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23 些许期待
    韩深:【你堂嫂最近找了一份工作。】

    许意章静静看着他的消息,等着他继续说。

    韩深:【女方家境可以,加上家人支持,有稳定收入来源,一般法院更倾向于将孩子判给母亲一方。】

    许意章看着法律科普点点头,虽然韩深看不见,她还是点着:【你跟堂哥分析的?】

    韩深:【嗯,我有跟他说,与其打这场不好打的官司,不如私下把协议拟好一些,比如规定孩子必须留在这座城市,每周探望一次,他平时反正都要忙,孩子跟着母亲,每个周末去看望一下,带孩子玩玩,跟他现在的生活其实差不多。而且比起让爷爷奶奶带去老家,孩子还是跟着妈妈生活心理健康一点,加上外公外婆都支持女方要孩子,如果他们能和平解决,孩子其实多了很多个爱他的长辈。】

    许意章第一次见韩深说这么多话,不是冰冷冷的公事公办,而是多了几丝人情味。

    真是难得。

    看来他是把她的话听进耳里了,虽然没有回复,但先去动手解决了。

    这就是韩深的性格,办不到的不承诺,能办到的会实现了在说。

    其实,他真的算个好人。

    许意章忍不住打了一句“谢谢”,又删掉,问他:【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你才去做的?】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有一些奇怪的期待。

    韩深:【起初叔叔拜托我,我以为你也想我帮你堂哥。】

    说到这里,他的话断了,然后又发了一条过来。

    韩深:【后来听到你说那些话,我心安了一些,本来我就不想接这个案子。】

    尤其那个女人还有抑郁症,他也不忍心把一个母亲逼上绝路。

    他说:【下午就想跟你堂哥沟通一下,没想到他自己其实挺愧疚的,把你堂嫂弄成这样,他说他也不想的,我给他分析了后面的事情,他告诉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他本就是无拘无束的人,就算没有孩子在身边,也不会觉得多孤单,但孩子是你堂嫂的命,要是剥夺了,可能你堂嫂真会想不开,他也不想伤你堂嫂太深,只是你大伯跟你大伯母两人很想要这个孙子,所以父母这一关不好过。】

    许意章赞同的点着头。

    堂哥还算有点良心,不过父母那关确实麻烦。

    她触动屏幕回复:【那你让我堂哥选孩子跟着我堂嫂,是不是就得罪我大伯跟我大伯母了?】

    韩深:【何止他们,估计你爸妈也……】

    许意章可以想象到,他的表情此刻是多么的无奈。

    下次来她家,估计会很尴尬。

    长辈拜托他打官司,结果他站在对家那边,这多尴尬啊?

    想到这,她有点想笑。

    这个她曾认为是冷血动物的男人,没想到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她忽然就挺好奇一个答案的,没什么思索,就把那个问题问出去了:【韩深,假如我们有个孩子,现在要离婚了,你有钱有势,我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想要孩子,你会同意把孩子给我吗?】

    过去她这么问,韩深肯定会冷漠地回复“为什么这么问?”

    但今晚他没像过去那么不识相,回了一个叫人温暖的字。

    韩深:【会。】

    她愣了愣,坐起来,抱着抱枕继续问:【你的孩子,你自己不想要吗?】

    韩深没有回复。

    可能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片刻后,他回复了:【孩子给你,我们还能和平相处,要是孩子跟着我,我想你可能会恨死我吧。】

    兴许是隔着网络的关系,这段回复看起来很温暖。

    跟他冰冷的外型一点都不符合。

    许意章感动了。

    心口漾出圈圈暖意,如果上一世她没有死,他们离婚,他真的会把孩子给她吗?

    如果他做到了。

    兴许她可以不恨他了,就算他曾伤她那么深,她也可以因为他这个决定,放下所有怨恨。

    只是世界没有如果。

    许意章沉默片刻,再回复:【虽然我们没能走到最后,不过你这么说,我很感谢,今后,祝你幸福。】

    韩深:【其实我们可以要孩子的。】

    许意章:“……”

    什么鬼?

    这家伙在转移话题?牛头不对马嘴。

    许意章硬邦邦回了句:【不要开这种玩笑。】

    不想给机会,所以满身都是刺。

    韩深:【哎。】

    许意章:【什么?】

    韩深:【你不喜欢,我不说了。】

    许意章:【嗯,洗澡了。】

    说完她就丢了手机去洗澡,回来又忍不住拿起手机看,想看看他还有没有发什么。

    但……

    没有了。

    许意章放下手机,叹了口气,拉高被子睡了。

    *

    第二天,公司来了一批新礼品,针对寒冬要送给客户的高级围巾。

    礼品单一到傅祈然手里,他就想到了那个心细如尘的人选,抬眸看了办公室里的康德琳一眼,“新来的礼品单,给许意章负责。”

    康德琳眼眸一闪。

    过去礼品单都是她下面的人负责的,这次傅祈然直接跳过了她和秦甄,把任务给到许意章手里。

    看来许意章在老板眼里的地位真的很不一般。

    老板对她的名字记得很深。

    这是很有危机的事情。

    康德琳立刻说:“礼品的事情一直是诗文负责的,她一直做得挺好的。”

    傅祈然在看文件,闻言瞥了她一眼。

    康德琳依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硬着头皮说:“是不是诗文哪里做得不太好?”

    傅祈然喝了口咖啡,“没有,就是觉得许意章的整理工作做得比较好。”

    康德琳:“可是突然换人,诗文可能会想多。”

    傅祈然沉吟片刻,现在的年底,项目颇多,他并不想员工闹矛盾,于是就点点头,“那就继续交由诗文做吧。”

    康德琳笑了笑,“好。”

    康德琳从办公室里出来,直接拿着礼品单去找梁诗文。

    许意章在自己位置上忙碌。

    这个新员工,虽然来得不久,但她自己会找事情做,渐渐的,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喜欢找她帮忙,认可她的能力。

    康德琳就坐在她旁边,每天看着她忙进忙出,她心里一直认为许意章是有威胁的。

    如果秦甄的位置换成许意章来坐,康德琳可能会忌惮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