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进藤对伊角
    两人都高度的集中,今天即将拉开决赛的序幕,也同样决定了是谁走向最终的决赛。

    双方猜先,伊角执黑而进藤光执白,伊角率先落子选择落子左上星位,对于开局的落子点他们已经在开局之前便已经想过了无数次。

    怎么会打这种无准备之仗呢!两人开局没有多作迟疑,双方对于彼此都是十分了解的,而且在未开局之前都已经想过布局的手法。

    伊角看着进藤心中想道:“不用饭岛和小宫他们说,我也知道小光的棋艺进步了!”

    当初他们并肩作战,互为队友的时候小光面对洪秀英的那盘棋,至今他都没有忘记,小光对于时局的把握,以及进攻和后退的把握都十分成熟,比起一年前棋艺提升的不止一个阶层。

    “但是,我相信我的实力比他更强!”

    他内心的骄傲使得他不允许自己会输在这里,在内心深处他也不相信自己会输给小光。

    ……

    另一边两位主持考试的两位老师正在休息室内,其中一位中年人老师正是当初进藤光参加定段预选赛时的老师,模样清瘦一身西装革履,头发梳理的十分整齐。

    “喝点热茶吧!”

    另一位老师身份有些微胖,手里端着两杯热茶热情来到同事的身边。

    “啊,谢谢!”

    两人坐在这里不自觉就谈起了今天的比赛,身份有些微胖的老师在放下手里的热茶说道:“今天已经是第十二战了,合格的范围应该也在缩小了吧!”

    清瘦的老师回答道:“是啊!几个考生已经没有希望合格了。”

    “前几名的较量也要开始了,今天就有一个全胜的小伙子和一个只输过一场的孩子对局。”

    清瘦的老师吹着热气腾腾的热茶说道:“保持全胜的伊角在院生中实力是数一数二的。”

    “但是首席院生并不代表就一定合格吧!”

    微胖老师继续说道,在这趋紧决赛的关头你所遇见的对手都是实力相差不是很大的。

    清瘦的老师,用手扶了扶镜托说道:“嗯,可是若是在去年却不一样!”

    去年藤原真纪与塔矢亮两位直接将所有其他的参赛棋手,拉开了一个段位是其他人逾越不了的鸿沟。

    微胖的老师像是在追忆,两人都没有说话自然知道说的是谁。

    在去年这个时候,他们便已经知晓自己的命运,所以可以说去年才是真正最为困难的一年,若不是真柴运气够好真的不能通过。

    在一个实力悬殊的对手面前,不是发挥超常就能弥补的,想要期待藤原真纪与塔矢亮状态不佳,发挥失常还不如期盼自己状态很好超常发挥。

    而场内的对战正如火如荼,所有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棋盘不敢有任何的放松,外面传来裁判的声音:“到用餐的时间了,请各位暂停。”

    伊角起身离开了座位,再看棋盘双方已经从布局阶段过渡到了中盘。

    “胜负才刚刚开始!”

    佐为话音刚落,进藤光心中回应:“我知道!”

    双方的战斗这一刻才真正打响,肚子的咕咕声宣告着他发起了抗议,正在看着棋盘的进藤光有些尴尬的说了句:“肚子有点饿了,佐为我们还是先填饱肚子吧!”

    越智离开了座位恰好看见进藤光离开了对战室,他走到两人的棋盘面前,看着此刻的局面分析着:“伊角执黑吧,看来进藤有些吃力!”

    不过当他准备起身时看到了一旁的时间惊讶的发现:“伊角用掉了一半多的时间!”

    这一局下得很慢,无论是进藤光也好,亦或是面对实力大进对手的伊角,都不敢随意做出决策。

    和谷与伊角的关系依旧是那么好,两人不是对手自然的坐在了一起,谈起了今天的对局,和谷在喝足吃饱后打了饱嗝说道:“正式比赛的赛程过半了,气氛变得好沉重啊!”

    除了他这种天生乐观心态,在这样的环境还能安然吃饭,其他人包括对面的伊角谁又不是心事重重。

    伊角伸手撑着下巴,眼睛看向纷纷离开食堂的选手说道:“大家都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了,当然心情紧张了。”

    “天气好热啊!”

    “我们去外面透透气吧!”

    里面沉闷压抑的环境,使得伊角不得不感叹了声空气燥热。

    而和谷刚刚推开门便看见门外的进藤光,正在做着一个奇怪的姿势,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化。

    而进藤光殊不知和谷正站在后面看着他,他对身边的佐为抱怨着:“真是的,我还是不行呀!一想到和伊角接下来的对局,我心跳就止不住的跳。”

    佐为像化身严厉的老师说道:“身体放松,脑子什么都不要想!”

    伊角没有随和谷出门,依旧坐在位置上沉思,远处的越智向他走了过来说道:“伊角我看过你的计时器了,看来你下得很谨慎啊!”

    “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小光,只输了一局,谨慎一点有什么奇怪的吗?”

    伊角的脾气依旧是那么温和,面对越智的话他撑着下巴和越智说着话。

    越智松了一口气说道:“我以为连你也对进藤评价过高了。”

    他所担心的是,除了塔矢亮对进藤光视若劲敌之外,身边其他人同样而只有自己不知道,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因为爷爷经常请职业棋手来家里知道我下围棋,上次请来了塔矢亮,他不断向我打听着进藤光的事。”

    “塔矢亮!”

    伊角平静的思绪,随着这句话像石块扔进了水里溅起水花。

    塔矢亮都在关注着进藤吗?这是伊角心里第一出现的想法,他额头的冷汗慢慢变得密密麻麻。

    就像是原来自己已经足够高估对手,可是突然发现对方好像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只听见越智继续说道:“他向我打听着我和进藤下棋的事,听说三个月前竟然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打听的样子就像是在询问着竞争对手那样认真。”

    越智不知道的事,因为他的一番话让伊角的内心更加心生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