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期待你的到来
    塔矢行洋是什么人,他的名气可不是一个会被路人认错的角色,只要是下过围棋的人几乎都打过他的谱。

    藤原真纪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打的谱最多的也是塔矢行洋的,毕竟不选择最强的棋手难道还去刻意选择与自己契合的棋手吗?

    他要的不仅仅是学习还有借鉴,毕竟行业里也有一句老话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刻意的去模仿一个人的棋风与棋路你是永远超越不了对方的。

    也永远变成不了一个强者,因为围棋是瞬息万变的就像是战场一样,如果完全去信兵法那不是成了纸上谈兵的赵括了。

    秃顶大叔不是这边的熟客,这次过来是应了老友的邀请,知道这里将有众多的顶尖棋手云集,他们若是有机会能得到他们的指点,岂不是一件幸事。

    可是看着新初段赛对局的他们,赛后便有些手痒难耐了于是找到了这里急不可耐的来上一局,便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没有想到真遇见顶尖棋手,还是塔矢名人他们想要凑上去求一个签名,毕竟指导棋以塔矢名人这个身份想都不要去想了。

    秃顶大叔的朋友是一位身穿西服的瘦长身材的大叔,他明显认出了藤原真纪的身份。

    于是对身份的老友解释道:“那可不是今年的合格生,他是去年的合格生说是历届以来最为优秀的初段棋手也不为过了!”

    秃顶大叔对于朋友的话有些不以为然,面露质疑的说:“不会吧,才定段一年多就称的上是新初段最强了?”

    秃顶大叔对于棋刊和一些时事了解的比较少,他的工作业余之外顶多会和别人下上几盘棋,不过却不会关注那些棋类周刊和一些新闻的,顶多知道一些常识性问题,例如围棋的头衔称号者到底是哪几位。

    毕竟那些拥有头衔的顶尖棋手,如塔矢行洋之流他们即使是一些不了解围棋的人都知道的,已经被圈外的人所熟知了。

    瘦长身材大叔点了点头说:“对,这一年里他名人预选赛,富士杯已经大大小小的赛事,如最近的龙星战皆保持着连胜,至今没有任何的败绩,记得我和你说的仓田厚六段吗?”

    秃顶大叔点了点头应答道:“嗯嗯,你说仓田厚棋手过不了多久便可以和绪方九段争了,绝对头衔称号的预备役!”

    “许多人觉得现在的藤原真纪实力可能已经超过了仓田厚了,毕竟他之前打下的连胜纪录早已经被对方超越了,而且以最近这势头可不得了!”

    ……

    而远在一边的塔矢行洋与藤原真纪正相对而坐,隔在他们中间的是一副棋盘。

    塔矢行洋轮廓十分具有棱角,一旦严肃起来便十分有威严,让人看起来这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一个人。

    此刻却罕见的露出温和的笑容来,他看着藤原真纪说:“我第一次听见你的名字时,是通过小亮的口中得知的!”

    塔矢行洋一直觉得塔矢亮的实力,如果进入棋院将会对同辈棋手的自尊心产生碾压的打击,会让同龄人的心里都十分受挫。

    可是有一天,他得知了塔矢亮竟然同时输给了两个小孩,他便在心里暗自留意了,直到藤原真纪参加新初段赛,他便主动要求作为对方的对手。

    可是那一盘棋他用尽全力可是还是输了,虽然是新初段赛规则是让子对方一开始便占据优势,可是那时的他可才刚刚步入职业棋手的圈子来。

    那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冷静的思维能力都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可是的研究会便通知小亮主动邀请对方参加,可是那时的他实力又变强了,当实力到达一定程度后,想要涨棋本就是难上加难如他现在的水平想要提升实力,想要涨半子都是难入登天。

    可是这个少年实力却是呈现梯度的上涨,前段时间小亮给他看见几盘棋,特别是最后一盘棋藤原真纪的那一手,已经有了神之一手的意味了。

    这个少年已经具备了下出神之一手的潜质,因为他从那一手棋中已经看到了形若是形意具备,那便是真正的神之一手。

    不过在他看来这少年成为顶尖棋手,无论是从资质还是棋手的几本素养都具备完全。

    藤原真纪面对对方的发问十分礼貌的点了点头,并说道:“塔矢是一个令我敬重的对手,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其品质而言!”

    藤原真纪是一个比较纯粹的一个棋手,当初三谷利用围棋作弊赚钱的时候便怒不可遏,而在他的眼中塔矢亮是一个对待围棋同样是一个纯粹的一个人。

    塔矢行洋笑着点点头:“小亮追逐的目标一直都是你,他并没有看错也许过不了多久你就能站在我的面前了!”

    “小亮给我看了那盘棋,你现在的实力已经无限趋紧顶尖之列了!”

    塔矢行洋所说的趋近而不是已经成为,其中的沟壑不仅仅是一脚迈过去那么简单,如果钻了牛角尖那一辈子估计都没希望。

    可是塔矢行洋却是言之凿凿的确认藤原真纪一定能做到,而不会就此为止。

    那盘棋当然是指第六盘棋,那盘棋他虽然输了可是他已经使出了全身解数,他的实力与佐为仍然有段距离,而弈能够战胜佐为自然也能战胜自己,虽然临场爆发了一下可是无奈没有翻过这如来佛的五指山。

    “可惜还是输了……”

    虽然没有什么不甘心,可脸上却仍旧藏着一丝遗憾在脸上。

    塔矢行洋说道:“从我看到的zero几盘对局来看,他的实力即使是我都没有万全把握,在没有亲自交手,我没有必胜把握!”

    塔矢行洋是一个何等骄傲的一个人,让他承认自愧不如近乎不可能,这是他的信念面对任何棋手都必胜的信念,可是面对弈的时候他却是用了没有必胜的把握,因为从他的心理没有对付对方的对策。

    无论是zero与sai还是zero对上藤原真纪,那两盘对局中所表现出来的都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