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21 把柄
    没错,康德琳业务能力不错,长得也不错,可品味一直不太行,许意章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觉得俗气,但介于大家不熟悉,她没说什么。

    秦甄趴在许意章耳边说:“俗死了。”

    许意章笑了,她是认同这句话的,但反观其他同事,都在夸奖康德琳的外套,说得特别违心。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跟秦甄关系不错的女同事任冰雅走过来,对着秦甄大眼眨小眼一会,才憋着笑意说:“你们看见她那个外套了没有?”

    秦甄说:“看到了,觉得不好看啊。”

    任冰雅使劲点头,“就是,觉得好俗气啊,她怎么老是买粉色的,以为自己是公主吗?”

    秦甄看了人群中的康德琳一眼,她被人围着,笑颜如花。

    秦甄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她好像很喜欢粉色,我看她桌上的东西基本都是粉色的。”

    “都是便宜货。”任冰雅小声说:“你们知道吗?康德琳家境很不好。”

    任冰雅就是办公室里那种爱打听别人事情又喜欢八卦传播的女孩,她自个津津有味地说着:“康德琳她爸妈都爱打麻将,在外面欠了很多钱,她每个月的工资百分之九十都要补贴她爸妈的赌债,还有一个弟弟在读大学,钱都是她出的……”

    任冰雅后面的话许意章没有在听,她只记得任冰雅那句“康德琳家境不好”,她联系起今天厕所里听到的话,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许意章沉默半响,看着秦甄说:“我好像知道了一些什么。”

    秦甄被她这个眼神弄得怪紧张的,“什么?”

    许意章在看一眼康德琳,她穿着那件粉色大衣,言笑晏晏地跟大家说话。

    在这里,她是众星拱月的。

    她忽然就叹了一口气,“算了,没什么。”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秦甄奇怪许意章的反应,怎么一会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她都被她弄懵了。

    许意章淡淡地说:“没有。”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旁边都是说话的人,她却没有搭理,独自发呆着。

    她终于明白,康德琳为什么对礼品整理那件事情那么生气了。

    公司的礼品因为都是送给大客户们的,所以选用的都是一些高端礼品,比如大牌护肤品,化妆品,香水,每一件产品都值大几百元。

    但因为礼品是送出的,不算公司的产品,所以大家对这个东西没有严格管控,因此平时都是随便整整,每隔一段时间整理丢几件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傅祁然为人大方,通常不会在意丢失的几件礼品。

    可正因为他这个态度,加上礼品都是“随便整理的”,因此,就有人钻这个空子。

    过去整理礼品,不会像许意章一样每样礼品都放在一个位置,然后写上序列号,丢了也就不明显,如今礼品过了她的手,被她全部整理明晰,加上明确位置,下次在丢就能清楚得知道,产品不是放丢了,而是被人偷了。

    那么这个结果,对于那些打礼品主意的人,就等于没了空子可钻,所以,长期缺钱的康德琳,能不生气么?

    一开始她还不理解康德琳为什么生气。

    现在看来,她是主谋,梁诗文跟苏丹是帮凶。

    但有些事,她有联想没有证据是不能乱猜测的,于是她打开公司的微信群,从里面挑选了康德琳,梁诗文跟苏丹三人,点击申请好友。

    接到她好友申请的三个人都有点遗憾。

    康德琳坐在她旁边,看到她邀请便扭头问她,“有什么事?”

    群里可以问的事,加她做什么?

    许意章笑笑,回答:“有些话在群里问不太好,想把琳姐加上,有事就可以直接问。”

    康德琳找不到反对的话,只能通过她。

    但她比较聪明,先选了屏蔽她的选择才通过了好友。

    其余两人都貌似不像加她,压着消息没通过,许意章看她们过来找康德琳,还主动提了一嘴,“苏丹,诗文,我加你们微信好友了,你们通过一下。”

    梁诗文瞥了她一眼,小声对苏丹说:“她加我干嘛啊?”

    许意章坐在侧面,一眼就看清了她的口形,弯唇笑笑,“平时吃饭逛街什么的,可以约着一起啊。”

    原来是想巴结她们。

    苏丹翻白眼,“没什么好逛的。”

    梁诗文倒是没跟许意章闹那么僵,就打开手机通过了她,笑笑,“可以了。”

    “嗯。”许意章笑笑,其实她已经大概知道她们做什么了,只是想要一个印证而已。

    虽然没打算对她们做什么,但人就是有天然的探索精神,知道比不知道好,要是能握个把柄在手,她们以后还敢对她怎么样?

    也许,人性磁场向来如此,你软弱,别人就想随意拿捏你。

    而一旦你狡猾聪明,对方可能更忌惮你。

    她一个要一心追求事业的人,可不能总让对方穿小鞋啊。

    一个下午忙碌过去,到晚上,许意章才拿起手机来看,韩深一天都没有回复她的消息,也不知道看见了没有。

    她打开梁诗文的微信,这只是一个工作号,并没有生活私事。

    看来她们都防着她。

    不过无所谓,手脚总是不干净的人,某一天一定会再次露出破绽的。

    *

    她进家门的时候,又看到了几双鞋子。

    不用猜想就知道是堂哥一家。

    怎么最近天天来?

    许意章其实觉得挺烦的,天天把自己家的烦心事弄到别人家来商量,也是很叨扰别人的。

    她面无表情走进去,也不去管客厅里的人,自己回房间拿手机给秦甄打电话。

    “甄儿,我想问下,你附近还有房子出租吗?”

    “什么情况?你要搬家?”

    “嗯。”许意章把手机夹在脖子上,换上睡裤,“不想在家里住了,想自己住。”

    “你想搬来我这儿住?”

    “嗯。”许意章点头,其实成年人并不会说跟谁关系好就会提出一起住,很多人都不喜欢跟人同住,虽然平时关系挺好的,可一旦住在一起,缺点暴露出来,就很可能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