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是她没告诉韩深她几点搬家,也不想麻烦她。

    几年的丧偶式婚姻生活,让她活成了一个女硬汉,她早就不需要任何人了,可能是那几年,她习惯了照顾小星星,从柔弱女孩,长成为母则刚。

    为母则刚,绝不是一个好词,因为幸福的女孩一辈子都像一个小女孩,所以“为刚”的女性,大部分其实是被逼出来的。

    她叫货车而不是搬家车,也只是因为货车比搬家车便宜。

    从前,她没结婚,出门都是打车,放假就是玩,因为她不知道,原来真正的自由,很贵。

    一个人想要真正的恣意,必须是在财富自由之后,她现在连房子都没有,谈什么真正的解放和自由?

    只有当一个人经济水平提高到一个程度后,才有了真正的选择权。

    她把东西搬到彩河大厦,也没有跟韩深说一声,就直接过来了,目的就是不想韩深去接她,多接受一点好意就多一点亏欠。

    等到了门口,她才给他发消息:【你家门密码是多少?我今天搬家。】

    过了一会,韩深的电话进来了。

    许意章搬着行李接通,“喂。”

    “你今天搬家?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一声?”

    “没事,已经到了,我现在就在楼下,马上做电梯上去了,你家密码是多少?”

    “我现在在家,我下去帮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搞定,你不用来,帮我把门开着就好。”一个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像铜墙铁壁的汉子一样,那一定代表着,她对他没意思。

    韩深听着她这些话,沉默不语,然后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就站在那里,似有些失神,久久没有动作。

    胸腔里某个地方,似有隐隐的疼……

    电梯很快到来。

    “叮”一声打开,传来了许意章的声音,“抱歉,东西有点多,等等哈。”

    话是对电梯里的人说的。

    接着她一样样把东西搬出来,满头是汗,但没有生气,反之有种新生活到来的欣喜。

    韩深闻言,睫毛动了一下,走到电梯过道去帮她搬东西。

    这次许意章没有拒绝,可能是电梯里有其他人的关系,许意章也不好意思占用电梯太久,就对韩深说了一句,“谢谢。”

    韩深背脊一僵,其实他不想听到这些客套词的,他多么希望许意章像从前一样,对他死缠烂打。

    经过一小时的收拾,东西都搬好了,许意章转头对韩深说:“谢谢了。”

    韩深瞥她一眼,“衣服不收到柜子里去吗?”

    “要来收拾了。”话这么说,眼睛却还是看着他,是在下逐客令的意思。

    韩深眉头一皱,从主卧出来,门就被许意章关上了,顺便反锁。

    韩深:“……”

    然后她自己在里面收拾了几个小时,还把买来的装饰灯挂在飘窗上,配合着白色纱帘,浪漫的读书一隅,就差一个小书柜了。

    她打开淘宝逛起来,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很快就到了晚上。

    她睡着了,隐隐听到了敲门声。

    “许意章。”韩深在门外喊她。

    许意章醒来,看了眼窗外,天已经黑了,她摸到门边,打开了门。

    主卧是暗的。

    客厅是亮的。

    韩深背光而站,轮廓温和,“已经晚上了。”

    “啊,是啊……”许意章懒洋洋回了一句,刚睡醒,头发都是乱乱的,“刚不小心睡着了。”

    收拾得太累,就先睡了一会。

    “你一天没吃饭了。”他一身墨蓝家居服,似乎是刚洗完澡,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清香。

    “是啊,几点了?主卧的灯在哪里呢?”

    “这里。”韩深伸手帮她打开了。

    一室明亮,房间基本已经收拾好了,剩几个空箱子丢在地上。

    “噢,下次记住了。”许意章回房间把空箱子堆到一起,“我把这个拿去扔掉,顺便去找个饭吃。”

    “我帮你扔吧。”

    “不用,不麻烦了!”许意章阻止他,“我自己就可以,你也去吃饭吧,很晚了。”

    然后她就搬着空箱子走了。

    瘦瘦单薄的身子,提着七八个大箱子,从他面前走过,连一句求助都没有提,始终跟他保持着距离。

    韩深的下颌线条绷得很紧,这让他看起来极其冷漠。

    被人拒之千里,他也是有自尊的,不想每次的好意都被人这样践踏。

    于是他就回沙发上去看自己的电脑了。

    没半小时,许意章拎着外卖袋子回来了,还买了一些小橘子,看见他在客厅,尬了一下,从袋子里掏出几个小橘子给他,“砂糖橘,要吗?”

    韩深没说话,她把几个橘子放在茶几上就走了。

    进去主卧,没多久又出来,把外卖拎到餐桌上去了,因为她有洁癖,不想在房间里吃东西,吃了有味还得收拾。

    她侧对着他,打开袋子里的牛肉面,静静吃着。

    韩深拿着文件瞥她一眼,本来是带着些许怒气的,可看到瘦瘦小小的她坐在那里吃饭,竟然觉得有几分可怜。

    他叹了口气,把她留在桌上的橘子拿起剥了皮吃掉。

    手机响了一看下,韩深拿起来一看,是许意章的转账信息,一千块,下面备注着房租。

    韩深抬眸,许意章已经吃完,把外卖袋子打结然后对他笑笑,“房租已经转给你了,查收。”

    “看到了。”韩深说。

    许意章点点头,出去扔垃圾,回来电话响了,又是傅祁然打来的。

    他最近天天给她打电话,许意章就是在蠢,也清楚傅祁然这是什么意思。

    她把电话接起,立刻做出一副困倦的样子,打个哈欠,“喂……谁呀?我睡觉呢。”

    明显借口的话传到韩深耳里,他皱了皱眉,又转过头来望她。

    那眼神,一眼洞穿。

    许意章撇撇嘴,指着电话,意思让他别出声,然后继续对着电话说:“我今天搬家,有点儿累,就睡得有点早。”

    傅祁然沉默了一会,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每天打电话给你,是想追你?”

    “……”许意章心说废话,难道我像个傻子看不出来,她抿着唇沉默一会,“傅总,我应该有跟你说过,我是个不婚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