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妻高高在上免费全文阅读 > 008 欣赏
    公司里的人都在忙,没人回答她。

    许意章无奈。

    回到座位,无所事事让她觉得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于是她走回办公室那里,用手扒拉一下那张混乱的资料桌。

    依然没人理她。

    她便自己看了会那张桌上的资料,回来拿来笔,标记纸,坐在那上面开始整理。

    婚前她对整理那是一窍不通。

    不过婚后,她用空余时间学习了整理术,对这方面的归纳了如指掌。

    一个上午过去。

    忙完的秦甄从会议室里出来,看见她在整理资料,大惊失色,“我的天!狗子,你整理这个资料做什么?”

    “这里太乱了,我看没人弄,就想着帮忙整理一下。”

    “这不能动的!”秦甄表情急躁,“这是我表哥的资料桌,东西只有他自己知道怎么放,其他人都不能动的,不然他找不到的话会大发雷霆的。”

    “没那么夸张吧?”许意章拿着笔,心想她上班第二天就闯祸了?

    “你看见这张桌子在这么明显的地方都没人去整理,就不好奇是为什么吗?”

    “以为大家都没空。”许意章鬼知道是因为“傅祈然喜欢凌乱美”?

    刚好这时,傅祈然到公司了,进来时还有说有笑的,跟同事们打招呼,结果看到这张资料桌被理得整整齐齐的,表情就变了,“谁动了这张桌子?”

    他的声音低沉又凛冽。

    秦甄咬着唇不敢说话。

    许意章心里叹了口气,举手,“我整理的。”

    “谁让你整理的?”傅祈然转头看向其他同事,“难道没有人告诉她,这张桌子不要靠近吗?”

    全屋沉默。

    只有康德琳小声说:“我有跟她说过先在座位上坐着,有安排我自然会喊她。”

    傅祈然闻言,视线转到许意章身上,颇有威圧感。

    许意章默了默,为自己解释道:“我只是帮忙做了下整理。”

    “多事。”里面的资料非常杂乱,很多东西是只有傅祈然一个人能找到的,一旦整理就很难在找出来了,因此傅祈然很是不痛快,但也没说什么,拿着外套转身进办公室去了。

    外面静默了好一阵子,然后大家都去做事了。

    只有许意章有点无所适从,她左右看了看,没人理她,就拿着笔回座位去了。

    虽然傅祈然没把她叫去办公室骂,但从刚才的反应来看,他是很不爽的,大家也都看到了。

    许意章当然不可能不在意,毕竟人家是老板嘛,她搞出来的事,着实很膈应。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傅祈然忽然需要资料,他叫康德琳出来替他找,但是康德琳出来看了眼码得整整齐齐的桌子又回去了,这时候文件不好找,康德琳可不想揽麻烦挨骂,就回去告诉傅祈然自己没找到。

    没办法,忙得焦头烂额的傅祈然只能自己出来找,眉头紧紧皱着,很是暴躁的样子。

    然后他站在那张桌前用眼神梭巡着文件。

    许意章早就留意到这一幕,这是她搞出来的麻烦,她自然要出来解决的,走过去小心翼翼地问傅祈然,“您想找什么文件?”

    傅祈然看了她一眼,很不善的眼神,仿佛是为了让她难堪,随意提了一句,“风驰公司的资料。”

    许意章低头在那堆整整齐齐的文件上看了一眼,就抽出一份文件给他。

    傅祈然接过,翻开,然后眼神忍不住抬起来重新打量她,很是标志的漂亮脸蛋,透着丝想弥补错误的小心翼翼,他开口道:“还有中卉公司的资料。”

    许意章在度俯身,又准确抽了一份文件出来,“这个,您看下是不是?”

    傅祈然看完文件表情就变了,神情中的烦躁逐渐恢复为温润,“这里面只要是我想找的文件,你都能帮我找到是吧?”

    “应该差不多吧。”许意章点头。

    傅祈然忽地就笑了,原来她的整理并不是简单的把东西排列整洁,而是做了全部标记的整理术,可以有效提高整体工作效率,他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欣赏,“做得很好。”

    许意章这才笑了。

    其实懂整理术的人大公司也会有,但傅祈然只是创业型公司,能碰到这样的全能型人才是一种幸运。

    进办公室前,傅祈然对她说:“以后帮我找资料的工作就交给你。”

    “好。”许意章微笑,那是一种由衷的欢喜。

    是啊,谁不喜欢被老板欣赏?

    等她回了座位,秦甄才过来问她,“刚才没事吧?”

    “没事。”许意章笑笑,“他还夸我了。”

    “真的?”秦甄大感惊讶,“我表哥很少夸人的,你是真的很棒!”

    许意章微笑,“做事吧,不然被他看见,又以为我们浑水摸鱼。”

    “好。”

    不多时,康德琳从办公室里出来,很突然地转过来跟许意章说话,“你真厉害。”

    许意章不明所以的挑挑眉,“什么?”

    “你知道刚才老板跟我说什么吗?”

    “嗯?”

    “老板说,调你去协助他工作,以后他的事让你负责,一下子成了老板心目中的红人是什么感受?”康德琳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紧紧盯着她,颇有些酸。

    许意章淡淡道:“我也没猜到。”

    她确实没猜到,没想到傅祈然还挺欣赏她,才实习第二天就能去替老板分忧了,这转正指日可待啊。

    不过有机会向上爬,她肯定会去的,虽然一朝回到了23岁,但其实她的心智已经29岁了,不再像那些小女孩一样无所谓了,她很明白,人生中若有什么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那就是事业。

    *

    翌日,傅祈然来到公司,他有时早上会有高尔夫应酬局,就会下午来。

    他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整间办公室都焕然一新了,被整理得井井有条,很符合他的洁癖审美。

    秦甄进去给他送咖啡,傅祈然问道:“办公室谁帮我整理的?”

    “还能有谁?”秦甄眼神晶亮,“当然是许意章啦,她还把茶水间的咖啡机和饮水机全清理了一遍,今天同事们都在夸她呢。”

    傅祈然望了眼办公室外面,许意章现在被调到离他门口很近的地方,抬眼就能望见她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