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出名
    森下弘生坐在主驾驶上,笑着问起了今天对局的情况。

    “我看那个孩子像是失魂落魄的,父亲今天你可真的不留情面了,别人年纪还小不要打击了他的自信心!”

    藤原真纪离开的时候是在思索回味刚刚的对局,他的父亲也是一样,只是在他的眼中父亲是维持前辈姿态,而那个少年则是因为输棋而影响了状态。

    “开好你的车,别人的天赋和棋力胜你一万倍,如果你有他十分之一我都乐开花了!”

    刚刚输棋,森下弘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就是火上浇油,虽然说这盘棋有些遗憾但也算是心服,可作为一个棋手谁没有胜负欲呢,输棋带来的不愉快情绪,森下弘生可不就是撞上了枪口了吗!

    他也比较识趣没有继续说下去,大抵知道了这个结果,虽然心里十分惊讶可脸上没有表露出来。

    森下九段那脾气,他早就习惯了冷着一张脸,心里即使不是这个意思也不会脸上表露出来。

    ……

    比赛结束了,有些人回到家可有些人却有其他去处,今天的比赛时角逐八强之战,他能既然能走到这里自然实力不会弱,输棋后的失意是难免的,今天藤原真纪想熟的人中进藤光与和谷还是倒在了16强冲八强赛上,他们已经尽力不过经验这种东西还是比不上那些经验丰富的老牌棋手。

    毕竟能够冲到16强中有几个是所谓的运气之辈,竞技类项目虽然有运气成分但是还是实力至上的。

    东京的一处酒吧里,三五成群结对的是今天输棋的或者之前就被淘汰了的,几人坐在包间里就谈起了今天的比赛了。

    最先说话的是和进藤光对弈的安藤西,那盘棋他被对方的一手中国流开局有些懵而乱了节奏,所以他觉得输的还是挺郁闷的。

    “藤原真纪与森下九段的那盘棋我看到棋谱了,没有想到像森下九段这样的老牌强者竟然在拼功力上输给了一个年轻人,藤原处理官子实在是太妙了,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绝对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家伙!”

    一个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双手架在沙发上看起来就十分轻浮。

    只见他说道:“森下九段已经老了,像藤原这样定段没几年的家伙都可以打败他。”

    说完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他说起这样的话更多的有些嫉妒和羡慕,今天对局他输了而对方却是以这一战更加扬名。

    “藤原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家伙,那家伙我和他在大手合上遇见过,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战胜的人,今天森下九段输了其他人可能会惊讶,我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他带着厚厚的眼镜,说话时脸上还有种提起对方的颤栗感,毕竟藤原带给他的压力只要亲身经历过都不会忘。

    对于他的话有些人陷入深思,可有些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当你处于一个足够显眼的位置,随之而来的就是许多人各种不同的目光,艳羡赞叹种种都是存在的。

    不过大多赞叹的声音都是和藤原真纪有过对局的,和他的对手棋真的会让你有种心服口服的感觉,无论是大局观还是中后盘的掌控都很强,一个全面型的选手让你找不到针对他身上的点。

    当然他们可以借酒消愁,或者互诉衷肠而另一边的进藤光有些郁闷的坐在家里,他实在有些后悔,因为今天的对局明明是有机会翻盘的,可是却被自己葬送了。

    他无神的目光看着天花板,现在他想要好好静静,他的职业生涯刚刚开始但他下棋已经有几年了,输棋自然也不是第一次,但是心里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真的很挠心。

    因为第一天的胜局,让他有些意得志满让自己丢了一开始的谨慎,今天开局便有些激进的想要和对方发生战斗,以企图获得与昨天同样的局面。

    盲目自信的后果使得输了比赛,佐为看着此刻的进藤光安慰道:“小光,总结这次失败的经验就好,没有必要太过去难过,棋手的胜负欲是不认输而不是不服输!”

    可有些道理虽然他都明白,进藤光心里还是很难受,这种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缓解的,不过更多的是看见了森下九段输给了藤原真纪之后,这让心里的负面情绪扩大了很多。

    自己输棋在前,但藤原输棋之后面容不变,他从藤原的脸上没有看出一点的因胜利而骄纵的情绪,相较于自己觉得自己更没有理由因为一场胜利而自傲。

    围棋周刊也将藤原真纪的图片当作版块最大的一处,日本最年轻的顶尖棋手标题的字体很显眼,或许森下九段会看到这篇报道,会产生什么情绪这不是新闻媒体需要担心的事情。

    他们试图将藤原真纪这个名字营造成了日本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未来棋坛的执牛耳之人。

    有些人担心这样捧的太高会不会毁了他,一下子这个名字在围棋圈变得十分风靡。

    而作为一切事件的中心人物,藤原真纪此刻却在家里下着棋,对手是他从来没有战胜过的对手弈,疯狂的被完虐可是他输的越多,精神却越亢奋。

    ……

    座间的家中,今天有一位客人到访所以便没有出门了。

    来人正是森下九段,在他输给藤原真纪之后这个消息依旧还在不断发酵,作为背景板的他此刻淡定的品着香茗。

    座间端起桌上的茶小酌一口说:“那小孩赢了你,一定激动坏了吧!”

    座间想起了藤原真纪离开时的情形,一切都历历在目无论是对于那盘对局还是他的神态,他沉默不语像是在思索着许久摇了摇头!

    “他的姿态倒像是我赢棋了一样,我和他出门的时候弘生甚至以为赢棋的是我,原因是他遗憾在对局中他也没有发现那步妙手!”

    实际那天的确是藤原真纪因为那手棋而郁闷,因为那步妙手如果不是弈他并没有发现。

    座间听完也沉默不语,这是一个真正的棋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