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灵灵:【可能是吧,不过话说回来,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谁敢娶啊?之前刚毕业,她爱答不理的,现在学长事业有成,估计她心里都呕死了吧?】

    艾芝兰:【自己作呗,有那么好的男朋友还去搞外遇,要是我有学长这样的男朋友,我做梦都要笑醒,不过散了也好,是她自己目光短浅,没看到学长的无限未来。】

    彭雨:【挺可惜的,学长这么优秀的男人……】

    宋灵灵:【可惜什么啊?她自己耐不住寂寞怪谁?还以为自己的天仙呢,想配玉皇大帝?】

    许意章看完这段话,心里相当不舒服,想到微信上去怼宋灵灵,但介于图片是秦甄发给她的,她只能忍着,压下怒火去问秦甄。

    许意章:【她们单独拉了小群?是谁的主意?】

    秦甄:【宋灵灵拉的,把我也拉进去了,我偷给你截了图,不敢说话。】

    许意章:【群是昨晚才建的?】

    还单独建小群说她坏话,真是牛逼坏了。

    秦甄:【我看了一眼,群建了挺久了,但她们是昨天拉我进去的,本来想跟你说,又怕你不高兴,才忍到今天告诉你。】

    许意章沉默了片刻,【随便她们吧。】

    不过塑料同学群,反正毕业了,以后基本不会在见到了。

    她压下心中这股不舒服,刚想去做事,就见抽屉里又出现了一个红包,这次比早上厚一点,足有1000元。

    许意章:“……”

    她们还不死心?

    许意章看了康德琳一眼。

    康德琳手里捏着一份文件,似有点紧张,压低说:“去聊两句?”

    许意章挑了挑眉,跟她出去了。

    到了公司外面的休息区域,许意章倚着栏杆吹风。

    康德琳手里捧着个纸杯,沉默片刻,开口:“许意章,其实我们也没什么过节吧?”

    许意章赞同地点点头,除了那一个小鞋和几句讽刺的话,她们确实没把她如何。

    康德琳低头,让人看不清她的情绪,“我在公司干了三年了,公司刚成立,我就来了,我其实学历不怎么样,幸好老板更看重能力,我才能升到这个职位。”

    许意章没吱声,但她知道康德琳想说什么。

    康德琳有个负债累累的家庭,而傅祁然的公司给了她一份不错的工作,是个小领导,薪酬也满意,所以她是那三个人里面最怕被炒鱿鱼的,苏丹跟梁诗文两人只是普通职员,大不了走了就是,但康德琳在这里大有前景,她换个公司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

    “要不是因为我父母欠太多债,我当初也不会做这种事……”她试图让她同情她,声音里透着讨好,“这一千块是我私人给你的,我只是希望你当做没看见我们的事情,至于以后,礼品工作你想要,我就交接给你,以后你想要争取的,我就会尽我一分力帮你,只要我还在这里,你就会跟着我平步青云。”

    言下之意,是要拉她进她的阵营。

    许意章淡淡道:“抱歉,我来这里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拉帮结派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康德琳想把红包塞过来。

    许意章扬手拦住了,“红包不必了,傅祁然最近在调查礼品丢失的事情,你们好自为之。”

    “他已经知道了?!”康德琳心尖一跳,“下午你在老板办公室里吃饭,是不是你们说了什么?”

    “我可一句话都没有说。”许意章语气温淡,还是透露一点给她,“他自己知道的,但至于怎么知道的,我就不清楚了。”

    没有永远的敌人,康德琳没有侵犯到她的利益,所以她只是不太喜欢她,但不至于怨恨她。

    傅祁然已经知道偷窃礼品事件了,估计查一查就能查到康德琳头上,她没必要去告小状,说不定傅祁然已经知道了,只是压着不说呢?

    永远不要去猜老板的心思。

    也不要主动去参与员工之间的争斗,站中立派总是没有错。

    说完话她就回去工作了。

    下班时间她在收拾自己的东西。

    韩深从办公室里出来,想了想,沉步走到她桌前,“要回去没?”

    许意章的表情片刻惊愕后,冲他点头,“要走了,你跟我老板谈完事了?”

    “嗯。”他颔首,双手插在兜里,“我送你回去吧。”

    她蹙眉。

    然后就听到身边的同事问:“呀,意章,你认识清科的律师啊?”

    “你男朋友?”

    许意章:“……不是。”

    “朋友吗?”

    许意章:“嗯。”

    转头对韩深说:“走吧。”

    不想被人评头论足,所以赶紧收了东西跟韩深一起离开,走之前,听到傅祁然把康德琳叫去了办公室,她看过去一眼,办公室里的傅祁然脸色很严肃,她直觉有事,抿了下唇。

    楼下。

    韩深取了车来,是一辆LX,六七十万。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换了几十万的车,果然不结婚的他,赚钱速度很迅猛。

    她记得上辈子,韩深买的第一辆车也是LX,这一直是他的梦想,只是平时他不会挂在嘴边。

    很多事情和上一辈子很像,又不太像。

    韩深问她:“一起吃个晚饭?”

    她挑眉,“有事跟我说?”

    说完就后悔话说快了,太了解他了,一露反应就猜到有事。

    韩深瞥她一眼,表情也有点迟疑,“有。”

    那一瞬间觉得许意章跟他太默契了,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两人到了餐厅,刚落座许意章就拿着菜单自顾自看起来,如果论上上辈子,他们相当于在一起生活五六年了,很多事情都处成自然而然了。

    就像现在,许意章一到地就惯性坐在左边的位置,看见他桌上有杯柠檬水就把服务员叫了过来,“换白开水,他不喝柠檬水。”

    服务员把水收掉,韩深奇怪地看着她,虽然他确实不喝柠檬水,可许意章怎么知道?

    过去他从没在她面前表现过。

    然后她看着菜单,一边点头一边问他,“对了,你不吃芝士跟豆类的对吧?”

    韩深喝水的动作一顿,掀眸望她。

    许意章说:“玉米你不吃,西红柿你不吃,猪肉你不喜欢,面也不喜欢,那点点牛肉类跟海鲜的吧?扇贝跟蟹可以吗?在点个荷叶饭?”

    韩深听着她一阵叨念,全程眼神深谙不明,末了,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