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未来
    虽然这已经是第二局,可是藤原真纪的脸上没有看见一点倦意,他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即使一直保持高强度的思考也能维持自己良好的精神状态。

    在面对藤原真纪时,吴承有些显得进取意不足或许是因为乐平的前车之鉴在前,他思索的时间很长下的十分谨慎。

    他微微颌首:“不好意思,我下的有点慢了些!”

    因为他们在下指导棋所以没有计时器这回事,严格上来说并没有限制对手下棋的时间,而每当吴承思索许久后,藤原真纪便迅速选择了落子像是在不做思索就下了棋。

    “这藤原让的也太过明显了,不思考就直接落子我一个外行人都看出来了在故意想让,哎这孩子到时候心里又难受了!”

    一旁的吴西摇了摇头,一边的宋大权笑着说道:“吴先生,这你可就说错了,藤原真纪思索的时间并不短!”

    “大老师,我虽然不懂围棋但是,我眼睛看的可是明亮的很,我儿子刚刚落子藤原就紧跟着落子了!”

    李临新摇摇头:“吴先生,吴承思索的时间正好留给藤原思索下一步的走向,凭借藤原的实力实在太过容易了!”

    吴西表示围棋太复杂了,原来还能这么下棋。

    作为指导棋藤原真纪的确已经收住了力,但是他却已经完全看清这个小孩的全部实力,他的布局实力实在是他的薄弱点,以布局见长的藤原真纪与他对弈的棋手中,能够不落下风的屈指可数,所以无异于是一艘小船撞上了航母没有翻起任何声浪。

    “为什么?明明我已经很谨慎了但是还是不知不觉中在中盘就完全落入他的节奏。”

    他额头的冷汗密密麻麻的如水滴一样留下,这种压力原来乐平就是面对这样一个对手吗?吴承内心的直接感受便是如此,而且他觉得对方似乎仍然隐藏在一层迷雾之中,根本看的不真切。

    李临新看着棋盘上此刻的局面与一边的宋大权讨论起了对局情况,说了起来:“藤原真纪的布局实力已经远超过大部分棋手,可能一些顶尖棋手的布局能力也不见得比他更高明一些。”

    宋大权摇了摇头说:“老李,你的意见也太过偏执了,那些头衔拥有者哪一个面对的对手不是顶尖棋手,对手不同带给你的直观感受也不同,藤原真纪所面对的不过是乐平和吴承而已,所以你会觉得他的布局能力十分高明,当然我不否认他的布局十分高明,但还没有上升到顶尖棋手的程度。”

    吴西看着两人的议论,他心里想着原来藤原真纪的实力这么强,貌似不仅仅是一个新人初段而已,在他的眼中藤原真纪不过是一个二段棋手,再厉害也是有限度的。

    毕竟吴承的老师和他说过,以吴承的实力已经有了职业棋手的实力,虽然有些地方表现的仍然有些稚嫩,但是只要他沉淀自己有朝一日一定会厚积薄发。

    不愧是国内的九段棋手,与藤原真纪所想的一模一样,吴承就是属于这样一类人。可是吴西觉得既然藤原真纪也是初段那么吴承即使有些差距但不会太大。

    “藤原真纪不是今年才二段吗?怎么看老师你们讨论好像不仅仅如此…”

    吴西不禁提出了疑问,宋大权说着:“如果你认真看过他参加过的那些比赛你可以发现,他曾经击败过的四段与五段棋手也并不在少数,对于棋手的实力不仅仅以段位来衡量他。”

    吴承看着棋盘,对方一直牵引着自己的走向,这盘棋想要赢近乎是微乎其微,但是他不想选择这么就早早的认输,对方是在和自己下指导棋,但是与乐平却使出了全力,但是他不明白即使对方那冰山一角的实力,就让他感到了压力。

    但是乐平却丝毫没有选择后退,而是选择了毅然决然的去面对!

    “我认输!”

    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比起乐平的情绪失控吴承倒是情绪稳定的很,对于输棋他反而很能放开,毕竟输在乐平的手里已经许多次了,他记得不太清楚。

    两人收起了棋子,藤原真纪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没有必要与任何人相比,你只要知积累实力期待厚积薄发的那天就好!”

    吴承没有选择离场,乐平不像藤原真纪赢棋后很少会留下与对手复盘,吴承反而很乐意接受两人复盘,吴承自己总结了自己这局棋自己所犯的一些问题。

    “你的布局能力太弱了,如果不加以解决这一定会成为你很严重的短板,刚刚的那盘对弈中到了中盘你就已经落入了下风,你可以着重的去加上这方面。”

    ……

     乐平跑到了操场,这里如此安静在这个大部分早已经离家的地方享受着难得的静谧,天边金黄色的云朵排列的有些杂乱无章,就像此刻他缭乱的心绪。

    他背负着手看着天空,他觉得每次输棋他都会来到这里,可是有一天开始他便没有输过,这里也再也没有来过,只是没有想到今天又会故地重游。

    “藤原真纪,这个名字我一定会牢牢的记在心底,只要你的目标是头衔拥有那么时间还很长,我们应有一天还是会遇见的!”

    乐平看着天空,而天空也仿佛成为了纵横交错的棋盘,他明明在布局阶段足够谨慎可是还是让对方占据一线生机,如果当初自己选择慢慢的接受他给自己的命运。

    可是他选择跳出来,失败并不可怕如果连对方实力都不知道,这样的失败更加令他难以结束了,曾经他的目标一直都是杨海八段,十八岁的最年轻的棋手他也自信自己也一定可以,可是现实成了狠狠一巴掌使他清醒了过来。

    吴西在见吴承与藤原真纪对弈复盘结束后,他坐上了吴西的车上踏上回家的路,今天除了是吴承的比赛,他还要接载吴承回家,不过好在家庭的住址与棋院不是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