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生死棋局
    藤原真纪从未小看过面前的这个对手,这个名叫伊康一朗的棋手,节奏感强布局和大局观都很不错,而他使用村正定式的目的也在于打破对方的节奏,让对方在自己强势的时期占不到便宜。

    伊康一朗眼神变得十分慎重与认真,他平生所遇强敌无数但是却是第一次面对这样强劲对手,让自己处处受到掣肘。

    他明白了自己兄长死的并不冤,死在这样的强敌之下死也无憾了,何必做那冢中枯骨这种想法让他激动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伊康一朗身后一位留着月代头的武士询问身边的老者说:“家主的对手竟然如此强劲吗?我远远看去都能觉察到莫名的杀气!”

    在这样的乱世老人是最没有价值的,没有年轻时身体的活力就成了他人眼中的阻碍,你占据着的位置就会受到年轻人的觊觎,他们都想取而代之因为你没有了年轻时的威慑力了。

    看老人的面容,赫然发现只剩下了一只眼球,另一只眼睛用布条遮住了,伤疤在脸上纵横交错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头发花白的他,在众人的眼中依旧十分颇有威望,随着刚刚男人的提问,其他人都将目光转向他。

    “主公的局势危机四伏,一旦对方抓住机会就会乘胜追击,到时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啊!那岂不是会输给那个小子!”

    “是啊!是啊……”

    众人都应和起来,老人的声音嘶哑而又低沉像是与地面摩擦一样,刺耳又难听。

    “但是,胜负却是两说,那小子驾驭的是柄双刃剑是既伤人也伤己的!”

    众人听完信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们心头仍然萦绕着对伊康一朗的担忧。

    毕竟有伊康一庵的前车之鉴在前,不得不令他们心中生起担忧,如今这乱世家主更换太过频繁,实在对于伊康家的未来并不是很好。

    他们作为家臣门客,除了对自己前程担忧也为主家的未来而担心。

    伊康一朗从八岁学棋,那时候父亲请人教导自己与大哥,后来大哥继承了伊康家的家主位置,他心里并没有任何的不平和愤慨,反而是有种释怀,他可以尽情的一个人去下棋不用去担心那些繁杂的事情。

    他的天赋比大哥更高,且棋艺更高。但是伊康家闻名的必须是家主,所以伊康一朗这个名字远不如伊康一庵。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想要让龙脊寺作为立威之所,想要让其他的宵小小看了伊康家,让他们知道得罪伊康家的下场。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道,只有这种手段才能生存下来,只是没有想到突然会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如此格格不入的少年,也没有想到他比想象中的更加棘手。

    他手里的棋子攥的很紧,像是下一刻就要在他的手里化为粉末,他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皮肤白皙如同京都的世家公子,此刻得他气质从容淡定,没有任何的烟火气但是棋里充满了硝烟。

    独眼老人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身边的月代头武士扶住他的身子说道:“景行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老人的身份如此特殊的原因是他还有一个身份,他是伊康一庵和伊康一朗的老师,但是他此刻的实力已经远远不如他们二位了,不是因为他们身份而有意相让,而是年迈的他已经思绪跟不上棋局的变化了。

    但是他的眼界还在,这盘棋伊康一朗没有胜算可言了,那安静的战场之外却是伏兵布满了埋伏,身陷重围已经无力回天了。

    景行老人能看出来,伊康一朗自然也看出来了,他心里叹道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个对手,对方身上带来的压迫感,不像是一个少年而是像一位手握重兵的将军。

    “死亡?”

    这个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盘棋发起之前他也没有想过会死,伊康一朗茫然的看着这盘对局。藤原真纪收拢了双手这盘棋局势已定,对方已经没有扳回局面的可能了。

    藤原真纪没有将这个赌约放在心上,取走对方的性命?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如今他们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他哪里有任何选择。

    景行老人眼神示意其他武士随时拔刀杀掉这里所有人,对于这个少年他眼中既有惋惜也有杀意,他心里的念头是他必须要死,就当是生不逢时吧!

    景行早就不是一个纯粹的棋手了,现实已经夺去了他的一只眼睛,脸上的伤痕也是对他的鞭笞。

    伊康一朗沉声说道:“我输了!”

    他放下了手里的棋子,这句话在那些僧人的心中像是重担突然放下了,能够逃脱一死谁又愿意赴死呢?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对面已经有人对他们动了杀机,而伊康一朗的话音刚落,像是某种信号身后的武士皆都心照不宣的拔出了腰间的武士刀,准备大开杀戒了!

    伊康一朗大声说道:“住手,没有我的命令谁让你们动手的?”

    众人的目光看向景行,伊康一朗回首看向老人说道:“景行,你是我的老师,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替我做决定!”

    老人跪了下来,浑浊的泪水从那布满沟壑的面庞上流了下来,他说道:“一朗,这个世道遵从道义的人都活不下来的,只有小人和坏人才能更加长久。”

    他明白伊康一朗处事虽然比起哥哥伊康一庵更加优秀,但是他失去了继承权的位置是因为他太过讲究原则与道义了,可是这个世道这些东西都是多余的东西。

    伊康一朗说道:“这个世界正因为所有人都不遵从道义规则,所以这个世界烂透了,把刀拿给我……”

    藤原真纪见他竟然真的要遵从约定要剖腹自杀,连忙劝阻道:“我听说约定是要建立在双方同意的前提下才叫约定,单方面的我只听见了你承诺这盘棋赢了龙脊寺的人将全部可以活下来,那所谓的生死约定自然是做不得数的,大人既然心里有道义,不用太过拘泥于规则,毕竟这个世界如您这样清醒的人实在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