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17 穿小鞋
    “但是我明明记得你迟到了一次。”苏丹双手环抱,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还迟到了一个小时,那天,还下着雨,你来的时候衣服都淋湿了,对吗?”

    许意章回忆起那天的事情,也不立刻解释,而是转眸望她,“听说你这次也拿了全勤奖励?一千元?”

    苏丹闻言表情立刻变了,看来她还不知道大家私下在传她全勤表格的问题,还以为隐瞒得很好。

    许意章继续说:“我记性挺好的,也记得你上个月好像迟到了好几次,每次来了都是说,地铁人太多了。”

    苏丹面无表情,但可能是心虚,不敢回答她的问题。

    许意章笑笑,“我就挺好奇你是怎么操作的,迟到那么多次,居然还有全勤奖?”

    她可不是秦甄的性格,被人说了还嘴笨的不知道怎么回复。

    苏丹也确实后悔过来找许意章麻烦了,她本身也不干净,如果换个人来,可能还好点,但话都捅到明面上来了,她就无法不面对了,恶狠狠说了一句,“关你什么事?要你这么多事?”

    许意章不怒也不恼,摊摊手,“那我有没全勤奖,又关你什么事?”

    “这事我只是个中间人,不是我要找你,而是诗文说的。”这就把另一个女同事梁诗文给捅出来了。

    许意章转眸看了下梁诗文的方向,她确实没迟到,但她不像苏丹那么没脑爱出头。

    不过她不会因此就去找梁诗文的,而是继续对苏丹说:“是吗?她怎么说的,你说给我听听。”

    这话苏丹要是说出来,就真的没脑子了。

    苏丹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怒道:“反正你的全勤奖有问题,你那一千块拿得不干不净,你必须还回来。”

    其实她不来找麻烦,许意章就当也不知道苏丹那事。

    但她既然要找上门来,许意章手里的证据也不少,她笑着说:“倒不如就查查监控吧,看下你每个月迟到的次数和我迟到的次数。”

    至此,苏丹是被她怼得哑口无言了。

    但因为这事被揭露出来,康德琳就必须出来做主了,她自己不主动出来也会有别人要出来的。

    下午,苏丹先被傅祈然叫去办公室问话。

    没多久,苏丹就心情雀跃的出来,表情一改早上的乌云密布,一看就是没受到惩罚。

    然后许意章也被叫去了傅祈然的办公室。

    她进去之前敲了敲门。

    傅祈然:“进来。”

    许意章推开门,傅祈然戴着薄片眼镜在看资料,许意章来之前就猜到了,傅祈然果然知道苏丹的行为,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已。

    她走过去坐下,没有开口。

    傅祈然看着资料问她:“早上你跟苏丹是什么情况?”

    “她一来就说我全勤表有问题,说我压根不应该拿那一千元奖金。”

    傅祈然显然不是很在意这一千元的小事,点了点头又问:“那你应该拿吗?”

    “应该。”她回答得自然而然。

    傅祈然抬眸。

    许意章淡淡地说:“那天早上我迟到,是因为你叫我去你家帮你拿资料,如果不是去了那一遭,我不会迟到,而且当天你口头上有答应我,是不算迟到的。”

    傅祈然点点头,“果然记性很好。”

    许意章没在说话,她不像苏丹一样进来就滔滔不绝抱怨许意章的各种不是。

    许意章这淡然处之的做法,可比苏丹高明得多。

    于是傅祈然主动开口,“其实这事我知道。”

    所以嘛,这真是老板默认的事情。

    许意章没有感到意外,毕竟新型公司难以留住人,一旦招到业务能力强的还是能留就留,除非公司完全不缺人的情况下才会考虑涮掉她。

    对傅祈然来说,全勤只是小恩小惠,只要她能好好效忠公司,一个月多给她几百没什么问题。

    傅祈然说:“你刚来公司没多久,还是尽量好好跟同事相处。”

    许意章知道他这话是劝她,她只是个员工,不至于不知好歹地跟老板犟嘴,于是点点头,“嗯,事情你了解就好。”

    傅祈然知道小题大做的人是苏丹就行了,反正她问心无愧,也没打算计较出个什么。

    回到位置,她平心气和的工作。

    康德琳瞅她一眼,见她气定神闲地,出声问她:“没事吧?”

    真关心和假意打探许意章还是能分辨的,笑了笑,冲康德琳说:“没事,我又不心虚。”

    康德琳一副无辜的样子,“什么意思?”

    其实她都知道,傅祈然已经跟她说过许意章全勤的问题了,她是因为老板的事情耽搁的,理论上不算迟到。

    但这会康德琳要做好人,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许意章笑笑,“某人贼喊抓贼,最终抓住了自己,是不是有点好笑?”

    康德琳的笑容有些尴尬,“还是听不懂。”

    许意章弯住眼,颇有些腹黑地说:“听不懂可以去问问老板,他是最懂的。”

    康德琳的眼神闪了闪,冷了。

    从这天开始,苏丹就彻底仇恨许意章了。

    比如有时候秦甄去出差,苏丹就过来让她去整理仓库的礼品。

    许意章第一次整理礼品,很多问题都不清楚,过去问苏丹需要注意什么,苏丹只顾自己打电话,根本不搭理许意章。

    许意章便只能以自己的理解来整理物品。

    等东西差不多收拾好,苏丹才大摇大摆过来地问她,“礼品都整理好了吗?”

    “整理好了。”许意章把单子给苏丹看。

    苏丹掀开浏览了一遍,忽然发火,“谁叫你礼品这样整理的?”

    “没人跟我说怎么整理。”许意章看了眼后面十几箱礼品,都是她一个人整理好封箱的,特别的繁重辛苦。

    “你这些全弄错了。”苏丹高贵的手指在那十几箱货上转了一圈,“产品除了写单子,还要全部标注在箱子外面,还有序号,你箱子外面什么都不写,光给我的一个单子有什么用?我哪知道哪箱跟哪箱?难道要我需要的时候一箱箱拆开自己看?”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许意章的表情就冷了,她冷淡看了苏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