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记得很清楚,秦甄的爸爸也是有家暴行为的,只是不严重,偶尔扇她妈个耳光扯头发什么的。

    那个年代的人都不敢离婚,通常都是忍受着家暴的。

    所以之后秦甄遇到了隐藏型家暴男,想要离婚,她父母一直不同意,还说是她自己选的,说当初也没要她非要嫁给那男的,是她自己选择的婚姻,说离婚不会帮她带孩子,因为离婚带孩子回去丢他们两老的脸。

    现实就是这样,父母死命催你结婚,给你各种压力,最后碰到不好的人,他们一句“人是你自己选的”,就把这个女儿打落了十八层地狱。

    当年秦甄结婚后就跟男的回他们家乡了。

    许意章自己过得不好,没能力跨市救秦甄于水火之中,而且她自己也不敢说,导致最后见到她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力了,整个表情都是呆滞的,很瘦很苍白。

    许意章后悔过当初没有阻止秦甄,所以现在,她一定会阻止,这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救她,她就真的完了。

    “人始终都要结婚的吧。”秦甄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她就是比较传统的女孩子,在这方面还是看不开,“不然老了就没人照顾了,到时候要是一个人死在出租屋里,可能连个发现我的人都没有。”

    “你别傻了。”许意章哼了一声,波澜不惊开口,“找的人不对,你生孩子都没人陪你去医院,更何况生死?你以为你找的就一定跟你恩爱到白头?万一是彼此仇恨到死呢?那么就算你死在房间里,他可能都没发现你死了,何必去结这一趟婚给自己添堵。”

    这些话似乎是震到秦甄了,她长大了嘴巴,“不至于吧?”

    “很至于!”许意章笃定万分,“结婚,除了要给那个人生孩子,还得充当免费的保姆,就算你是新社会职场女性,一旦有了孩子,每次要做退步的都是你,孩子闹了,病了,什么事情都是做妈妈的请假,一个正常运作的大公司能容忍一个女人经常为了孩子的事情各种请假?再者你以为当职场女性就比全职妈妈好吗?回家照样带孩子,男人工作了一天累了自己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女人累了呢?不,女人没有累的时候,因为她是一个“母亲”,这个社会要求她要赚钱养家,还要照顾家庭……她带孩子之余还要做家务,还要被公婆挑剔这啊那的,工作上因为经常请假也很难得到升职机会了,要是丈夫在差点,那基本就是丧偶式婚姻了……”

    她一口气说完,喘都不喘。

    确实,结过婚的她很明白婚姻的弊端,对新派女性来说,婚姻已经不是必需品了,除非两人很相爱,也有经济能力支撑起一个家。

    说到这,就听到傅祈然说:“你们来了。”

    许意章跟秦甄扭头,就见到傅祈然跟韩深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站在她们前后方,傅祈然站在公司大门门口,韩深和那个陌生男人站在她们身后,也不知道来了多久,听了多久的墙角。

    几人的目光都在许意章身上。

    她刚才说得太激动,一下子没控制音量,现在在看秦甄的表情,她已经呆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傅祈然的表情还算自然。

    韩深身边的陌生男人表情也还行。

    倒是韩深,眼神一动不动地盯在她身上,似乎是在思索什么,眼珠的颜色有点淡。

    许意章没吱声。

    这一刻很尴尬,不过她心里千回百转,傅祈然跟韩深?怎么会认识?

    过了没多久,秦甄才把打听到的消息发给许意章。

    秦甄:【表哥最近一批货被物流公司弄丢了,现在赔偿谈不拢,要请律师打官司,那个我们都不认识的男人是表哥的朋友,他认识清科的律师,就引荐给表哥,结果是韩深……卧槽!这事太劲爆了。】

    许意章:【……】

    这都什么孽缘啊?

    就这样都能认识上?

    秦甄:【你两是真的分手了?】

    许意章:【是真的。】

    秦甄:【那现在见到会不会很尴尬?】

    许意章:【还好吧。】

    秦甄:【咱们微信同学群那些人说的话……你之前有看见吗?】

    许意章:【没看见。】

    微信群她是万年屏蔽的,鬼知道里面说了什么。

    秦甄:【……】

    过了一会,秦甄发了一些微信截屏给她,都是同学群里之前的对话。

    万文博:【在电视上看到学长的节目了,好厉害啊,这么年轻就能主持法政类节目了,对了,他跟意章不是要结婚了吗?是这个月还是下个月?】

    宋灵灵:【他们分手了哦。】

    这段对话来之一个多月前,韩深的节目刚播出的那几天。

    宋灵灵一句话激起千层浪,所有同学都争先恐后出来问为什么。

    艾芝兰:【为什么分手???】

    彭雨:【对啊,他们不是感情很好的吗?】

    这两是许意章之前的舍友。

    这个群虽然叫同学群,但只有两个宿舍的人,一个是许意章之前的宿舍,另一个是韩深的宿舍,微信名:【舍友情】。

    刘子安:【你们都别问了,总之他们不会结婚了。】

    万文博一脸迷惑:【为什么分手啊?明明感情那么好……】

    宋灵灵:【当然是因为某人怕学长给不了她幸福,提前红杏出墙找了她们老板……】

    艾芝兰:【啥?你在说谁?】

    宋灵灵:【哪个出轨我就说谁呗。】

    彭雨:【你意思……意章她喜欢上别人了?】

    宋灵灵:【亲眼所见,单方面出轨,非常的精彩。】

    许意章看着宋灵灵的话,皱了皱眉,在看一眼时间,一个多月之前,然后后面的几张截图是昨天的。

    是一个五人群。

    她们之前的宿舍一共六人,宋灵灵把许意章单独排除在外又拉了一个隐私小群。

    宋灵灵:【最近才知道,原来许意章出轨就算了,还提出退婚噢,哎哟,她够有脸的。】

    彭雨:【真的假的?她退婚了?真不结了?是不是出轨被学长抓到了啊?】

    这个群里,她们说的话显得赤裸得多,可能是没男生在场,可以彻底畅言心中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