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20 康德琳不痛快
    那晚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她的状态不适合谈话,韩深不想让她继续难过下去,就没有在说。

    许意章想了一夜的小星星,梦到她出生时莲藕节一样胖胖的手,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瞳仁,她长得像韩深,有一头柔软的长发,长长的睫毛,完美的五官,那时候她很骄傲小星星的长相,觉得她找对了人,所以生出了一个天使宝宝,到哪都被人夸好漂亮好可爱……

    可后来感情不好的时候,她又介怀小星星长得像韩深,她在想如果小星星长得像她就更完美了。

    然后天亮了。

    她望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惊觉自己做了一夜的梦,眼角的泪已经风干了。

    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6:50。

    她打开微信,点开了韩深的头像。

    许意章:【其实孩子跟着我堂哥,没我们想象中的更利于孩子的成长,因为如果孩子在老家,虽然条件不差,也有爷爷奶奶的照顾,可因为母亲长久没能来探望,加上父亲过年过节才回家,孩子自然而然就成了留守儿童,韩深,如果你也有个孩子,你是更愿意她跟着妈妈,在妈妈有爱的环境里长大,还是跟着一个像没有的爸爸,就那么缺爱的长大?】

    她直接发完这段话,怕显得太武断了,又发了几句。

    许意章:【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爸爸都没有责任心,但我堂哥那个人,我知道的,他是有生意在做,收入也可以,但他喜欢喝酒,我堂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跟他离婚的,一个喜欢去喝酒玩乐,对老婆都不上心的人,怎么可能离婚后就忽然变成一个绝世好爸爸?到时候孩子还不是丢给他父母带?】

    许意章:【我大伯跟我大伯母,两人也是好人,我不是隐射他们什么的意思,是我私心里认为,孩子还是跟着妈妈比较好,老人长到这个年纪了,就好好去过退休生活吧,不要在理会年轻一代人的事情了,而且,我堂嫂也想要孩子,你看,她就算得了抑郁症,也不舍得丢弃孩子,这足以说明,她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妈妈,还有堂嫂的家境并没那么差,孩子给了她,我相信孩子的外公外婆也会帮忙照顾的,加上孩子爸爸偶尔去探望,带孩子出去玩玩,吃点东西,买点礼物,这不是更好的成长环境么?】

    长篇大论完,她想不到可以说什么了,便关了手机去洗脸。

    其实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家庭不管是好是坏,都会有很多鸡毛蒜皮的事。

    许意章选择不结婚了,虽然减去了婚姻的麻烦,但多了事业上的矛盾,也许,人生就是场修行吧。

    总有这样那样的麻烦等着人去面临和解决。

    到了公司才八点,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小时多,这就是住得近的好处。

    当然,许意章也喜欢这种独处的环境。

    公司里里灯没有开,整个环境暗暗的,她拿着一杯从KFC买来的早晨咖啡,对着落地窗慢慢地喝。

    当一个成年人长大了,工作了,还跟父母一家几口住在一个房子里,就会发现诸多不方便。

    有时候情绪敏感了,悲伤了,痛苦了,不想被人看见的时候,都会觉得无处可躲,因为你躲在房间里哭,不敢太大声,中途又怕父母来敲门,走在路上,也不想行人看见你的眼泪,坐在马路更觉得赤裸裸的悲伤很丢人现眼,所以,这时候有个独处的空间就会很舒服。

    许意章想,如果韩深在经常来他们家,可能她要选择搬家了。

    而且她已经长大了,是应该主动去脱离原生家庭学会成长和生活了。

    *

    苏丹打完卡后,就去找康德琳说话,然后就去帮康德琳冲咖啡。

    康德琳派的,苏丹是头号狗腿。

    康德琳在自己位置上翻着文件,片刻后看到许意章桌上废纸,随手拿起来一看,表情有些阴晴不定。

    她拿手机发了条微信,苏丹跟梁诗文两人就过来了。

    许意章到位置的时候,三人聚在那里说话。

    许意章坐下,康德琳拉了一下两人的衣服,示意她们别在说了。

    苏丹的表情看着很不爽,一等许意章坐下就问:“你昨晚把礼品都整理了?”

    “嗯。”许意章扭头看她,“不是你说的吗?要把明细都列在箱子外面。”

    苏丹只是要她列产品序号,谁知道,她不辞辛苦把所有数量都列出来了,非常繁琐,但巨细。

    “谁叫你弄那么麻烦的!”苏丹的脸色都不好看了,不像是想继续整她,而是觉得自己踢到铁板闯祸了,有些焦虑地说:“就一些礼品,随便整整就好了呗,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许意章不明白她态度为什么变得这么快,但心里有些爽,淡淡道:“不麻烦,我只写产品序号的话,怕你下次找不到,索性列表整张整出来,你以后要找哪个产品,肯定清清楚楚,不需要在多问我一次了吧?”

    她看得出,苏丹是真的不痛快,连带着康德琳和梁诗文都不痛快。

    但她不知道她们在不痛快什么。

    直到许意章在厕所里偶然听到她们的对话。

    梁诗文以为厕所里没人,拉着苏丹说:“谁让你叫她去整理礼品的?现在搞得这么明细,缺一两件一追究马上就被发现了。”

    苏丹苦着脸,“鬼知道她这么大动干戈,我本来就是想治治她的气焰,谁晓得她要做这么细的表格。”

    “她本来就很懂整理。”梁诗文说:“你没看刚才德琳的表情,她这次是被你气死了。”

    许意章呆在隔间里,正在思索康德琳气什么,她们两就走了。

    她边思考边走出去,碰到秦甄,就一起走回办公室,此时是午休时间,好几个同事都围着康德琳的桌子说话。

    好像是康德琳买了新衣服,在试给大家看。

    许意章瞟过去一眼,见康德琳披上一件浅粉色大衣,两边口袋各嵌一朵蝴蝶结,看款式和质量都不是什么高档货,反之,透着一股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