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神之一手?
    说起神之一手,在关键的时刻走出影响全局的一步手筋,从字面意思解释就是如同神明的技艺一般。

    为何佐为会说zero像是围棋之神而没有说它就是围棋之神,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它只是技术上的围棋之神而不是境界上的围棋之神。

    而藤原真纪这一手挖便是如此,佐为才会发出惊呼,因为在他的内心仍然觉得还差了点什么?

    看着佐为摇了摇头,进藤光惊讶的说道:“这难道都不是神之一手吗?”

    进藤光看着棋盘上藤原真纪的那一手神之之一挖,彻底的扭转了局面,这简直就是一手逆转乾坤的一步棋。

    佐为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仍然觉得受益匪浅,不过他一抬头恰好看见那个少年手上捏着的棋子也停住,他的目光好像是与自己对视着。

    像是在问:“我这一手算是神之一手吗?”

    对于佐为也好,亦或是塔矢行洋也罢,在看见了这手棋的时候同样惊呼,因为他们所追逐的同样都是神之一手,而藤原真纪这一手已经无限的趋近那传说中的那手棋。

    这是他们平生之所愿,之所求见此怎么能不让他惊讶与惊喜莫名呢?

    而进藤光则心中不明,如果连扭转了连佐为都不能战胜的zero的棋面,这样的手筋都算不得神之一手,那这世间他们所追求的神之一手是否真的存在。

    或者是那是他们心中存在的一个抵达不到的高度呢?

    在佐为的心目中,藤原真纪的这手棋已经可以和后世所称为耳赤之妙手可类比了。

    他仍旧记得那时的幻庵和虎次郎的对局,并非所有的对局都是经由他的手,那盘棋便是虎次郎和一位幻庵的老先生的对局,在他看来这位老先生的实力绝对是当世顶尖之流。

    可当初的虎次郎的那一手,在他看来同样与这少年一样,他的眼中恍惚有些模糊起来,仿佛是坐在对面的不是藤原真纪而是虎次郎坐在自己的对面注视着他。

    而这盘对局并没有因此而结束,面对这样的局面zero仍旧试图扳回局面,这样的局面除非对手失误给机会否则近乎没有机会。

    可是就是这样近乎苛刻的条件下,竟然被白子找到了机会,找到了生的机会。

    进藤光捂着嘴看着盘面上不断增加的棋子,他眼中的瞳孔愈加放大原来这并不是藤原真纪这家伙来自己这里炫耀他的战绩,而是在告诉他zero到底有多么恐怖!

    佐为也是十分严肃的看着盘面,藤原真纪接下来的每一手都不是坏手且在他看来是不错的选择,只要这样坚持下去便能保持此刻的优势结束比赛。

    可是在zero眼中仿佛是在俯瞰这个世界,仅仅一丝生机也能扳回局面,他的处理手法在进藤光和佐为眼中以至于其他看过对局的人眼中恍若神明!

    对局终了,藤原真纪看着进藤光,亦或是看着佐为说:“他仍旧在进步,你可能不知道我接触到他的时间远比你们更早,那盘棋他能获胜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因为这在我看来也在意料之中,但是我从没有放弃过打败他超越他的想法,你能做到吗?”

    藤原真纪与进藤光说起弈时刻意的选择用他而不是它,因为在日本的发音之中两者是不同的,毕竟在藤原真纪心中弈更像是一个智能,是让这个世界围棋不断进步的标杆,而在其他人眼中这是一个恍若神明的棋手。

    佐为眼神坚定,点了点头:“嗯,我同样不会放弃!”

    而进藤光的眼中却闪烁着,毕竟在他的潜意识之中藤原真纪是看不见佐为,不知道佐为的存在的,这番话是在同他一个人所说的,他觉得超越一个如此恐怖的家伙,而且还在不断进步着他的心里没有着这样的自信。

    就像你仰视一座高山,他却还在无限的拔高这是一件多么绝望的事情。

    这样的局面都能被白子扳回来,远远不是当初进藤光与和谷越智的两盘棋,如果说那时的进藤光有一线生机,那么现在白子的局面是近乎十死无生的结果。

    佐为看着面前的藤原真纪眼神炯炯:“他是谁?”

    他口中的那个谁自然所指的是神秘的zero,他的直觉告诉他藤原真纪与那个zero关系绝对不一般。

    而这样的对答,自然像是无声的对答,明显对方是接收不到的询问,他看着对方面色不变的表情,心中遗憾道:“怎么可能虎次郎也会来到现在呢?”

    他与虎次郎的感情就像他与小光之间得感情,看着面前的藤原真纪恍惚之间就认错了,两人一样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实力。

    进藤光觉察到了佐为的异样,他回首看着身后他的身影,高大光洁的他一身白色狩衣,此刻手里的五骨蝙蝠扇遮住了面容,眼中的泪水在这光洁下显得晶莹剔透。

    “佐为……”

    进藤光喃喃自语,他看起来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可是实则却是一个感情十分细腻的人,他感觉到佐为心里的那种思念,已经过了许久仍旧在他的记忆中回荡……

    或许佐为自己也不知道他又会在这个历史的长河之中徜徉多久,是否小光也会成为他记忆中的那个不可触及遥遥想念呢?

    藤原真纪从跪坐的姿态起了身,看着进藤光说道:“塔矢亮进步的很快,我也把这盘棋给他看过了,但是他的眼中虽然怀有恐惧却仍有探索,可我从你的眼中只看见了不可为……”

    说完便起身离开,在推开门的那一刻他转身:“或许不需要多久,你会让我记住你的名字不是吗?不是朋友的记住而是对手……”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他并非是要将zero带给其他人,而是他需要让更多人注视它的存在,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尽头,zero在你的前路上与你遥遥相望。

    他觉得让佐为得知神之一手而失去了执念这么离开怎么可以,他的未来有更强大的对手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