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四百四十七章:钓鱼
    在一座山林中,有两道身影伫立,皆是观望着衡玄山外的一战。

    其中身着红衣的正是灵焰真人,他此刻正皱着眉,不由得开口。

    “是否要出手?”

    一旁的黑衣男子则平静的说道:“不急,那陈良师显然还有底牌未出,现在还看不出其深浅,再看看。”

    灵焰真人紧皱眉头。

    “傲天宗绝对值得我等出手。”

    黑衣男子不答,只是观察着远方的战况。

    灵焰真人哼了一声,面色有些不悦。

    而这时在衡玄山前,赤明分身与玄雷分身已是与三大魔修对上。

    轰!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只见得远处一道红色流光穿梭而至,无尽的红色丝线朝着那赤月魔尊激射而去。

    见到这一幕,赤月魔尊眸光一凝,当即打出一道法印与其相撞,她退入云海之中凝望那红衣女子。

    天魔。

    红音看了一眼两大分身,然后便冲向了云海之上。

    杀戮魔尊败了!

    这个结局令那些在远方观望的修士们大喜过望,他们修为低微无法参战,也只能在这里加油助威了。

    冲上云海的红音对上了赤月魔尊,后者的目光扫过前者的侧腹,那里有触目心惊的血迹,她不由得笑了起来。

    “看来想要速战速决,你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红音不言语,只是抬起手掌对向眼前之敌,血纹在空中不断地绽放。

    赤月魔尊沉声道:“人与妖的结晶,特殊的血统,此世诞生的全新存在,本尊倒要看看被奉为天魔的你究竟有何能耐。”

    论岁月悠久,她比之杀戮魔尊要更古老,乃是与天魔处于同一时代的魔道强者。

    正如她所言,红音乃是拥有着最特殊的血统,亘古至今的第一尊两族血脉的完美结晶。

    神魔造化功、道玄经、妖玄经。

    无论是人族功法还是妖族典籍,她都可以一并兼修。

    红音缓缓开口:“就拿你来做我登临大乘的垫脚石吧。”

    赤月魔尊冷笑不语,抬手便打出神通术法,眼下天魔乃是受伤之躯,她的胜算理应要更大些!

    此刻与刀疯魔尊交战的镇东王严凯,他正在不断地观察着周遭的情形。

    刀疯魔尊漠然道:“你的目标既然也是陈良师,何必与我在这浪费时间?”

    镇东王严凯沉声道:“本王与你们魔道可不是一路人!”

    “你不会蠢到以为陈良师看不出你别有所图吧?”刀疯魔尊冷哼一声,“既然你我目标一致,不如让我过去。”

    这般说罢,刀疯魔尊又是抬头看了眼云海之外,那鲜红艳丽的身影令她杀意疯涌。

    当年她便被天魔折辱过,然而如今再次得见,对方显然也没将她放在眼里,这让她恼怒不已。

    那时她还尚未成为魔尊,可这恨却是记了千年。

    刀疯魔尊怒道:“拦我者,杀!”

    她挥动弯刀杀去,镇东王严凯则是眸光闪烁,心思涌动。

    当那一刀劈来,镇东王严凯举枪一顶。

    砰!

    镇东王严凯携着长枪被轰进了悬崖之中,见到这一幕的刀疯魔尊则是眯起了眼睛,而后冷哼一声,朝着云海之上杀去。

    此番便要一雪前耻!

    陈良师冷眼扫过那杀向云外的刀疯魔尊,而后又看向那已经从深渊之中爬出,并不断地轰撞护山大阵的万丈魔神。

    赤明分身右手控着赤明神火,左手掌握玄灵天道树,此刻正全面压制着半面魔尊,即便后者有那水镜在手,他还是不断地受创,但还是在这般猛烈的攻势下坚持了住。

    魔厄老人正与玄雷分身交战,而后者还在操纵着八卦诸天河洛之阵来应对那魔神。

    眼下情形,看起来似乎是陈良师这边不留余力了。

    这战况看似僵持,但要知道天魔此刻正在以一敌二,想必她的压力要更大。

    若非先前天魔力挽狂澜击败杀戮魔尊,恐怕镇东王严凯落败后,傲天宗这边的情形就更加不容乐观了。

    “老祖,为何不相助傲天宗?那可都是些魔修啊!”

    有一些门派的弟子看不下去,忍不住向自家长辈求助。

    现在战况焦灼,只要多出一位天人,很有可能就打破了局势!

    那位老祖却是摇摇头:“傻小子,这里面牵涉事情太多,不能贸然行动。”

    白家如今未出现倒也就罢了,毕竟韩家已向白家宣战,两大世家相互牵制,已是难以出手了。

    而与傲天宗交好的醉乡楼怎么还不出手?

    在一座凉亭中,周沫楹瞪着那卧在椅上的女子。

    “你还有闲工夫在这吃果子?还不快去帮忙?”

    曼伊伊看了眼天外之景,淡笑道:“急什么,这些人奈何不了他,若需要帮忙,他早就开口了。”

    周沫楹沉声道:“陈宗主求助于你和你主动出手是两码事!”

    “行了行了。”

    曼伊伊摆了摆手,纤长的指甲轻轻挠了挠耳朵,她道:“你没看出来他还在等人吗?”

    周沫楹蹙眉:“等人?”

    “如今局势已然如此,何不多钓些鱼出来呢?”曼伊伊笑笑,神色自若,丝毫不为眼前的局势担忧。

    听到此话,周沫楹也是立刻会意,她又回头,凭借知灵天眼看着那场大战。

    那位竟还想引人出来?

    明明情况看起来已是不容乐观了。

    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这一战打的天昏地暗,仿佛日月都因此斗转,天门已是开至极限,而战况依旧显得无比焦灼,难以得出胜负。

    眼下最大的威胁还是那万丈魔神,即便凭借八卦诸天河洛之阵挡住了那魔神,但玄雷分身此刻还要分心对付魔厄老人。

    然而陈良师依旧神色镇定,丝毫不为所动,应付起敌人也是相当自如。

    而这时,有一道银光从远处的悬崖深处钻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梭而至,似卷动了天云地风,贯穿天际而来。

    狐狸尾巴漏出来了。

    出手之人显然是镇东王严凯!

    与此同时,衡玄山前的地势忽然扭转,阴阳两极似乎被什么拿捏了住,不少天人都在此刻瞪圆了眼。

    “那是天一功!”

    有人道出了真相,而后便见得一人穿过两极而来,一掌拍向了玄雷分身的身后。

    玄雷分身大笑起来。

    “好好好!”

    他一拳轰开魔厄老人,而后右手定下印决。

    哗!

    只见得一团黑色的漩涡忽然自身后虚空涌现,当那一掌拍入其中,一切的威能都消亡殆尽。

    那人的脸色也因此骤变,他的元气正在不断地笑死,他立刻暴退而去。

    而那随后袭至的长枪也没入了漆黑漩涡之中消失不见,随后漩涡便忽然内旋缩小,只见得一位黑袍道人袖袍旋动将漩涡收了起来。

    当众人看清那道人的模样时,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

    第三个分身!

    幽冥之水!

    那陈良师竟将三个分身都给留了下来!?

    幽冥分身神色冷漠,他看向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偷袭之人,漠然开口道出了对方的身份。

    “尉迟家主,尉迟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