勾勒出了一个可恨的韩深?

    她把自己的不幸算在韩深头上,所以越来越恨,可是一开始,不是她非要嫁给他的吗?明明他有说过,他的条件目前不适合结婚,是她一心要纠缠,才会让他们的婚姻陷进经济不稳定,水深火热的地步……

    她把自己的一意孤行层层解剖之后,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都是她自找的。

    如果她当初听韩深的,等一年半载在结婚,兴许他们就过上了这一世的幸福生活。

    地狱与天堂,一念之间。

    “意章。”韩深打开了她房门,看着神思不属的她,眼神有些担心,“你没事吧?”

    从刚才看完电影后,她就一副魔怔的状态。

    许意章脑门空白地看了他一会,随后思绪回流,这一刻看他,他好像不再那么面目可憎了,反倒让她心中充满愧疚。

    她道:“没事,怎么了?”

    “快九点了,你还没吃晚饭呢。”

    她看了眼窗外,反应过来,“啊,对。”

    “我叫了外卖,出来吃。”

    *

    几分钟后,两人坐在餐桌上吃饭。

    这次韩深不再一直望着她了,可能是看她脸色不对,不想在惹她不高兴。

    许意章却希望韩深能对她说点什么。

    可能是心里愧疚。

    也可能是由衷的想跟他说说话。

    最后韩深收拾掉外卖的时候,她静默了片刻,还是说:“坐着聊一聊吧?”

    韩深掀眸望她。

    许意章说:“这里有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