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四百六十六章:赢了为止(三更)
    姜洛元来到了能够一眼观尽符文的位置,然后在那崖边坐了下来。

    “她来真的啊。”

    佐茜有些讶异。

    看对方这架势显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打算解析这些符文。

    天见峰的这些符文并不是什么隐秘,所有弟子都知道,宗门也不禁止弟子们来这里阅览符文。

    那石壁上的诡异符文乃是太天密宗扎根在此的主要原因,太天密宗的祖师爷为了看透这些符文的真谛而穷尽一生。

    可直到现在,也依旧无人能够将这些符文解析看破,即使是现任的宗主大人。

    这些符文在这石壁上比之太天密宗的历史还要悠久,甚至可能比之上古年间的两族大战还要更加久远。

    符文并未表现出任何奇特的力量,但对于那些修为境界极高的符阵修士们而言却是世间仅有的瑰宝。

    它的魅力在何处,小辈们自然是不能理解的。

    此刻看着那些符文的还有红音,她虽不是符阵修士,但修为境界达到她这个层次,道路大多都是相通的。

    她亦是看不透这符文之中蕴藏的奥秘。

    红音看了眼那盘坐于崖上的身影,现在的姜洛元也不可能解析这些符文的。

    她大可拒绝杨秘纤的提议,可还是决定一试。

    如此,红音也只能由着她了,但希望她不要勉强自己。

    姜洛元这一坐,便坐了两个时辰之久。

    佐茜觉得没劲便自己溜走了。

    很快张鹤便来到了此处,他看了眼正静坐着的身影,而后向红音抱拳一礼。

    “前辈,一直在这也不是个事,不如晚辈带前辈三人去另一边坐坐吧。”

    红音看了看眼姜洛元的背影,微微颔首,然后便带着乐双双与都子恒离开了此地。

    来到一处并不算远的凉亭里。

    乐双双用胳膊撞了撞自家师弟,问道:“方才那石壁上的符文,你看得懂吗?”

    都子恒摇摇头:“那不是我们这个层次能够触及的领域。”

    “这么难吗?”乐双双疑惑。

    都子恒轻笑:“莫非大师姐看出了些什么?”

    乐双双想了想,而后笑道:“我也看不懂,就是觉得那些符文挺漂亮的。”

    “漂亮?”

    都子恒疑惑。

    乐双双点点头,不过她也只是感觉,仔细点便说不明白了。

    夜幕降临。

    有张鹤在天见峰,想要靠近看看的弟子们也都被他驱散了。

    即便没人觉得姜洛元能够理解石壁上的符文,但毕竟是大长老给她的试炼。

    亥时。

    姜洛元那有些发红的眼睛才眨了眨,她呼出一口气,已浑身是汗。

    凭借万符破法,她从石壁符文的各个源头开始解析,却依旧看不出个所以然。

    它就像是乱画一通,毫无规章可循。

    但整体看下来却又有一种令人马上就要大彻大悟的玄妙感。

    难以理解。

    姜洛元也并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能够看出什么,要知道这石壁上的东西即便是那杨秘纤也无法看破。

    还是太早了啊。

    姜洛元逐渐平复了呼吸,这根本就不是试炼,只是单纯的刁难罢了。

    “早些放弃,早些下山。”

    后方传来了冷淡的声音。

    姜洛元不回头也知道是那位太天密宗大长老。

    杨秘纤说道:“你办不到的。”

    “那自然是办不到,谁让大长老想要欺负我一个后生呢。”姜洛元冷笑着嘲讽了一句。

    杨秘纤神态自若,道:“你若能窥其一角,便算你过,如何?”

    一角。

    姜洛元沉默着,她静静地看着那石壁上的画。

    “何必给我放水?”

    如果杨秘纤坚持自己的态度,她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杨秘纤平静道:“让你一点又如何,即便只是一角,也非现在的你可窥觑。”

    “那可未必。”

    姜洛元耸耸肩,她伸出手来,五指张开,一轮淡蓝色的光华在手中凝聚,一块圆盘便在其手中浮现。

    见到此物,杨秘纤长睫微颤,她自然认得此物。

    太乙玄罗盘。

    当年那个弃徒上山救人时便用了此物,她亲眼所见,自然也知道此物的不一般。

    不过...

    想靠此宝来窥探石壁符文之秘确实是好主意,但姜洛元只是浩然境修士。

    自身的理解并未到达那个领域,即便借助宝物又能做到什么地步?

    杨秘纤负手而立,静站在那。

    姜洛元双手一上一下,罗盘在掌心间旋转,双手缓缓撑开。

    太乙玄罗盘。

    “开。”

    嗡!

    罗盘上光辉四溢,一道道符文交织运转起来,姜洛元的眼中有符文印刻,她凝视着那石壁上的符文。

    既然杨秘纤没有设下规则,那她借助外物又有何不可。

    再来试试!

    很快,红音便走了过来,她看了眼一旁的杨秘纤。

    “何必刁难?”

    杨秘纤淡淡的说道:“天魔原来也爱管这些闲事。”

    红音道:“友人之事,并非闲事。”

    这话令杨秘纤斜视了她一眼,而后笑了一声。

    友人。

    天魔与个小辈做朋友,不是自降身份吗?

    太天密宗大长老杨秘纤,乃是个顽固迂腐的人。

    第二日午时,太乙玄罗盘上的辉光明灭不定,最后忽然掉落在了地上,而姜洛元也是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红音立刻走上前去,问道:“太过了,你没必要这般勉强自己,这符文之秘不是你现在可以窥探的。”

    姜洛元用袖子擦拭着唾液,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那家伙被管的太牢了。”

    红音蹙眉:“什么?”

    姜洛元直起身来,呼出一口长气。

    “我想解放他,他本不该被困在囚笼里。”

    听到这番话,红音则是暗自叹息,现在倒是会说心里话了。

    而杨秘纤却是眼神阴沉。

    “你的意思是,我是囚笼?”

    姜洛元不说话,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杨秘纤沉声道:“一介小辈,你懂些什么?他将来要担起整座太天密宗,他远比你想的要更加出色!又怎能因你而放弃大好前程!?”

    许久之后,姜洛元又将太乙玄罗盘拿了起来,她没有回答杨秘纤的那个问题。

    “红音,计划有变,我可能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如果双双与子恒想回去,你便用信符叫些长老来将他们带回去。”

    闻言,红音便问道:“你想待多久?”

    姜洛元左手掐诀,神色沉静,双眸缓缓睁开,眼中满是坚毅与执着。

    “赢了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