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三十章 绽放与枯萎
    老人的表情如此的冷静,印象中的父亲这时应该会雷霆大怒了。

    “今吾,你所做的一切的确是我安排的,你听我说如今你也做了这些事情自然知道我们中村家是如何发迹,当初你母亲的死也是因为我所做的事情,她看不惯我所做的这些事所以先走一步了,我也想过不想让你和今和掺入其中,可是如果你们都是绵羊,外面的敌人就是恶狼他们觊觎你们这块肥肉,如今生意都交到你的手里我也放心了。”

    说着看向一边跪在一旁的小泉说:“小泉是我的心腹,有什么不懂的事情都可以问他,这次藤原家的到来,是我为你设置的最后一道考验,将故人的后代当作棋子,我可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说着呵呵的笑起来:“我死了,记得替我向藤原家说声抱歉,反正我这样的人到时下了无间地狱也算是给那些人偿还了。”

    中村今吾就跪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可能这些事对于他有些信息量过大。

    ……

    藤原真纪一家在祭奠完中村老人后,便向其拜访告辞了,中村今和脸上也没有之前的热情,即使是他们离开也仅仅是冷漠的应了一声,而中村信弘则冷眼相待着他们一家的离去。

    “藤原真纪,我父亲托我说一声爷爷临终时说对不起。”

    中村和纱追了出来,远远的从他们背后喊道,藤元忠胜全以为是老人临终对他们挽留多日的亏欠,脸上的悲伤更甚说着:“和纱侄女你回去吧,这有什么可抱歉的,作为晚辈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而藤原真纪则身形顿了下,这声对不起也相当于老人承认了他的所作所为,对于他们一家有利用在其中。

    “逝者安息,我也不会与一个已故的人追究些什么,这次就当是最后一次告别吧!”

    说着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而藤原真纪的父母则听的云里雾里,中村和纱就这么一直躬着身没有起来。

    “诶,这孩子今天怎么变得这么不礼貌,和纱侄女你快起来!”

    母亲美智子追上藤原真纪的脚步,独留藤原忠胜在原地与中村和纱解释着。

    中村和纱依旧弯腰躬身说道:“我等您们离开,我再起身!”

    藤原忠胜见实在执拗不过便与妻子孩子一同上了车,藤原真纪就这么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风景,感叹着:“人心的复杂,比起棋盘更甚!”

    父母在身边与他说着今天他表现的不是,他没有选择去解释,不想破坏他们心中的那份美好的回忆,就让这份记忆全部留在这里吧!

    ……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对于进藤光而言今天的对手是他不得不慎重面对的一个人,自己的好朋友伊角,这样的日子自然无论是进藤光还时伊角慎一郎而言豆早已经预料到的,在比赛开始之前就已经想到彼此会遇见该如何,毕竟在这里他们是对手就不会幻想着共同晋级的愚蠢想法。

    清晨进藤光来到了棋院,恰好与伊角打了一个照面,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相互凝望没有说话,身后的佐为用折扇抵着下巴,眼睛一会看看进藤光一会看看伊角慎一郎。

    还是伊角率先打破了这凝重的气氛,进藤光也瞬间没有刚刚的面对对手的凝重,呆愣的说:“啊……嗯!”

    佐为一旁说道:“小光,你在说什么呢?伊角在和你打招呼。”

    “啊!”

    进藤光啊了一声,只是伊角已经与他擦肩而过进入了里面。

    进藤光之所以会表现出如此如临大敌的表情,是因为职业考试只有三个人能通过,无论对于伊角还是他都对于这三个名额十分看重,这场对战也就显得格外重要。

    佐为看着离去的伊角和愣在原地的小光,两个人此刻都是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他对进藤光说道:“你门这样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

    “佐为,我们去对战室吧!”

    “好!”

    与其在外面踌躇不定,还不如早早的进去早点面对,调整一下紧张心情让自己平复下情绪。

    进去后对战室里,依旧一样人影稀疏他们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屏气凝神用自己的方法平复自己的心情,毕竟除了伊角和进藤其他人也一样,对于今天的对局都十分看重。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比赛也马上开始了,裁判从外面陆续走了进来跪坐在自己的席位上。

    “嗯,时间到了请各位有序进入对战室。”

    随着声音的想起,原本空荡荡的对战室里也坐满了人。

    进藤光跪坐在棋盘面前,思索着目前为止自己已经输了一场,但愿能够一直保持着一败的战绩,如果今天输给了伊角就是二败了。

    而且接下来还有和本田,和谷,越智的对局他的压力很大,但是想要今年定段成功这些都是他必须克服的困难。

    佐为说道:“伊角也没有和大家交过手吧!”

    进藤光点了点头,佐为在内心的独白:“最终的决战今天就将拉开序幕了。”

    裁判走了进来眼神环顾了一下场内,大声说道:“请坐到各自的位置,从靠墙的地方开始。”

    人群疏动,各自选择自己的位置而早已经坐在位置上的人,则有的等待着对手,有的屏气凝神。

    伊角也缓缓走了过来,他依旧带着温和笑意向进藤光走来,面对这个生活中的同伴同样又是今天的对手。

    “你在手里写些什么呀,小光!”

    随着伊角的话目光看向进藤光的手上,原来是在比赛开始之前,进藤光在手里画上了一个白圈,心里默念着抓住白星就是抓住胜利,这也算是他个人的独自秘技吧,为自己减压也为自己打气。

    他缩回了手,这种社会性死亡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说道:“啊!没有什么!”

    “小光,我们之前只能出现一个胜利者,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他的目光看向进藤光,不是那种激烈的斗志而是平和的目光。