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意章跟店员点完菜,把菜单还给了店员,“点了四菜一汤,汤是鸡汤,有吩咐他不下香菜,可以吗?”

    韩深眼神深邃,“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吃的那些东西?”

    许意章一愣,忍不住懊恼。

    糟了!

    跟他结婚好几年,把他的喜好记得太深了,包括他们的各种纪念日,彼此的生日!

    虽然没感情了,可有些东西肌肉记忆太深,只要触碰到就会像自己不喜欢的一样自然而然去避开。

    她下意识挠头,“猜的。”

    “猜得这么准?”他眼神狐疑。

    “所以,我都猜对了?”许意章微笑,装傻。

    韩深默了默,淡淡点头,“嗯。”

    “那证明我聪明呗,菜来了,快吃吧……”她说着,赶紧去拆碗筷,服务员刚好端菜上来,她就借着此由埋头猛吃。

    整个吃饭过程她没有再说话。

    然后十几分钟后,她就被撑饱了,停下来喝口水,就发现韩深一直在看着她。

    他一口都没吃,一副高贵冷艳的样子,望着她。

    许意章心里叹气,“做什么不吃?”

    “怕你吃太急呛到了。”

    “……”许意章皱眉,“你想多了,快吃吧,我都要吃饱了。”

    韩深这才起筷吃饭。

    这时候许意章已经吃饱了,不想在吃,就拿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在鸡汤里找肉吃。

    韩深皱了皱眉,忍了一会,没忍住,压低嗓音说:“别翻菜。”

    “找个鸡翅吃。”她喜欢吃鸡翅,此时已经吃饱了,只想找个喜欢的啃啃。

    韩深看她一眼,她还捞,他只好给她递勺子,“用这个找吧。”

    许意章本来想接,想了想,韩深好像很不喜欢别人翻菜,只好把筷子放下,“算了,我不吃了,饱了,你吃吧。”

    “吃吧。”

    “不吃。”

    “吃吧。”

    许意章没有在应话,拿着手机假装看消息,转移这份尴尬。

    韩深等了等,终于,拿起公筷跟勺子,在鸡汤里帮她找了一个鸡翅出来,放进她碗里,“吃吧。”

    许意章:“……”

    用得着这样吗?

    她都说不要了,他还要纡尊降贵帮她找鸡翅?不是最讨厌别人翻菜的吗?怎么现在这么没有原则了。

    她看了一眼鸡翅,心里挺想吃的,但嘴上还是说:“算了,饱了。”

    韩深还是那句:“吃吧。”

    许意章再看一眼鸡翅,有点没忍住了,伸手去捞筷子,“好吧,那我在吃一个。”

    韩深笑了笑,低头默默吃饭。

    没多久,许意章就把鸡翅啃完了,韩深见状,动作自然的拿勺子帮她捞汤里的另一个鸡翅,“还有一个,你一起吃了吧?”

    “不用了。”她拿着纸巾在擦嘴,“我已经吃饱了,这个是你的。”

    “没事,我不喜欢吃这个。”他把鸡翅放进她碗里。

    许意章:“……真不用。”

    韩深没在说话,拿起筷子吃自己的。

    许意章秉着不能浪费的精神,又吃了一个,撑得肚子圆滚滚的,“这下真吃饱了。”

    她看他吃得差不多了,问:“是找我什么事?”

    “下午在你们公司,听到你说那些话。”

    “嗯?”

    韩深看了她一眼,“你认为的婚姻就是那样的?”

    许意章心想:叫我来吃饭,就为了说这个?

    她挑了挑眉,“啥?”

    韩深似乎想说什么,又怕说得太露骨,找了句比较中间的话问:“你为什么会认为婚姻是那样的?”

    许意章心说废话,我结过一次婚了还能不知道。

    而且我那场丧偶式婚姻,还是您老人家赐给我的呢,终身难忘!

    “嗯?”他隔着桌子倾了倾身,好像很想知道答案。

    许意章本能想与他远离,隔断他眼里的期待,就转开了视线,“这不是我认为的,是事实。”

    “你就是这样想的,所以不想跟我结婚?”

    “……”

    “其实我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如果你给我机会,我会让你幸福的。”

    “……”许意章心说:屁!不相信。

    伤害一次就够了!

    她不会沦陷第二次!

    于是她立刻摆出一张冷脸,面无表情道:“不要!”

    “婚后你想上班的话,我也会尊重你。”

    “……”

    “我明白,刚毕业就结婚是有点仓促,毕竟我们都还年轻,其实可以再谈谈的,许叔跟楚姨也挺看好我们的……”

    许意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她拧眉沉默着,片刻后,才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缓慢道:“我是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了,你能明白吗?”

    韩深:“为什么?”

    许意章说:“没为什么,人的一个选择而已。”

    韩深哑巴了。

    许意章继续说:“只要我没有危害社会,选择独善其身做个不婚族,这没有问题吧?”

    “你跟我谈着谈着,忽然就想要去做不婚族?”韩深把自己想了很久的话说出来,这怎么听,都很荒唐?

    一个人恋爱谈得好好的,忽然某天灵光一现想要做不婚族了?

    而且,还是她先招惹的他?

    乍听就是很不靠谱啊。

    “可以这么说吧。”许意章顺着他的话给他最后一击,“谈恋爱后才觉得,自由更可贵,我好像不是那种喜欢依赖别人的人,可能我们家族的人天生就是喜欢自由自在的吧,我堂哥是,我也是,我们都喜欢无拘无束。”

    “……”韩深无言以对。

    最后他就是挺失望的,但也无可奈何,许意章就是一副想一刀两断没得商量的样子,任他是在想挽回也毫无办法。

    夜晚。

    许意章在床上看着韩深的微信。

    她现下就挺想把他给删了斩草除根。

    但又隐隐觉得,删了他好像不太好,就在这想删不删的犹豫间,电话响了。

    竟然是傅祁然打来的。

    许意章看着那个电话,心想不是来找我问康德琳的事情吧?

    结果,她真猜对了。

    傅祁然在电话里问她:“公司那些礼品的事情,你有没有知道些什么?”

    许意章咬着下嘴唇斟酌,她也不清楚傅祁然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特意打电话来问她,不会是怀疑她也是共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