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五十章:遇袭
    漆黑一片的越江之上,有一艘小船行驶而过,上面有几盏小灯泛着微光,比之乌云中的朦胧月光还要明媚。

    在船尾,姜洛元正坐在小圆凳上,单手拖着腮帮子望着湖面泛开的涟漪。

    “洛元。”

    秋白鹭走来。

    “三师姐。”

    姜洛元稍稍打起了几分精神,而后问道:“二师姐呢?”

    “她在修炼。”

    “二师姐真勤奋。”

    秋白鹭看了眼江景,道:“姚道友似想与你和好。”

    姜洛元偏头看了一眼,而后右手画出一道隔音符,随即露出无奈的神色。

    “三师姐,你什么时候成他的说客了。”

    闻言,秋白鹭则笑着摇了摇头:“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姜洛元有些不满的托着腮帮子,不去看秋白鹭。

    秋白鹭坐在她的面前,无奈的说道:“你们之间莫不是有些仇怨?”

    她知道自家五师妹对姚星辰有些不满,但这其中的矛盾似乎比她想的还要复杂些。

    “仇倒算不上。”

    姜洛元摆了摆手,嘀咕道:“就我跟他不是一路人。”

    秋白鹭道:“太古秘界时,我听小师弟提起,他救了你们两次吧。”

    对此,姜洛元的神色也起了些变化。

    “他就是这种人,没让他帮忙,他也会自己凑上来。”

    于是,秋白鹭问道:“对所有人都如此?”

    姜洛元抿了抿唇,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或许吧。”

    见她这样子,秋白鹭便笑道:“看来并不是这样。”

    姜洛元眼神幽幽的看向自家三师姐。

    “三师姐,你怎么能向着外人啊?”

    秋白鹭摇头道:“我可没有,就是看你心情不佳,想帮你开导开导。”

    心情不佳。

    姜洛元嘴角微扯,这点倒是不好否认,毕竟某个讨厌的家伙也在船上。

    “不准备与他聊聊?”

    “有什么可聊的。”

    姜洛元拿出最后一壶好酒:“说这个多没意思啊,三师姐若是无事,便陪我喝喝酒吧。”

    秋白鹭笑道:“你怎么和大师姐学上了?”

    以往姜洛元虽会饮酒,却不会频繁饮酒。

    “嘿嘿,大师姐这爱好是真不错。”姜洛元扬起笑脸,又道:“不过咱们喝的都是凡酒,以后找些真正稀有的仙琼玉浆喝喝。”

    在说到这后,姜洛元忽然眼睛一亮。

    “对呀,咱们这回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仙酒,这带回去我也好和大师姐交代!”

    秋白鹭笑着摇了摇头。

    凡酒再好,它对于修道之人而言也并无多少用处,但仙琼玉浆却不同,那可是真正的宝贝。

    不过大师姐想来不会在意它的效用。

    寻常的仙琼玉浆她们并非没有喝过,但口感却是如果汁一般,想必大师姐对这类也是不怎么喜欢。

    大师姐喜欢刺激的。

    在越江上漂泊数日。

    三皇子夜启倒是并不觉得无聊,虽然修炼上的天赋比不得船上的其他四人,但他对修炼之事向来也很感兴趣。

    不过比起向姚星辰讨教,他更愿意向秋白鹭与夏小蛮请教修炼之事。

    好歹赏心悦目,比面对姚星辰那冷冰冰的脸好的多。

    夏小蛮勤于修炼,而秋白鹭虽然随和,但夜启也不会时时刻刻缠着对方。

    因此这一日夜启找了姜洛元。

    姜洛元疑惑着看向这位三皇子:“你要问我修炼之事?”

    “这事你还是找我三师姐吧。”

    夜启说道:“我如今只是神窍境,姜姑娘定能为我解惑。”

    “神窍境?”

    姜洛元顿时眼睛一亮,同辈里她倒是很少见到修为比自己低的,于是她立刻提起了兴致。

    “那太好了,我修为比你稍稍高那么点,你问吧!”

    而就在夜启就要开口时,后方忽然传来了声音。

    “三皇子。”

    夜启心头一跳,然后转过头看去,一脸笑意:“怎么了姚兄?”

    “有话与你说。”姚星辰的目光又落在了一旁的女子身上,道:“他等会儿再来向你请教修炼上的事。”

    姜洛元不置可否,很是淡定的看着对方。

    “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与三皇子增进一下感情。”

    姜洛元神色古怪:“这个时间增进感情?”

    姚星辰点点头:“月色正好。”

    “......”

    夜启在一旁听着感觉怪危险的。

    姜洛元眼睛一大一小的看着眼前人。

    “哦,去吧。”

    姚星辰犹豫了一下,而后说道:“有句话忘记与你说了。”

    “什么话?”

    “这妆容...不适合你。”

    姜洛元此刻还是那无比“妖艳”的妆容。

    自家三师姐没说过这妆容不适合她,但也没说好看,姜洛元还是有些自觉的。

    而眼下听到姚星辰说起,她却莫名来气。

    “老娘乐意!你管得着吗?又不是给你看的!”

    姚星辰一言不发地拖着夜启到了船头去。

    夜启不由地笑道:“还好这是在船上,若是在外头给人这么看见了,我这三皇子的脸往哪搁啊?”

    姚星辰不说话,冷淡的看着他。

    见状,夜启立刻抱住了自己,认真的说道:“姚兄,我对这事儿吧...是真不太感兴趣,要不之后回了大衡国,你去找我六弟试试?”

    “你去找她做什么?”

    “嗯?”

    夜启眉头一挑,这才恍然大悟,他咧嘴笑道:“就请教点修炼上的事。”

    “这种事,你找我就行。”

    “怎么,人家搭理我,不搭理你,你心里不平衡了?”夜启戏谑打趣。

    姚星辰眼角一抽。

    而就在他要开口之际,他忽然皱起眉头,偏头望向了船外那无尽的夜色。

    见他表情变得严肃了下来,夜启有所察觉。

    “怎么了?”

    话音落下,只见得黑暗之中忽然冒出几团火光,以极其惊人的速度烧旺,以铺天盖地之势朝着船疯涌过来。

    姚星辰双手探出,以极快的速度分别画出一道符箓,而后双手结印,如花开一般展开双掌朝前推去。

    “散!”

    哗!

    整艘船剧烈摇晃,一道奇异的波动朝着前方排去,将那恐怖的火势冲散开来。

    姚星辰单手捏起印决。

    太天玄秘箓。

    嗡。

    无数符文凭空浮现,将大船尽覆其内,江上火势不灭,反倒愈来愈熊烈。

    这时夏小蛮等人也走了出来。

    秋白鹭平静的说道:“看来韩家是准备先发制人了。”

    “迟早要有一战,无妨。”

    夏小蛮笑了笑,她已是看的开,也不意外会有人半路袭击。

    即便先前姚星辰不出手,她也会出手。

    姚星辰眸中有着一道符文,他的目光扫过八方,能够轻易捕捉到某些人的踪影。

    “来者不少。”

    夜启也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自然不会被这排场给吓到,他很淡定的坐到了船里面去,准备看戏。

    而这时,夜启便注意到了一个早已经坐在里头吃着果子的女子。

    “哦,你也来了。”

    姜洛元嚼着果肉,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夜启好奇问道:“姜姑娘不准备出去帮帮忙?”

    这位好歹也是傲天宗弟子,而且也有着浩然境的修为,他不认为对方的实力会很差劲。

    姜洛元闻言一笑:“不急不急,本小姐可是压箱底牌,师姐她们需要我时,我自然会出手的。”

    难道她比外面那两位还强?

    夜启听到这番话则是有些怀疑,傲天宗有四杰,可没有听说过这老五的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