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对局情况
    “嗯,是韩国的研究生,且在众多同龄人中也是佼佼者!”

    塔矢亮为越智说明了洪秀英的身份,当初伊角对进藤如此谨慎,除了越智说过塔矢亮关注进藤之外,还有便因为伊角曾经完整的看过进藤与洪秀英的对局。

    当初尹老师曾经也完整看完了这盘棋,他想起了对进藤光失望的塔矢亮,于是在他的面前亲自摆了这盘棋。

    塔矢亮边说着便将那盘对局复盘:“这是我中学的一位老师曾经看过进藤与洪秀英的这盘对局,摆给我看的,今天你好好看看你会发现进藤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越智一开始没有多少动容,进藤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当塔矢亮落下的一粒白子。

    他惊讶的说道:“这白子是进藤?”

    接着他的手摩擦着下巴分析道:“他刚刚这一步看起来是坏手,可是这却是他早早埋伏下的暗子,所为的就是布下伏兵为了进攻这里。”

    虽然将所有的局势全部分析清楚,但是他脸上的凝重没有丝毫散去,因为他刚刚和其他人一样与当时的观众还有对手洪秀英一样根本没有看出这一手棋,这换言之说明了当时对手是他同样会中招。

    塔矢亮在放完了棋盘上所有棋子后说道:“双方经过了激烈的争夺后,最后以进藤的白棋一目半的优势取得胜利!”

    “对了,听老师说当时还有和他一起的院生朋友!”

    越智觉得这些天里的问题瞬间想明白了,伊角当时一定会看过这盘对局,所以上半场才会那么警惕,以至于花费大半的时间当初的自己还不知道,以为是伊角因为胆怯。

    那么他的那一番话,像是佐证了伊角内心对于进藤的警惕更加加深了,如果没有自己或许伊角不会输?

    这个对手叫做洪秀英的实力明明丝毫不逊色自己,他发出一声叹息:“如果这就是进藤表现出来的实力,那三个星期时间未免太短了吧!”

    看见越智足够重视起来后,塔矢亮安心了他担心的是越智对于现在的进藤不屑一顾,自己所说的都听不进去。

    他安慰着越智:“没有那么严重,我不是已经来了。”

    塔矢亮自认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进藤光了,从追逐那个背影到最后失望的转身离开,令他刻骨铭心的那一天就是自己同一天输给了两个近同龄的小孩,让他的内心从未如此受挫过。

    从那天的之后的每一天,他就追逐着这两个人的背影,所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进藤光了,他的眼睛目视着前方眼中恍惚泛着光芒。

    越智想要借助塔矢亮的帮助提升自己的实力,而塔矢亮想要借助越智的手来检测此时的进藤光实力到了何种程度。

    三个星期,每个人都对于接下的比赛全力以赴,当然有人得意自然也有人失意,有的人获胜也自然有人失败。

    足立看着身边的奈濑刚刚结束了对局,便问道:“奈濑,你赢了本村吗?”

    奈濑笑着应答:“对啊,这一局能赢我自己也感到十分惊讶。”

    不过她很快便变得有些失落起来,现在她的成绩根本不可能通过今年的职业比赛,进藤光现在17胜三败,伊角也是17胜三败,和谷18胜两败越智19胜一败,还有很多人目前的成绩都排在她之上,有多少人能够坚持每年的失败依旧每年选择继续下去。

    足立挥手道别,奈濑也缓缓的站起了身,离开对战室之前她的目光看向其他人,她的心里想着:“去年因为真纪与塔矢太过鹤立鸡群,说是三个名额可是留给大家的只有一个名额,而今年她同样没有任何机会,前五名稳如泰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她嘴角露出勉强的笑容:“真纪我可真羡慕你的天赋,可以如此轻松的超越了所有人,全胜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

    另一边的藤原真纪,不过在中国身边的人还是此刻乐意喊他李光彬,特别是老爷子喊的特别欢,如果有时候李临新有称呼错误的时候,老人还有用拐杖敲打地面,一度让李临新认为藤原真纪的真名是李光彬。

    今天是他与藤原真纪去往中国棋院的日子,他在棋院中并没有什么身份,但是他在棋院之中却是有许多的朋友,宋大权就是其中一个。

    “藤原,你这些天在京城逛了一圈觉得怎么样?”

    两人赶往棋院的路上,李临新主动与藤原真纪攀谈起来,在这些天他都是负责作为一个导游的角色,带着藤原真纪逛了逛京城,不过令他惊讶的是藤原真纪丝毫不像一个第一次来京城的人,熟捻的就像一个在这里待了许多年的人。

    “李临新,都说好喊我中文名字,这些天里我觉得无比的充实,而且这里的环境我都非常的喜欢。”

    李临新笑着说:“还是有些不习惯,倒是老爷子说起来特别熟练。”

    “哈哈,可能老人觉得我应该叫做李光彬吧!”

    两人这么说着,就到了中国棋院门口有一个很大的招牌,国家体育总局棋类运动管理中心。

    和日本的棋院门口有些不同,两人刚刚进去便发现有人在等候着他们,除了宋大权以外还有一些生面孔,不过他们的面容都比较和善像是写着热情好客四个字。

    宋大权还是一样那幅生人勿近的模样,刚刚进门便有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向他走了过来,其他人也跟在他的身边,他的精气神看起来都十分健朗,和李老爷子差不多不过两人不同的是,面前的老人给人一种书卷气的温和而雅。

    老人名杨本辉,是棋院的开拓者当初中国的第一位七段棋手,当初日本的围棋地位独尊的时候,曾与日本发展过围棋类的建交为中国棋院的发展出了很大精力。

    老人勤勤恳恳半生他的愿望就是为了中国围棋的发展,这种场合他本不应该出席的,以他的身份即使塔矢名人过来围棋交流他也可以待在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