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好强
    藤原并没有如上次一样,在塔矢亮家的围棋会所中与其他人下指导棋下成了正常对弈,所以这一次他在对弈中已经有所收敛了。

    现在的藤原真纪实力到底处于何等水平,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与韩国棋手金希易对弈过,与仓田厚七段也对弈过两人的实力都十分接近,于他而言若是有任何失误都会有输的可能,甚至当初在与金希易对弈时若不是没有妙手的出现,他们的对局可能还会被拖延。

    以至于在后来与仓田厚对弈时,他的实力也算是有所提升,大概涨了半目左右。

    宋大权眼神中透露着不可思议,乐平的实力他十分了解,即使是职业棋手根本没有稳赢的把握,以乐平的实力明年通过职业考试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

    可是仅仅布局阶段,他就看出了藤原真纪布局以及大局观,反观乐平就像大人面前的小孩子还是太过稚嫩了。

    “怎么可能,对方的实力就像隐藏在一片黑雾之中,我根本窥探不清全貌!”

    乐平心中的压力不断上升,他从来没有遇见国这样的对手,你的偶尔妙招与不凡的直觉,在对方眼中却是如此不值一提。

    他像是在看一座云雾中的大山,根本就难窥其貌。

    压力!还是压力,如同一座大山向他倾覆,根本看不见任何取胜的机会。

    乐平眼睛盯着棋盘,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紧捏着棋子死死不放,他的目光陡然从棋盘上移开看向了对面的藤原真纪,对方面无表情低眉垂首目光轻轻落在棋盘上,他根本看不清对方是认真还是漫不经心。

    “即使是输,你也得在我的面前拿出你全部实力,我乐平怎么可能会输的如此莫名其妙!”

    “啪!”

    “什么!”

     是宋大权发出的惊呼,他呢喃道:“乐平你选择主动攻击就意味着绝对没有后路了,明明还有机会可以静待时机……”

    李临新在一旁说道:“那如果一直防守下去,你我都知道是不可能赢的,藤原会一直把持此刻的优势直至结束,乐平并不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

    棋局此刻的局面就像藤原真纪设下了一张大网,如果乐平选择原地固守,那么这张网就会慢慢收缩,可若是想要撕破大网逃生就会被立刻收缩。

    进退都是死,乐平想要知道即使是输也要知道对方的实力到底如何,而不是不明不白的输了,他不在乎这些颜面。

    吴承在看见乐平的落子,在心里想道:“如果我是乐平是否会有他的决心呢?鱼死网破的决心!不,可能鱼死而网不破!”

    藤原真纪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这个孩子会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不过他欣赏对方的决定。

    他的嘴角露出好看的弧度,这不是在讥讽对方自不量力而是赞许对方的决心:“这才是棋手的决心,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他的个性就是这样,他能理解其他人的圆滑但是却不能接受自己圆滑,如果对方选择了后退,他同样会给对方一个好的结局。

    “既然如此,我自然全力以赴,能够被对方认真对待即使是输也是满足的,乐平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乐平的落子是在向藤原真纪宣告自己的决心,在对对方说:“我要亲眼看看你全部的实力,即使是输也无妨!”

    若是说中盘之前的藤原像是一位礼貌的绅士,那么后半场的他像是披甲上阵的将军,上半场积累的厚势,在这一刻成为了排山倒海的攻击,借助厚味攻击气势让人胆寒。

    此刻的乐平刚刚拿起的棋子,突然又掉落在了棋盒中,对方简直就像一个怪物,他没有看见过杨海八段的全部实力,不过在他看来也就这样了吧!

    对于中盘形势的判断和卓越的大局观,对方总能兵不血刃的取得实地,这样的对手让他近乎丧失了对抗的决心。

    他紧咬着牙关,眼中的泪水都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但是没有抽泣声她死死的握着拳头,紧咬着牙关努力让自己平复自己的情绪。

    一旁的李临新对宋大权说道:“你看自己做的好事,这样的结果满意了吧!这孩子可不要被留下心里阴影了,这会影响他的对弈状态的!”

    宋大权表现的反而十分冷静,轻描淡写的说道:“难道你期盼到了职业赛场上,藤原真纪也会让着乐平吗?”

    李临新也没有继续说话了,因为他明白宋大权说的对,在职业赛场上压力会更大,对方更不会手下留情。

    就像李临新欣赏乐平的决心,但也心疼他此刻的状态,宋大权则相反既然你选择想要直面恐惧,就不要轻易选择后退!

    乐平经历过了今天,如果撑过来了他一定能够进步,但是如果不能撑过来就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去恢复状态。

    吴平看着乐平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瞬间有些担忧了起来,他没有想到围棋的对弈也会如此的残酷,看着那个赢棋后意气风发的孩子,此刻即使留着泪水也倔强的不肯认输死死攥着棋子,这样的围棋难道还会继续热爱吗?

    乐平依旧选择直面对方的攻击,而藤原真纪也没有选择收力,如果这个时候选择放水,于对方而言不是安慰而是侮辱。

    可是局势在中盘之后还没有到收官阶段,乐平已经看不到任何胜算了,他低着头试图让人听不见他的抽泣声,他伸出一只手放在了棋盘上,摊开一开手里攥着两枚棋子这是他表示认输了。

    藤原真纪没有说任何话,只是静静的收拾着棋盘的棋子,平静的说道:“你需要复盘吗?”

    这并不是一句胜利后的炫耀,藤原真纪不会因为赢了一个孩子而会沾沾自喜,这是他发自内心的声音,他是在欣赏对方的决心以及对方的天赋的确很高,若不是自己幸运对方的成就绝对远远超过自己,他希望以后攀登高峰的时候依旧有源源不断的后进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