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结尾
    这场对局就这样结束了,这种戛然而止的感觉让人觉得十分难受,坐在电脑旁围观的人疑惑为什么这盘棋明明可以继续走下去,就选择放弃而选择认输了!

    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看出了唯一的生路,而是他们不知道塔矢行洋已经计算的更远,他已经看不见自己的生路在哪?所以选择了认输,水平越高,他们往往比普通人更早看到结果。

    塔矢行洋看着棋盘上的对局,眼神中没有气馁与失落而是伴随着着是久久的沉思。

    “Sai你的实力我已经了解了,你也吸取了在zero那场败局中的经验吗?的确是一个惊才绝艳的棋手,无论是你还是zero都是值得我全身心投入的对手!”

    说着嘴角反而露出笑意,这场败局比他以往的胜局都要让他开心。

    ……

    “小亮,你父亲怎么选择认输了!”

    坐在电脑旁的胖子看着电脑上的结果还是不敢相信,那可是名人日本五大头衔拥有者,怎么会一连输给了两个网络棋手。

    其他人也将目光看向了塔矢亮,毕竟作为名人之子的他在这样的场合下,比在场的其他人更好做评判。

    过了许久塔矢亮才缓缓开口道:“我也不清楚,或许父亲发现已经没有扭转局面的机会了吧!”

    众人不语,到了小官子已经太复杂了众人已经看不懂其中的变化了,观战的人之中能够看懂的也是寥寥无几。

    陷入沉思的塔矢亮思考的不是棋局最后的思路,而是他觉得那黑暗中落子的手如同以前的进藤光,两人一模一样。

    塔矢亮走在回家的路上,依旧在思索sai的身份,如果sai真的是进藤光的话那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

    佐为闭上眼睛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这盘棋与塔矢行洋依旧没有发生神之一手,可他并不失落,因为只有自己的实力能够追赶上zero的脚步,大抵就能产生真正的神之一手。

    进藤光看着棋盘,笑着说道:“佐为你赢了,赢了塔矢名人诶!”

    塔矢名人的分量是只要下棋的人都会知道的,他觉得佐为的实力很强只是没有想到能够打败塔矢行洋。

    “佐为你们之间有神之一手吗?”

    佐为摇了摇头说:“虽然这盘棋没有神之一手,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不断的变强,追赶上zero那么一定能够产生神之一手。”

    进藤光点了点头:“嗯嗯,佐为你一定能击败zero的然后发现神之一手!”

    这盘棋无论是塔矢行洋还是佐为,都已经竭尽全力而战了,每一步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深思,千锤百炼的每一步棋能够让彼此激动不已。

    可是佐为明白这样是无法打败zero的,只有真正对弈过才会明白那是何等的强大,zero的存在将让他重新定义神之一手的存在,因为他心目之中的神之一手无法做到一锤定音,那便称不上是扭转一切局面的神之一手。

    只要是活在人间的那便不是神,是人就有弱点,无论是佐为还是塔矢行洋他们都未曾放弃过追逐zero的脚步,和追求那传说中的神之一手。

    ……

    和谷义高坐在家里,房间内杂乱不堪的摆置,脏衣服还有随处乱扔的饮料瓶,可是他的目光却是始终盯在电脑上无比的专注。

    或许是因为自己住处不会嫌弃,但是更重要的是这盘对局让他实在挪不开眼。

    “实在是太精彩了,无论是sai还是塔矢名人他们之间的那种博弈,无处不充斥着计算和战斗。”

    正在他啧啧称叹的时候,楼下传来母亲的声音说:“义高,让你收拾房间你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马上……”

    ……

    藤原真纪看着电脑说道:“结束了吗?可是好像并没有结束,那会有人能找到那条生路吗?”

    佐为与塔矢行洋的对局让他想起了当湖十局,范施两位棋圣的对局可比,塔矢行洋作为如今的日本围棋界第一人,而佐为作为飘荡世间千年的灵魂。

    ……

    一间香火缭绕寺庙,其中有得多少信徒供奉,当世间疾苦百姓就将希望寄托于神佛,希望能够以虔诚打动佛祖。

    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寺庙里尽是信徒上香,但是上山之中的有一个人的目光却是在打量着四周,不像其他信徒那样的虔诚。

    来人正是藤原真纪,不过在这里他想作为一个明人李光彬而活着,上面的牌匾赫然写着凌云寺。

    他身上的服饰已经头发都替换成了这个时代的模样,这算是他第二次来到寺庙之中,上一次还是寂静无人的龙脊寺,而此刻人声鼎沸的凌云寺。

    而寺内的小沙弥为此而四处忙碌,他的耳力非常好甚至能听见在他们在一旁窃窃私语的声音。

    “师傅让我们出来帮忙,却独没有让江流儿过来,他过的可真舒坦!”

    “你少说点吧,如今这样的时节你让江流儿出来,你让这些施主怎么看?”

    “你们知道江流儿在哪吗?我有些事情需要找他!”

    正在他们低声说话的时候,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道声音,见此人的打扮可真是怪异,虽然如今的文人雅士都喜欢身着道袍,轻松舒适可是你身穿道袍到寺庙上香实在有些怪异。

    淡青色道袍头上只有一根羊脂白玉的簪子束发,周身气质看起来实在是非凡人。

    他们不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自然也不敢将江流儿的消息透露出去,只能摇头说道:“施主,江流儿早早就已经外出了我们也不得消息!”

    小沙弥双手合十,颌首说道藤原真纪明白自己想的太过理所当然了,看来剧情人物并不是江流儿。

    他微笑着抱手离去,端的是实在风采不是寻常人。

    看着离去的背影,小沙弥说道:“江流儿,怎么会认识这等风采之人呢?”

    “嗯嗯,我们到时候回去好好问问他!”

    正在他回首之时,遇见了一位胡须发白的老僧,沙弥在看见老僧后便十分礼貌的行礼道:“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