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弟子皆是天骄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一章:尊者是个实在人
    先前的试探无果,紫云尊者再施展神通。

    她只是想要试探一番,可并非是要与对方分个高低,将人得罪死于她而言并无好处。

    “陈宗主可要接好了。”

    如何被化解的攻势,她便如何攻回去。

    哗!

    无尽的星辰从黑暗之中显化出来,数量乃是先前的成百上千倍,不断地坠落下来。

    而陈良师的赤明神火现在已经无法再分散的更多,赤明分身本就是由赤明神火所铸就,若是要去对抗这攻势,必须要破散这具分身才行。

    好在陈良师有一件万能底牌。

    手掌一旋,那万千火焰便重新归一收了回来。

    那赤明神火看的灵焰真人有些心热,他寻觅多年,却未曾拥有任何一种十大奇火。

    而在陈良师收了火之后,便更令人好奇了起来。

    这位陈宗主要如何应对这般攻势?

    陈良师的脚步未停,袖袍一甩。

    只见得那神秘画卷再一次出现在了诸位天人的视线之中。

    又是那张图!

    除却灵焰真人之外,其他人皆是第二次见到此图。

    那疑似极道至宝的神秘画卷,即便是天人也忌惮不已。

    陈良师单手抓着画卷的一边,任它的另一端朝着远方展开,而后他眸光一闪,看见了一位墨衣道人。

    穿衣的风格倒是与他有些相似。

    那天边景色奇特,时而下起雨雪,时而坠落火石。

    而那道人则静静地坐于小船的船头,肩上靠着一株大大的荷叶,遮在了他的头上,顺着那浑浊不清的大江之水慢慢远去。

    那荷叶有些神奇,给了陈良师一种不朽不灭、坚不可摧的神意。

    他还有一种感觉,若是有此物,也可轻易化解眼下之局。

    这是偶然所见之景,不知可否用来破局?

    陈良师探手而去,穿过了画卷,抓向了那人肩上靠着的荷叶。

    那荷叶简简单单的便被其抓来,而那人扎起的长发却因为荷叶被取走之后,被莫名的大风拂乱散落下来。

    也就在这时,陈良师忽然心头一震。

    那人竟偏过头来,看不清其容貌,他却能知道对方是在看自己!

    如此诡异的画面却并未令陈良师有惊悚感,仿佛并无不可,一切顺其自然。

    “借来一用。”

    还不还的回去,另说。

    那人也不知是否有听见陈良师的话,只是一言不发的回过头去,继续望向前方。

    陈良师的手从画卷之中收回,手中便多了那一顶翠色大荷叶,靠在自己的肩上,如同竹伞一般遮在了头顶。

    众天人惊疑不定的望着那大荷叶。

    要用此物抵御紫云尊者的神通?

    开什么玩笑?

    只是望着那大荷叶,虽能隐约察觉出它的特别,却又无法道明真相。

    可那陈良师已没做其他准备,只是拿着那大荷叶漫步银河。

    如此悠然自得的姿态令人啧啧称奇。

    当真是有气魄。

    对那大荷叶竟如此有信心?

    哗!

    无数的星辰坠落下来,可却在下一刻令紫云尊者蹙眉。

    那星空之间仿佛真实虚幻再次转变,空间发生了异动,那无尽的星辰坠落,却是化作了无数带有光点的水珠,如雨滴一般打落在那荷叶之上。

    此刻那景象,就像是一场倾盆大雨。

    没有多么特别,只是一阵普通的雨罢了。

    陈良师踱步星空,神色自若,单手持着大荷叶,慢慢走向了那座巨星。

    怎么可能攻不破!?

    紫云尊者脸色惊变,她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自己所施展的神通,所起到的效果便真的就如一场雨一般,只要打着伞,有遮掩的树荫,便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她就不信这个邪!

    紫云尊者暗自发力,令周遭所有的星辰都动了起来,如滔滔江海一般汹涌而过,要将那遮蔽了大雨的荷叶冲毁!

    哗!

    星河倾落,有毁天灭地之势。

    可却在到达一定范围之时,真实与虚幻反转,如同一桶水倒落,星光冲击在荷叶上,令其摇曳了几下,仅是起到了这样的效果,星光便垂落下来。

    紫云尊者神色异常难看。

    另一端,玄雷子叹息道:“一法不侵,万法不入,不朽不灭,这荷叶恐怕有着类似于大商至宝太皇玺的能力。”

    战王向羿也惊道:“此人怎会有如此多至宝?”

    先前是那画卷,后来是那奇火,现在又是这荷叶。

    每一个都堪称足以惊动世间的至宝!

    苍剑尊开口:“想要攻破那荷叶不易,要与那人交手,必先入其荷叶之内。”

    那荷叶之内自成一界,不置身于其中,便难以对荷叶下的人动手。

    月华道尊问道:“连苍剑尊都没有把握攻破那一物?”

    这位烈尘剑宗的苍剑尊乃是一位剑仙人物,单论进攻能力,应该可以说是在场众天人中的第一。

    苍剑尊淡淡的说道:“不知。”

    但却并非不可一试。

    旁人自然也听出了他的意思。

    紫云尊者望着那逐渐走近的白袍道人,她已是没了做表情的心情。

    她的“紫星极曜崩天图”乃是耗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才得以完善的神通,可如今第一次拿出来用便吃了瘪。

    竟丝毫奈何不得那人。

    这人究竟还有多少的宝物?

    紫云尊者又想起了那未曾施展的神秘画卷,心底忍不住一叹。

    或许那神秘画卷也能防下她的神通。

    如此说来,对方能够应对的手段还不止一个,或许也不止两个,可能会更多。

    她对这位傲天宗宗主的评价又高了些。

    此刻,陈良师已经来到了巨星之上,荷叶的根靠在肩上,他淡笑着看向眼前的紫云尊者。

    紫云尊者也正看着对方,她有些不服气。

    若是与之交手,全力一搏,她认为胜负难说。

    但眼下只是试探罢了,而现在局势明朗,已是说明了她的神通的确无法攻破此人的宝物。

    的确算是败了。

    “陈宗主宝物众多,本尊甘拜下风。”

    紫云尊者作揖,语气平淡。

    陈良师自然听出了她的不服气,觉得自己是仗着宝物才赢了这场算是比试的论道。

    于是他笑着开口。

    “呵呵,倒是没想到尊者是个实在人。”

    紫云尊者看着他,眯了眯眼睛:“何意?”

    “尊者先前说是献丑了,我还不以为然。”

    紫云尊者皱眉。

    陈良师笑笑,道:“没想到,尊者还真是献丑了。”

    众天人眼角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