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二百四十章:追,叫你们追
    见到又一位青洲天骄到来,王曦令冷哼了一声。

    眼下在场五人,竟有四人是剑修。

    烈尘剑宗的苏步然,藏剑门的吕洋,皆是掌握本门极致剑力的剑道天才。

    而傲天宗的夏小蛮看似残废,但她的剑道明显所悟更高,不可光看表面。

    至于天玄剑派的曹泽陵,虽是无名之辈,但实力也是不俗。

    四位剑修。

    这令王曦令显得格格不入。

    苏步然看向吕洋与王曦令,爽朗一笑。

    “二位打算在这里与我们分个高低?”

    这才刚入秘界便要决战,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进秘界寻机缘才是第一,与强者一战当向后排。

    吕洋淡淡的说道:“不过是多了个人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旁的王曦令则瞥了他一眼。

    勇是你最勇,方才落了下风的不还是你?

    这话他自然只是腹诽,没有当面说出来。

    “算了,便让你们多活些时日。”

    王曦令笑着转身离去。

    而吕洋则凝视着那白衣女子。

    “此战未完,之后再战。”

    他也随之离去。

    此战他自然是不甘心,但眼下对方三人显然没打算与他公平一战。

    在灵洲二人离开之后。

    苏步然走了来,他看向了一旁的曹泽陵,笑着打招呼。

    “曹兄,真是许久未见了。”

    夏小蛮道:“你们认识。”

    曹泽陵无奈的说道:“我天玄剑派与烈尘剑宗常年有交流会,来往的多了,自然就认识了。”

    看来也并非是什么无名之辈。

    毕竟苏步然不是什么普通角色,能够让其如此称呼,自然也是有能耐的人。

    夏小蛮虽知曹泽陵不弱,但也没有太过关注。

    苏步然问道:“夏姑娘准备去哪?”

    夏小蛮答:“去找我师妹。”

    苏步然笑着问:“不如我们三人一道?一路上还能讨论讨论剑道。”

    闻言,夏小蛮有些犹豫。

    先前虽然不需要帮忙,但这二人的确算是帮了她一手。

    现在与人相处,她比以前要警惕无数倍。

    “可以。”

    夏小蛮觉得这样也不是不行。

    毕竟她现在给人的印象就是好欺负的,找茬的人自然多的很,有这两人在边上倒也能免去不少麻烦。

    正好都是剑修,话题肯定是有的,并不会觉得尴尬。

    曹泽陵问道:“苏兄,你烈尘剑宗来的人多吗?”

    苏步然摇了摇头。

    “一共只有十四个弟子。”

    “我天玄剑派来了三十六人。”

    二人又看向了夏小蛮。

    夏小蛮自然感受得到二人的注视。

    “六人。”

    二人想了想,看来傲天宗并未将二代弟子带来,来的都是那位的亲传弟子。

    大概是所有势力里来的最少的了。

    不过即便只是六人,也令人不敢大意。

    最后两位不好说,毕竟未曾见过那两人出手,但前四位弟子可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如今的夏小蛮,比起一年前天空台的她,已是天壤之别。

    这是苏步然再一次见到她时的印象。

    对方在天空台时给人一种阳光开朗的感受,而现在却是将青涩褪尽,大器渐成。

    尤其是先前破了吕洋玄意剑炁的那一式。

    当时苏步然也将之看在眼底,心头震动,那举手投足间颇有剑道宗师的风范。

    少年剑宗。

    想到这,苏步然则又看了一旁的白衣女子一眼。

    如今她有多强?

    这是自然而然浮现出的疑问。

    若是换做是一年前,苏步然定然不会有这个想法,当初他只会想与夏小蛮一战,可却不会想她究竟有多强。

    可现在会了。

    曹泽陵注意到了什么,他好意开口。

    “夏姑娘可是没有合适的佩剑了?我这有一柄玄阶宝剑,可借于你用。”

    夏小蛮闻言后则摇了摇头。

    见她拒绝,曹泽陵也不再多说。

    三位年轻的剑修同行一路,几乎无人敢对他们出手,当然也有一些不开眼。

    秘界大陆东边。

    姜洛元正一人行于山水间,她这些日子也顺着本命符的指引赶着路。

    过了数日,她总算是碰到自己人了。

    “五师姐!”

    前方飞奔而来的少年朝着姜洛元惊喜呼喊。

    然而姜洛元笑容刚上来一瞬便垮了下去,她眼角微微抽搐。

    在她的视线当中,那少年的身后正有数十号人追着。

    姜洛元眼皮忽然一跳,她看见了太天密宗的人。

    这小子干什么事了?

    在两人会面的一瞬间,姜洛元也转身就逃。

    “五师姐,咱们怎么办?回头打?”

    印流苏回头看了一眼。

    “打什么打,先躲!”

    姜洛元直接白了这小子一眼。

    躲也行,反正自家五师姐就擅长这些,只要能摆脱麻烦,印流苏自然是不挑的。

    虽然那些人里有擅长符阵之道的太天密宗弟子,但主动权毕竟在姜洛元这边。

    想躲还不容易。

    跑了许久,二人躲进了深山林里。

    可以休息之后。

    姜洛元便问道:“你做什么了?这么招人恨?”

    印流苏无奈的说道:“他们想来夺爷爷的画,我说画我没带出来,他们不信。”

    儒圣的画卷,岁月山河画。

    那画的吸引力自然是无穷的,只不过印流苏这回的确未带下山,听从师尊的命令将画留在傲天宗内。

    印流苏问道:“五师姐带了太乙玄罗盘吗?”

    “没带。”

    姜洛元耸了耸肩:“太乙玄罗盘的力量我现在也无法动用,万一我在这出了事,好歹东西可以留给师尊。”

    “......”

    听到这话的印流苏也是感到相当无语,自家五师姐还真是想的够远呐。

    “那些人似乎还在找咱。”

    “啧,一群麻烦的家伙。”

    若是那些人不走,他们也很难离开此地。

    姜洛元看了看此处地形,若有所思之后扬起嘴角。

    “不走那就别走了。”

    见状,印流苏好奇问道:“师姐打算怎么做?”

    姜洛元嘿嘿一笑:“咱文雅些,智取。”

    于是乎二人联手在山间布置起了连结阵法。

    印流苏的符阵造诣亦是不差,有着姜洛元的领导,两人立刻就布置下了重重阵法。

    一环扣一环。

    忙活了好久之后,总算是结束了工作。

    印流苏问道:“怎么引他们上来?”

    姜洛元回过头看他。

    印流苏被盯的有些发慌。

    “五师姐,你、你想干嘛?”

    “我给你绑起来,你去当诱饵。”

    “我...”

    印流苏满脸愕然:“你怎么不去啊?”

    听到这话,姜洛元立刻眯起了眼睛,眼中泛着微光,就像是只小狐狸那般充满狡黠。

    然后姜洛元便跌坐在了地上,不知从哪抽了手帕出来,佯装一副掩面哭泣的模样。

    “小师弟,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会想让师姐这般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去当诱饵,若是我被那些人抓到,我...”

    “五师姐,我这样的男孩子被抓到也是很危险的...”

    “......”

    姜洛元起身,然后走到了少年的面前,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小师弟这是不打算听话了?”

    印流苏感到一阵恶寒,连忙开口。

    “我开玩笑的!我去!”

    “这才对嘛。”

    姜洛元欣慰的点了点头。

    印流苏想了想,问道:“五师姐,咱们这样做,之后岂不是要成众矢之的?”

    “就困他们个把月而已,又不宰了他们。”姜洛元一脸无所谓。

    个把月。

    在太古秘界里浪费这么多时间,恐怕都能把人气疯了。

    不过印流苏也只是犹豫了一下罢了。

    他觉得这样挺好,很解气!

    于是乎,印流苏去当了诱饵,被绑在了树上。

    “总算找着你小子了!”

    “咦,这小子怎么被绑在这?”

    “管他呢!抓住他!”

    “你完蛋了!”

    一群人奔来,而听到动静的人相当多,本就只有这一座山,所以都朝着山上聚来。

    而就在双方距离只剩下五米之距,那绳子忽然凭空消失,印流苏落下后瞬间溜远。

    见他逃走,众人立刻飞奔追去。

    到手的肥羊哪能让你就这样溜了?

    远处树上的姜洛元看人聚的差不多了,双手在身前结起手决。

    “起!”

    哗!

    耀眼的辉光一道接一道的自山林间绽放,无数阵法涌现了出来,如紧扣在一起,将那群人封锁在里面。

    若是没有能力强破阵法,便只能一次性将阵法全部解开。

    “这是埋伏!”

    “混账!居然给我们下套!?”

    一部分人开始攻阵,但后来发现阵法的坚韧程度后只好放弃,只能让懂得阵法的人来解阵。

    半日过去了。

    “太天密宗的弟子不是很擅长符阵之道的吗!?”

    “都半天过去了,还解不开吗?”

    “简直浪得虚名!”

    那几个太天密宗的弟子脸色极其难看,冲那几个人大吼。

    “老子不解了!”

    “你特么。”

    一群人扭打在一起。

    很快便有人劝架,最后决定齐心协力,他们要报复的对象直接锁定了当时见到的那一男一女。

    好你个傲天宗弟子,你们完蛋了!

    只不过这时姜洛元与印流苏已经欢快的溜走了。

    追,叫你们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