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25 傅祈然问话
    许意章想了想,是有点道理。

    她们坑的傅祈然的,公司的钱,总之不是她的。

    可这做法总是不对,到时候万一她们被揭了,会不会拉她一起陪葬啊?

    现在来求情,也不过是怕事情败露,被公司开除。

    年底开除是没什么,只是可能年终奖和分红可能都没了,那笔钱总是比偷赚的小钱要多。

    许意章自己想着,没说话。

    她们两怕许意章不同意,有些着急。

    苏丹就不是那种沉稳的性格,压低声音就把另一个人给捅了出来,“其实我们做这个事情,也是因为德琳,她很惨的,她爸妈欠了很多钱,她弟弟又要她交学费,所以……”

    所以才有了这个欺上瞒下的“偷卖礼品”事件。

    老实说,许意章也没讨厌康德琳到那个地步,不至于要置她于死地。

    但是红包她不收,万一这事被揭发,她不想给她们陪葬,区区五百元,她还是拎得清。

    所以她把红包还给了梁诗文,从茶水间里出来。

    另外两个人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在里头搔头抓耳。

    梁诗文说:“你好端端就要去惹她,她跟秦甄那蠢货一样吗?现在好了吧?搞得事情都被人知道了。”

    苏丹心里不服气,可事情因她而起,她可不敢理直气壮,抱怨着:“谁知道她脑子就那么好用,我就是叫她整理个礼品,就被她抓到这个把柄,鬼知道她是怎么察觉的。”

    “现在怎么办?她红包又不收,怎么跟德琳交代?”

    “我怎么知道?会不会嫌钱少啊?就给了她五百不够堵住她的嘴呗!”

    “五百元还不够?”梁诗文冷笑,“她什么都没做!辛苦都是我们,她还想分多少钱?真无语……”

    *

    许意章回到座位继续忙碌。

    康德琳在看微信,似乎是收到两人的意思了,转眸看了许意章几眼。

    许意章当做没有看见,还去跟秦甄说了会话。

    接着她就发现,今天康德琳心情很不好,别人跟她说话没几句就会挨骂。

    中午,秦甄又帮傅祈然点了炭烤牛蛙,因为分量多,秦甄拿着手机跟许意章说:“我点了三份饭,表哥说叫你一起吃。”

    许意章:“……”

    他妈的!

    又是上次那种事情。

    这次她想了想,觉得可能上次点了饮料太贵,导致傅祈然也不好意思白嫖。

    所以这次她降低档位,买了几瓶常见品牌饮料。

    拎着袋子进去吃午饭,傅祈然跟秦甄两人已经把外卖袋子掀开在吃了。

    许意章把饮料分给两人,“这个很辣,配着饮料吃。”

    “谢谢。”傅祈然接过,打开放在旁边,一边吃饭一边问两人,“最近有人举报公司有员工偷卖送给客户的礼品,你知道这事吗?”

    话是问秦甄的。

    许意章眼皮却抖了一下。

    秦甄吃了口饭说:“不知道啊,没听说。”

    傅祈然深深看了她一眼,似觉得有些失望,叮嘱一句,“有时候要多观察一下下面的人都在干什么?”

    秦甄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了。”

    其实她想实话跟傅祈然说,她就不是当管理的料,她爸妈为了这,搞得她强行被捧着,上面不讨好,下面的人也不喜欢她,额外还要被她父母各种嫌弃无能,说实在,她心里很累。

    难道一个人没有上进心就不配为人吗?

    想要过简简单单的生活就不可以吗?

    傅祈然看她闷闷不乐,就转移了话题,“最近姨妈打电话给我,问我公司有没好的男孩子……”

    “噗!”秦甄一听这话就知道什么意思,下意识立刻拒绝,“没有,公司的男孩子我都不喜欢!”

    许意章坐在旁边也觉得无语。

    这些长辈,为什么就总爱赶鸭子上架去结婚呢?

    “你过了年就25岁了。”傅祈然说:“姨妈的意思是让你先找个不错的谈谈,不适合了在说。”

    其实他也挺冤的,只怪他妈跟秦甄的妈感情好,他天天被押着坐好大哥。

    姨妈什么事都来麻烦他,他其实很烦,可不做又会被叨念。

    秦甄戳着饭说:“你过了年还28岁了呢,怎么不先催你结婚?”催她干嘛?她还小呢。

    傅祈然:“男人可以晚一点。”

    “才不是呢!”秦甄说:“你妈老托我妈给你介绍女孩子,上次我妈还问我身边有没有不错的女孩子呢。”

    “……”傅祈然瞥了许意章一眼。

    许意章被看得莫名其妙。

    然后傅祈然说:“我不着急。”

    秦甄说:“那我也不着急。”

    许意章全程没吱声,但心里早就有了打算,一等吃完午饭,就拉着秦甄到一边说:“甄儿,我给你说件事。”

    秦甄玩着手机,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你先别玩手机。”许意章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她轻声说:“年底回去不要相亲。”

    她想不起来秦甄到底是怎么认识的那个渣男。

    但她记得秦甄是25岁结婚的。

    因为她在这一年遇到了很多不顺心的事情,起先工作一直没有起色,父母总是骂她没用,一通话就是领一顿责骂,然后加上她奶奶有心脏病,希望她快点结婚,诸多痛苦让她最后把婚姻当做救赎自己的筹码。

    她以为结婚可以令她摆脱一切,可以摆脱不如意的工作,不如意的原生家庭,结果却是遭遇了更严重的重创。

    其实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不要因为人生失意,听了几句安慰,甜言蜜语,就觉得这个人可以托付终身,万一这个人,是隐藏型恶魔呢?

    “不太可能。”这年纪父母都开始着急了,不催都要被三姑六婆骂对自己不上心,她马上就25岁了,怎么躲得过这玩意,秦甄失落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妈那两人,你觉得我可以不去吗?”

    是的,她父母是控制型父母。

    不是说恐怖,是压抑,没有自由,不听话就是不孝顺没道德不如生块叉烧。

    许意章拉着她的手说:“如果他们非要这样,我告诉你,你别回去,别让他们这样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