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激战
    “我一定会站在你的面前的,塔矢亮,你等着瞧吧!”

    进藤光看着此刻与他对坐的越智,仿佛看见了他身后塔矢亮的身影。

    成为职业棋手于他而言只是第一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距离他更近一点,而眼下所要做的就是击败越智。

    “啪!”

    进藤光的决心仿佛在告诉身后的塔矢亮,既然你想看看我现在的实力到底如何,那我就亲自让你看的清楚。

    佐为看着面色坚毅的进藤光,知道他心中的坚持只有拿下这一局才能堂堂正正的站在塔矢亮的面前,佐为在心中喃喃说道:“你只有击败越智这个塔矢亮亲自为你设置的屏障,才能站在他的面前可是这可不是一件轻易做到的事情。”

    而同样越智也是气势汹汹,两人针尖对麦芒一触即发,仅仅布局阶段两人便战的胶着不分,越智黑子先行,进藤光便立刻紧随其后丝毫不示弱。

    眼前的黑子的阵形已经摆了出来,进藤光在抓住了对方脱先的机会,立刻做出了决策因为此刻正是打乱对方阵型的大好机会。

    越智的面色不变,显然已经想到这个结果从战局刚刚开始,他的内心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有任何瞧不起进藤的想法,从那天输给了伊角他便失去了内心的骄傲,决心借助塔矢亮的力量。

    进藤看着此刻的形势,他心中立刻有了想法首先刺探对方的虚实为要,不能轻易的就深入敌腹,此刻盘面上的形势便是越智已经起势,如果冒然的深入黑子腹地,会被对方占据实地到那时恐怕就是回天乏力了。

    他能在和谷的那盘对局中,执黑寻找到生路但是那是不得已之举,此时有更好的选择他当然不能挺身犯险了。

    两人你进我退,战况紧密没有丝毫脱节进藤光高度集中,可是战斗久了就难免会有上头的举动。

    “啪!”

    随着进藤光的落子,身后的佐为皱起了眉头:“这一手大意了,对方一定会乘虚而入的!”

    反观进藤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也是他的缺点也是优点,这种高度集中之下的他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可是思想却不够发散没有意识到刚刚的那步错手。

    显然越智看出来,送上门的机会没有理由不去把握,因为进藤光的这步错手让越智心中更多了几分把握!

    ……

    因为觉得屋里太闷,所以独自出来走走的藤原真纪恰好碰见了熟人,棋院的老师刚刚从侧门走了出来。

    这是负责这次考试的考试,在看见老师的时候还未等他出口,对方便笑着同他走了过来:“藤原,你如今的成绩可真是不错,今天也是过来看他们比赛的吗?”

    老师口中的他们当然是对战室里的众人,藤原真纪点了点头:“是的,井上老师!”

    藤原真纪礼貌的躬身说着,在日本面见长辈时躬身已经是很高的礼节了。

    井上老师戴着黑色边框眼睛,乌黑的头发中夹带着些稀疏的白发,可真是岁月不饶人!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今年可远远不如去年咯,去年有你和塔矢亮相比今年可没有棋手能与之相比的!”

    的确今年的成绩最好便是越智,目前成绩仍然维持着一败,可是论实力依旧不能与其他棋手保持着很大差距,在对战四败的伊角依旧败北在与和谷对弈虽然获胜也是勉强取胜。

    藤原真纪没有露出笑容,不是得意的笑而是谦逊随和的笑着说:“老师,今年或许会有一位很有意思的人出现!”

    “是谁!”

    正在两人说着的时候,外面有一位有着微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正是井上老师的副手。

    看着他身上被雨打湿的衣裳,询问道:“外面这是变天了吗?”

    “嗯嗯,刚刚还是晴天突然变的阴云密布下起了雨,可真是奇怪!”

    “老师,不打扰了!”

    藤原真纪在礼貌的打完招呼便离开了这里,而刚刚与同事交流完的井上突然想起刚刚他的问题,正准备询问人已经不见了。

    口中嘟囔着:“算了下次遇见再问他!”

    “老师这是你的饭盒,我拿给你!”

    井上接过了男人手里的饭盒,看着外面的天气有些担忧的说:“上午还是晴天,这还有许多学生出门也没有带伞出门,这可就麻烦了!”

    ……

    不得不说越智实力在塔矢亮的指导下,已经有了不小的提升,在刚刚越智抓住了进藤光的失误便立刻占据了上风。

    而进藤光在停下仔细的看完棋面上的局面,在心中思索:“很明显现在我的白子处于劣势,因为刚刚的失误让他掌握了先机!”

    “啪!”

    “可恶,我才不会让你如此轻易的得逞呢!”

    看着进藤光眼睛可见的着急起来,越智的眼镜折射的白光低头的瞬间像是反派得逞一样露出笑容:“进藤,你开始着急起来了吗?”

    “这一手也算是侵消吗?在我的眼中不过刚刚好是我的目标而已!”

    看见进藤光吃瘪他便心里暗爽,为什么所有人都将进藤看作隐藏对手,可忽略了实力更强的自己。

    塔矢亮是这样,藤原真纪同样也是这样,他对于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满意。

    可是当他正准备思索下一步的时候,突然觉察道:“不对!”

    进藤光这一手远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他见过塔矢亮给他摆过当初与洪秀英的那盘对局,当初进藤光下的那步棋他便没有看出来,所以那时便暗自下定决心在决赛时一定不会放松警惕,不会给他留下暗子和伏笔的机会。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可越智依旧坐在原地仔细思索这步棋背后的意义,对于自己接下来的对局会有什么影响。

    可是越智丝毫没有在意时间,仍然在长考之中坐在对面的进藤光同样心里十分焦灼,担心自己的想法会被对方送看穿,额头冷汗涔涔有些紧张的双手紧抓着大腿的,依旧不能减缓心里的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