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更进一步
    森下明白自己现在局势对他不是很友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盘棋他最少要输半目,只是就这样认输他实在不甘心,而且还是这样一个小辈,可能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看着这场对局的结果。

    虽然说他输了,给日本围棋界新人让路这也是后辈崛起,这他常说日本围棋界年轻一辈缺少了新生力,如今却是有了,不过他不希望这个垫脚石就是自己。

    长江后浪推前浪,他可不想被拍死在沙滩上。

    这若是传出去定然是一件大事件,藤原真纪输了会被许多人认为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在预料之中的毕竟老牌棋手经验丰富,而藤原真纪虽然成绩很好但是仍旧差了一些。

    但若是赢了那就引起大轰动了,那藤原真纪这个名字不仅仅落入新闻周刊上,棋迷和年轻棋手心上,甚至连一些老牌的棋手都会暗自揣度这个年轻棋手的实力。

    森下九段实力不弱,甚至可以说他的实力很强,所以他代表这个招牌才名副其实,如果都是一些像御器曾之流有名无实的人,棋迷们不会特别诧异的,毕竟围棋在竞技类项目其中成绩还是决定一切的,可没有依仗资历这回事,要知道经验丰富并不意味着和资历所挂钩,他是与实力成对等的东西。

    森下九段正在长考,他在思索这盘棋是否还有扳回局面的希望,安静的环境下更有利于人去思考,考场上没有任何的声音即使有人结束,也会安静的离开赛场,不会去打扰到其他人。

    目前的形势来看,还是比较复杂的当然双方还是能够判断清楚的,正常的继续打下去是打不赢了,因为劫不够所以这才是最耗脑力的一件事情。

    长考的这段时间,森下就是在思索有没有自己遗漏的,可是他怎么仔细去找也没有收获,这盘棋双方落子都十分谨慎,并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而这样的妙手真的存在吗?森下也是心中开始存疑了,他伸手擦拭了额头的汗水,虽然大脑思路一直很清晰,他面对这样的时候反而更加冷静,倒没有自暴自弃的想法,但的确没有找到扳回局面的妙手。

    想要让对方放弃劫材那样才有胜算,只是那样的妙手的确没有看见,可能是因为它的隐藏性太好,所以没有发现但是现如今至少他已经陷入了僵局,继续下去也只是输,或者现在只能选择认输!

    无论是何种结果都不是他所想看到的,休息室里几人的目光收到的是最新的棋谱,桑原坐在椅子上看着棋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这以后最年轻的棋手可是就是藤原了,绪方你可是要被比下去了!”

    桑原棋圣头衔,上次的绪方想要从桑原的手里夺走可是失败了,桑原年轻很大但是他的状态依旧不错,与绪方的那盘棋利用了攻心的手段赢得比赛,可以说是老奸巨猾了!

    绪方充耳未闻,既没有反驳也没有作表态,并没有理会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而桑原也依旧还是那副笑吟吟模样,刚刚的事情像没有发生一样。

    而场上的对局也快要迎来终场,最终的森下依旧没有找寻到那步妙手,对局最终结束藤原真纪以一目的优势取得了胜利,虽然说最少半目但是结果当然不能完全丝毫没有分差的。

    这场比赛到此已经可以划上一个句号了,不过可以预见的就是今天的结果会引起怎么样的轰动无疑是明天最新的新闻了。

    参赛人员也一波一波的离去了,只是他们有些没有离场的人员目睹了这样对局,或许在他们回去后也会和身边的朋友谈起今天的这场对局。

    森下九段没有离开,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此刻正与藤原真纪进行复盘,这场对局时间是在下午对局结束后,差不多在五点左右复盘时间差不多花了近二小时左右,看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了。

    森下九段也问过藤原真纪,如果你面对我那样的处境有没有发现那处妙手,藤原真纪的回答是并没有,在森下九段长考的时候藤原真纪也在思索,可是与森下九段一样,依旧没有找到那处妙手虽然笃定一定存在,但是却没有找到。

    当然并不是没有,弈的答案指出了那步妙手,从他的角度来看总有几分事后诸葛的意味,那步妙手并没有多大的难度但是十分隐蔽,以至于他和森下九段都没有发现,当然这一步妙手藤原真纪还是说了出来,只是改成了这步棋实在复盘阶段才看到的妙手。

    不过虽然听起来貌似是在安慰,在森下九段的心里却依旧把这当作了藤原真纪的实力,看着对方震惊的眼神,藤原真纪总不能告诉他这步棋不是他所想,这样的回答貌似更加匪夷所思。

    这盘棋虽然赢了但是仍旧有些遗憾,如果那步官子妙手自己能在对局中发现就完美了,不过这盘棋的胜局的确让他心中有点小小窃喜。

    复盘不是发表自己的赢棋的感言,而是真实的还原当时的对局,复盘结束后,天色已经黑了外面的人基本离开的差不多了,森下九段与藤原真纪一同出门,门口停着一辆轿车走出来的正是森下九段的长子,和父亲不同他在围棋上并没有多少天赋。

    夜深了所以到棋院门口接自己的父亲回家,森下弘生见父亲和一个少年一同出来,便想到讶木与和谷所说的父亲对手是和谷的朋友,相必就是面前的少年。

    虽然他下棋实力不行,但是在他的心目中父亲的围棋实力是很强的。

    森下弘生打开车位,森下九段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子询问身边的藤原真纪说:“你和我复盘到这么晚,我让弘生一起送你回去吧!”

    藤原真纪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森下老师,棋院距离我家很近我步行回去就好了。”

    见此他也没有再劝回到了车里,森下弘生坐在主驾驶上询问起父亲今天的对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