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比赛开始了
    高永夏今天终于看见了藤原真纪本人,这也是两人的第一次会面,高永夏的名声是仅限于韩国国内,虽然有许多的本国的职业棋手和一些棋迷称为他韩国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可是相比于藤原真纪而言,他在国内最好的成绩就是击败过知名棋手金希易六段,和安太善时有输有赢在这个年纪无异于是很辉煌的成绩了。

    只是自从藤原在富士杯上击败了森下九段后,他的名声已经被其他国棋手所传扬,加上金希易前期在韩国所宣扬的危机论,在结合现在辉煌成绩,他已经在国际上有了不错的名声了。

    安太善也注意到了日本队伍中的人群,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永夏,比赛快要开始了我们快过去吧!”

    仓田厚眼神看向安太善,作为自己的老对手他眼神充满了斗意,对于去年的败局他一直在心里耿耿于怀。

    高永夏点了点头走进了比赛场地内,随着韩国的队伍走进了场地,日本的队伍也走了进来,今天的比赛是韩国对战日本。

    仓田厚已经看过了对战表,知道了今天的对手是安太善,原以为韩国队伍中安太善是作为二将出战,他想要和藤原交换位置可是在纠结许都不知道如何开口,没有想到韩国队伍那边做出了改变,这让他心里十分庆幸也告诉自己一定不会如去年一样再输给安太善那个家伙了。

    藤原真纪不知道在韩国队伍里有一个叫做高永夏的人正在摩拳擦掌,他表现的十分平静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藤原真纪抬头才发现对面这个火红色头发的少年正眼神炽热的看着自己,这对手是什么情况,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当对方是一个斗志激昂的家伙。

    比赛开始,双方都鞠躬敬礼,今天的高永夏对于这一套礼仪做的格外认真,如果有熟悉他的人在场会很惊讶,高永夏是出了名的傲气,对待对手也是十分散漫随意的。

    今天却是如此认真,他是真的将藤原当作自己的对手了,这种想法绝对不是从此刻两人坐在这里开始,也不是听见对方击败了森下九段的时候,而是看见了藤原真纪的棋谱的那一刻。

    所以说他的战意不是偶然的也不是藤原所以为对待任何人都是如此的,他已经等待了许久了。

    双方的对战一触即发,通过猜先来判断双方棋手谁执黑,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藤原真纪执黑先行,而高永夏执白。

    对于开局的布局藤原真纪是不拘泥于形式的,只要有有心人刻意的去搜集他对弈过的棋局会发现,他的布局不一而同也有许多人未曾见过的布局开始,也曾经起到了意想不到的好处,在富士杯上的进藤光所用的就是他所创的,在他上一辈子这套开局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高中国流。

    这一套布局的好处在于布局速度,那盘棋他需要打安藤西一个措手不及这是最佳选择的,且同时可以做到兼顾外势和实地,可以说那盘棋进藤光做到了因地制宜。

    在开局藤原真纪没有选择最近使用较多的三连星开局,而是选择了错小目开局这样的选择会更加的灵活多变。

    当然这一套开局并不是适合所有的人,由于灵活多变的原因,你要做到的就是适应这种多变的定式,如果有选择困难症的还是慎入。

    高永夏看着藤原真纪的落子,他的脸色露出为难,这实在太古怪了可真是好独特的一手棋,他乍一眼看到的时候认为黑子方向有一点怪怪的。

    面对藤原真纪这颇为古怪的开局,高永夏在没有思索多久后选择了小尖布局来作为应对,这并非是他毫无缘由的选择。

    对局中高永夏就表现的十分主动,处处寻找藤原真纪求战,而藤原真纪却没有让人看到两人一开始便强强对战局面,反而是沉稳的去应对,十分耐心与高永夏以周旋为主。

    休息室里,这里盘踞着许多的日韩国棋手以及中国的棋手,他们此刻看到的棋谱正是藤原真纪与高永夏的对局。

    洪秀英如今也成为了职业棋手,今天他特意过来看看对局,在见到藤原真纪处处避战而高永夏占据了主动,不禁就喜笑颜开。

    他曾经在日本待过一段时间,自然听过藤原真纪这个名字,在输给进藤光之后他奋发图强终于通过了职业考试,摆脱了研究生的身份正式成为了一名职业棋手。

    也曾一度被称为仅逊色于高永夏的天才,是日本的塔矢亮和藤原真纪一样的关系。

    看到此刻的对局,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不屑的神色,想起进藤光离别时和他说过一句话:“藤原比我的实力胜过百倍!”

    他喃喃说道:“进藤光,这就是你口中远胜百倍于你的人吗?面对高永夏就连反击都不敢……”

    他认为虽然自己的棋力比不上高永夏,但是他绝对如果是自己绝对不会畏惧,敢于与对方正面开战。

    但显然休息室里的人多数都不是这么想的,他们面露凝重在思索黑子背后的意义所在。

    高永夏嘴角上扬在心里暗自想到:“藤原真纪,难道你怕了吗?”

    开局没有过多久,棋盘上的形势就形成了黑子获得外势,白子取得实地的场面。

    从局势来看,白子并没有占据了太大优势,但是却形成一面强攻现象,而黑子以周旋为主,从表面来看是白子占据了主动而黑子选择了退让。

    所以洪秀英才会觉得是高永夏一开始便压着日本所谓的天才少年藤原真纪,所以他的语气中也流露着不屑,与身边的金希易说道:“前辈,这就是你所宣扬的日本天才吗?在永夏哥面前貌似有些力不从心呀!”

    金希易摇了摇头说道:“他就像是一只蝮蛇,他在等待一个机会,我现在担心的就是害怕上面的永夏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如果是这样那就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